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幻想大師Roald Dahl的異想世界

  • 字級


妙筆記banner

《The best of Roald Dahl》,其實這本書我很久以前就讀過了,應該是我生平讀的第二本英文小說,因為那是大王很久以前送我的,只好勉力讀完。說勉力,是因為當時我英文很差的緣故,可是其實書中每個小故事都很吸引人,若非如此,我大概是沒耐心看到完。

為什麼會提起這本自己都快遺忘的書呢?因為這幾天大王又買了「古代的電視影集」:《Tales of the unexpected》(意料之外的故事)。事前大王一直說「這是妳一定知道的作品」,結果我看到第三個故事才想起來,原來這是《幻想大師Roald Dahl 的異想世界》(台灣商務出版之譯名。另也譯為《羅爾德‧達爾精選集》)之同一作者,電視影集中有多個故事取自《幻想大師Roald Dahl的異想世界》一書。作者羅爾德‧達爾是個挪威裔英國人,二次世界大戰時,他是英國皇家空軍,後來還去美國當過間諜,他的文學作品更是詭異地跨越於兒童界和成年人驚異短篇小說界之間,隨後又是影劇劇作家,可以說他自身的經歷也相當奇特。
幻想大師Roald Dahl的異想世界
幻想大師Roald Dahl的異想世界
The Best of Roald Dahl
The Best of Roald Dahl
Roald Dahl’s Tales of the Unexpected
Roald Dahl’s Tales of the Unexpected


回來說說《The best of Roald Dahl》一書,雖然作者是我眼中那種古代的作家(1916-1990),不過那個時代的人腦真是不容小覷(例如謀殺天后阿嘉莎),我印象很深的羅爾德作品之一是Lamb to the Slaughter(羊腿兇殺):一個警探因為有了外遇而想和懷孕中的妻子離婚,當他終於向妻子表白的那一天,向來柔順盡心的妻子完全無法相信,她茫然地起身想去準備晚餐,走到冰箱冷凍庫,她拿起一條用油紙包裹的冷凍羊腿,回到客廳正要尋問丈夫的意見,沒想到丈夫一刻也不想停留,說他不吃飯了、要走了。妻子氣憤之下用凍羊腿猛擊丈夫後腦勺……(是不是很好笑?請大家想像那畫面,羊腿竟是凶器!)

本來做太太的也不是真想逃離法網,但一想到肚中無辜的嬰兒,她決定要為自己和孩子脫罪。她立刻將羊腿放入烤箱中烹煮,還出外去買商店蔬菜和甜點,回來假裝發現了遇害的丈夫,打電話去丈夫服務的警局報案。丈夫的同事們連同法醫都來了,也不是對太太瑪莉都沒起疑,但瑪莉悲痛欲絕的神情(因為丈夫的背叛),及商店老闆的口供說瑪莉來購物時是狀態正常且愉悅的(在家有練過),所以先生的同事們很快就將瑪莉排除於嫌犯名單中。

這批警探陸續在凶案現場處理後續、找尋可能的沉鈍凶器,終於時間也晚了,瑪莉哀傷地說丈夫絕不希望她的待客之道是如此如此,於是希望大家暫歇用用晚膳,反正她也煮了,丈夫也吃不到了,放在那裡觸景傷情徒增悲痛。就這樣,一群警員把重要的凶器──烤得熟軟的羊腿給合力吃下肚了……

這真是個很精彩的設計,大概只有流著挪威血的作家能輕易地想出來,凍成凶器的羊腿啊,我不禁又回想起才吃過沒多久的挪威聖誕羊肉大餐哪,原來這羊腿背後,有這樣一個可怕的故事(誤)……

張妙如 10
(圖/張妙如)

這本《幻想大師Roald Dahl的異想世界》有許多篇故事都和夫妻有關,個人覺得這是本太太們的好讀物。舉例來說,有另一篇叫做〈威廉與瑪莉〉,這也是一對夫妻,威廉生前苛刻,對太太瑪莉的生活有諸多限制,終於威廉老死了,可是葬禮後律師給了瑪莉一封信,說是威廉生前親筆,交代他過世之後才能將此信給瑪莉。原來信中揭露了威廉臨死前做出的一個決定,他和某醫學研究合作,將自己的腦用某種機器保存下來,不只如此,還留下了視覺,換言之,就是和現在的腦死剛好完全相反──威廉所有的身體什麼的都去死了,腦(和一個眼睛)卻活下來了!他當然具有生前所有的記憶,只是沒有肉體而已,雖然不能說話、不能自主走動,倒是還能看書和思考。

瑪莉一開始嚇壞了,威廉居然選擇這種方式繼續活著。可是慢慢地,她一步步地接受起現實來:威廉再怎麼苛刻也沒嘴唸她了,威廉再怎麼生氣也無法有什麼實質行動了,有什麼威廉能比現在這個威廉更完美?她漸漸想通了……

"Are you feeling all right, William?"
It was a queer sensation peering into her husband's eye when there was no face to go with it.

「你覺得還好嗎,威廉?」
這真是個古怪的感覺,望著她的丈夫的眼睛,卻沒有一張臉來配。

我這次要講的就是很實用的「go with」或「come with」。很久以前我剛來美國時,就發現自己連「漢堡要附薯條」這種簡單的英文都不知怎麼說,後來某次才聽到大王問服務生說:Does it come with fries?(有附薯條嗎),這才知道「go with」或「come with」是這麼好用!雖然簡單得讓人難以相信。附什麼、配什麼,尤其是點餐時,實在是好用無比的求生等級英文!用來問自己的洋裝和鞋子配不配,也可以通:Does my dress go with my shoes?

最後要說,羅爾德‧達爾雖是雙親挪威人,但他出生並成長於英國,所以他的書並非由挪威語翻譯成英文的,而是本來就是用英語寫成。

●看更多羅爾德‧達爾的作品
●點這裡,來試聽達爾的有聲書

妒忌私家偵探社:姊妹花之死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知名作品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89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