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當尼泊爾化為純文字--《走進泥巴國 Clean for 2 Months》

  • 字級

當你拿到一本遊記時,你在乎的是什麼?照片多不多?旅遊資訊豐不豐富?還是作者的旅行經歷是否有趣?更或是旅行者重新檢視自己的內在以及思維?對我來說,照片或旅遊資訊可以在工具書裡或網路上找到,但是作者的經驗及想法,正是每本遊記珍貴以及難得的地方。

整理行李的意思就是把舊日生活收在袋子裡束緊袋口,等我去到波卡拉決定了旅館把行李打開來,一切就重新來過。--〈登出〉

《走進泥巴國Clean for 2 Months》正是本少見的純文字遊記。打從旅程的開始,張娟芬就沒打算要帶相機,她說:「想拍照都是心理因素。旅行者想要留住一個視覺,日後重溫。......持平的說,我就算照得再好,還不就像網站上別人照的這樣?買張明信片得了。我寫遊記一定與別人不同,可是拍照實在沒有不同。相機比我聰明,我還是用眼睛就好。」於是在2003年冬天,她帶了蠟筆和行李,便踏上尼泊爾的旅程。

山裡是節制的,雖然看起來好像是加法,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但其實是減法。在收行李的時候你一直保持輕省,於是走在路上你便一直保持清醒。山裡的放鬆是很內斂的,你離開什麼都有的地方,走走走走進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山海觀〉

到尼泊爾沒多久,她便雇了嚮導去爬安娜普娜峰。不是真的爬到山頂,是走一段為期八天的健行路線,走到安娜普娜基地營。當每天的行程只剩下走路時,會有許多時間與自己對話,或是,看到自己的脆弱。於是我們跟著張娟芬,走在安娜普娜的山徑上,住進客棧,在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看到自己。

山裡是一個反空間,玻璃罐、寶特瓶、煙蒂、塑膠袋,我們怕他千年萬年不分解;可是在外面的世界裡,我們卻唯恐不能永遠持有珍愛的東西。動不動就愛你一萬年,但我根本活不過一百年。--〈美麗失敗者〉

下了山,張娟芬在山腳下的波卡拉住了半個多月。那些日子裡,也許是爬些小山、或是到處遊逛,《走進泥巴國》記錄了她的所見所聞。透過文字,陽台上的床位、擠滿了人的公車、三姐妹嚮導,行乞的孩子......,彷彿是自己親眼目睹般地熟悉。對我來說,尼泊爾印象不再只有喜馬拉雅山,或是《一個創業家的意外人生》,而是更多,更民間更平實的敘述。

體驗無法複製,這是香格里拉。你一轉身,所有東西就在你背後乾坤大挪移了。時間是河,而你不能踏進同一條河流裡面兩次。--〈小城瑣事〉

說是沒有辦法重覆踏入的時間之河,張娟芬卻透過文字,為這段旅程留下了記錄。閱讀這本書之於我,不僅是看到不一樣的尼泊爾,更多時間是跟著作者一塊兒思考--關於自己、關於世界的想法。如果你想看本不同的遊記,不妨來看看這本《走進泥巴國Clean for 2 Months》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