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二萬呎高空驚魂

  • 字級


妙筆記banner

Nightmare at 20,000 Feet: Horror Stories
Nightmare at 20,000 Feet: Horror Stories
上週由於寫到台灣有發行的《盲視》一書,所以特別去搜尋了該書的中文譯名等等,以免自顧自譯和正宗版本形成兩本不同的書,增添讀者困擾。在搜尋《盲視》時,機緣中看到有人給《二萬呎高空驚魂》一書評價相當高,所以我也就在美國買來讀了。

《Nightmare at 20,000 Feet》,聽起來就是一本相當動人的恐怖故事,感覺應該是要講飛機上的故事吧?我過不久就要搭機回台了,直覺得這絕對是很符合心境環境的一書,人生與其被人不斷嚇大,不如一切靠自己來(這是尊嚴問題)!

當然,很快地我就發現這本書是許多獨立小故事的合輯,主題都是驚悚故事沒錯,但並不是我原先以為的「每一篇都是飛機上的故事」,事實上只有第一篇〈二萬呎高空驚魂〉是飛機上的故事,其他都和高空無關。雖然不免有些失望(這不是如同你看國家地理頻道的《空中浩劫》,結果看到一半發現後半段改演獅子獵殺斑馬),可是,這一篇〈二萬呎高空驚魂〉還真是相當精采!一位飛機上看似很澳客的男子,一直看到飛機外的機翼上有個人,他起先當然是以為自己瘋了或老花了或有精神病之類的,然而,如果一切只和自己有關也就算了,飛機外的那個人卻開始意圖破壞引擎──這下子可就是攸關全機上的人的性命啊!澳客終於開始呼叫空姐,可是每次空姐一來,機翼上的人就又消失不見,他不但無法證明全機人的安全受威脅,還只更加確立自己澳客的地位,不斷地干擾空姐和睡覺中的乘客。這故事真是又驚恐又好笑,難怪此書要以此篇為名!不愧是勇奪衛冕者寶座的一章。

二萬呎高空驚魂
二萬呎高空驚魂
然而,我的失望終於在〈Disappearing Act〉(台譯:逐漸消失的行動)一章爆發了,因為看到精采處,也就是此篇結局之前,我發現電子書居然也有漏頁的情況!我往前翻又往後翻,甚至重新開機、重新下載,就是依然漏頁!氣到我差點睡不著(註:我都是在睡前看書)。這個故事是在講一個老公和死黨出去鬼混,兩男各自和女伴發生了一夜情,本來男主角也無意讓此事繼續發展成婚外情,可是他終於還是忍不住慾念,想要再次聯絡淫婦重溫一回春夢。怪事從這裡開始發生,他先是聯絡但沒找到淫婦,而後卻發展成淫婦人間蒸發:這個女人從來未曾存在於世。緊接著,他的證人死黨不但堅稱他們倆那夜沒去鬼混,幾天後連這個死黨也消失了,從來不曾存在於世。男主角身邊的人就這樣一個接著一個消失,最後連自己的太太也不見了,他不但成為一個單身的人,看起來還像個孤僻的宅男,他的相本也逐漸顯示張張照片只有自己孤單入鏡,連結婚都和自己結。

宅男當然害怕接下去連自己都會消失,他把自己所有的證件找出來,決定去政府相關機關確認自己還存在這世上,但,就在他出門一趟回來後,他家竟變成一片空地,鄰居小孩還說這是他們從小玩到大的空地!流浪漢宅男看著曾是自己家園的空地,喝著鎮魂的一杯cof──故事到此就斷了!我帶著怒氣入睡,決定隔天早上再上網搜尋結局……

妙筆記9-2
(圖/張妙如)

但,隔天早上空氣清新精神好,連佛祖都有顯靈,我居然了悟到自己已經看完結局了──世界上沒有什麼飲料叫做cof的吧?那根本就是嘎逼coffee沒打完!仔細看cof後面也沒接句號或逗號,分明是流浪漢宅男在那一刻也消失了,所以文章突然斷在那裡。這設計可真妙啊!讓我忍不住回頭去查這篇文章究竟是什麼年代寫成?1953!連我都還沒出生!結果整本書最年輕的一篇是1962的〈二萬呎高空驚魂〉,其他多數故事都是1953年的作品!作者理察.麥特森真是個奇才,可憐的流浪漢宅男居然連鎮魂一杯嘎都還沒來得及逼就消失了……

通常我看較新的書是因為新書可以學較口語化的現代英文,但不得不承認,結構良好的英文、較文學性的英文、英文成語等,還是要看古典(老書)比較學得到,這本書詞彙豐富,很多用詞現在的書大概也很少用,例如:

Nurse Phillips stood by the bed looking down in bovine inertia."Now, what did Miss Finch tell you?" she said softly.
菲力浦護士站在床邊牛鈍(?)地下望「現在告訴我,芬曲小姐和你說了什麼?」她輕問。

Miss Keene's shaking lips could not frame the answer.
基恩小姐顫抖的雙唇無法框架出答案。

諸如這般的英文句子和單字在此書中還不少,說實在的,我連bovine inertia(兩字連在一起)都查不到,雖然意會上還不至於造成太大困擾,從好處說,能學些不膚淺的英語也是不錯,從壞處看,也擔心現在根本沒人這樣講英文。又隨取一段:

With words I have knit my shroud and will bury myself therein.
我用文字織造了我的壽衣,且我將會埋裹於其中。

真心說,生活裡會用得到的英文會話,有時學到一個程度也就夠用了,偶爾看看語句優美的英文也是很享受,《二萬呎高空驚魂》是本多重享受的書,每個小故事都有其獨特驚悚點,語句用詞豐富耐尋味,是本可以留著日後再讀一次的書。但若說到我的個人目標──分享日常生活口語化的英文,這本書可能比較難達成。我於是也想到一個自己發生在二萬呎高空的飛機上的一句英文,那個狀況很簡單,就是你要向空姐點飲料,但你希望她冰塊放少一點──我從來不知道這句英文完整一點該怎麼說?通常也只是「less ice」這樣不成句地簡單表達,有一回我終於聽到大王問空少了,原來可以說:Easy on the ice.(每個單字你都認識吧?)

妙筆記9-1
(圖/張妙如)

仔細想來真是有道理,我們通常會叫人take it easy(放輕鬆),那冰塊鬆散些,別用力地給,當然也是可以用easy。


妒忌私家偵探社:姊妹花之死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知名作品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14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