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就像在劇場裡,把意義擺設開來

  • 字級

關於話語和實指,象徵和意義;某些在我們還沒習慣,看著他們之間的對應凝固起來的時候,似乎很有些什麼刺激著我們。那部偉大的小說《百年孤寂》開頭幾句之後,曾用一個簡單的句子漂亮寫過:「這是個嶄新的新天地,許多東西都還沒命名,想要述說還得用手去指。」

在那些時候,還不需要莊周先生提醒我們「得魚忘筌,得像忘言」的真理。

對於榮念曾這個名字,我最早認識已不算太早,是與香港當代藝術團體「進念?二十面體」連在一起,這個團體面向紛雜,人數眾多,而且容許每個人不同的發展方向,天王級音樂人黃耀明是其中之一,近年在劇場界風靡一時的林奕華也是其中一員。不過面對作為這本書作者的榮念曾,我得把對於這種種紛雜的印象,與風格評價暫時移除,回到簡單點的狀態,有些類似這本書裡為我們示範的。

我讀了這本漫畫書,徑路卻還是關於「劇場」的。

連環漫畫,總預設了一種時間性,由左至右(或者由右至左,隨書籍的左翻右翻而定);從上至下,代表了時間的前後。以及框框裡外的空間,一格三格,四格九格。漫畫人物,也就是特別簡單乾淨的一種象徵狀態,兩個黑點就是眼睛,人形未必需要合於真實比例,兩三滴水在臉上代表汗流浹背,頭上一個小角一個光環,善惡立現。方格狀的對話框裡,寫出的可以是字形,但轉為話語;雲團般框格代表心理所想;榮念曾在三格漫畫的部份,放進最簡單的兩個人物。左側人物總是先主動對話,右方答;下一格對話總是上一格的延續。

這一切跟其他我們讀慣的連環圖都一樣,也所以當榮念曾後設地把這點在對話裡談出來,顯得多少有些意趣,比如對話框中的x你,就會被讀成是罵人髒話,「說不出口」只好如此代替,但如果再鑽進「出口」一詞的歧義,除了其個人藝術才性的風格之外,也有著對讀者施行「大而遠遠而返」方式的一種禪機棒喝,這些關於「最極致的象徵就是文字」的思索與展演,是榮念曾這部作品裡念念不忘的主題,這也許也是漫畫這項有其特異圖文關係的藝術媒才的一大特徵與強項。

榮念曾在四格與九格漫畫裡,框架的空間被之中的漫畫人物開發,如雲狀的想法框會成雨,把他的媒材功能轉化為形象效果,對話框也不再無形無體積,可以進出自己話語,可以堆疊積重。當然框格可以攀進爬出,破格出格互通有無。最極致的象徵就是文字。

若說劇場,這另一門時間與空間的藝術,最樸素的狀態就在於簡單乾燥最基本的一個空間裡,一段時間,一個人物透過這有限的舞台空間,將自己透過動作與對話,與舞台空間表演時間互動,來形成象徵產生意義;生出一個又一個愛情友情悲喜劇、最盛大的慶典、絕命活命的關鍵場面,也只透過相對寫實永遠簡化象徵的舞台表現出來。那麼榮念曾這些漫畫,之中透過簡單線條所表現與進行的概念與思考,也許也能承載這許多複雜的藝術命題哲學課題,以最簡單的方式,更個人的劇場,重新找到這一個兩個,關於象徵與意義,符號與所指之間的幾多思索,幾多自在幽默與荒謬孤寂。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想終止惱人的年節對話嗎?試試看跟對方聊這幾個話題

有一點禁忌、有一點難解、有一點傷痛,有一點不敢面對,可能會聊不下去,但如果話題繼續,你們將重新認識彼此。

271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