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墜機後懸疑事件《Wreckage》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我真是有病,就在我準備飛回台灣過年之前,買了兩本和飛機失事有關的小說,一本就是本周要談的《Wreckage》,另一本是下周要談的《Departure》,我無法解釋我這種行為,大概是嫌飛行旅途不夠刺激。

Wreckage
Wreckage
《Wreckage》中失事的飛機是一架小型的私人客機,機上只有三名旅客、一位空服員、一名機師,它由斐濟島出發,準備飛到附近的另一個渡假小島,然而,它不幸遇上了天候造成的機械故障,全機五人一同墜海,其中,空姐因亂流發生時沒有坐在她的位置上繫好安全帶,而在機艙中甩撞後,尚未墜海前就當場死亡──身為空姐,她當然知道亂流發生時,繫好安全帶的重要性,不過,當時她的座位被一名女乘客Lillian Linden 占去了。

是Lillian 的婆婆抽獎抽中這個斐濟之旅的,她可以攜一個伴一同前往,但她的老伴早已過世,她的兒子,也就是Lillian 的丈夫,為了體恤老婆平日持家顧子之辛勞,推薦了和母親也相處得很不錯的老婆Lillian 一同前行。所以三名旅客中,Lillian 和她婆婆就占了兩名,另一名則是一位頒獎公司的公關常客,Dave 。Dave 在踏上這個旅程之前才剛得知,他太太因為沒有遵照醫囑,而使得他們失去好不容易經由人工的幫助才得到的孕胎,所以他在上機後一直處於寥落狀態,而Lillian 在婆婆睡去後,閒著也是閒著,她移位到Dave 的身旁去和他閒聊,就是這麼一個無辜的舉動,才使得空姐失去了她的座位。畢竟,誰能預計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呢?

在亂流發生之時,Lillian 確實有想到要立刻起身回座,把座位還給空姐的,不過當時空姐立刻阻止了她,以乘客安全為優先考量的空姐,認為在此強烈亂流之際,Lillian 不該冒然解開安全帶回座,也就是這樣以客為先的行徑才讓她喪命的。Lillian 和Dave 不知道的是:這名空姐是機師的愛人。

幸運的是,在飛機墜海後,除了空姐和Lillian 的婆婆之外,其他人都算安然無恙。Lillian 的婆婆因為登機後吃了安眠藥,她錯過了這一場驚慌,由於有繫著安全帶,她倒也沒喪命,只是她的頭不幸地被媳婦沒收好的筆電在亂流中砸傷,在機師釋出充氣救生艇後,Dave 立刻潛入下沉的飛機中救出Lillian 的婆婆。而機師當時也準備跳海去救空姐,但是被知情的Lillian 阻止,他們告訴機師,空姐早已喪命的實情。

沒有食物沒有水,救生艇在海上漂流也無法預計有救援會到來:飛機墜海前就已經損壞到失去求救功能。如果這一小群人都當場死了,可能倒也是個恩澤,幸也不幸,就在他們快要死於缺水缺糧時,他們漂流到一個無人小島,而登陸沒多久後,Lillian 的婆婆就因缺乏醫療救援而不治了。此後兩男一女(機師、Lillian 和Dave )在這荒島上努力地求生了將近兩年之久!

不過,近兩年後終於獲救的生存者,卻只有Lillian 和Dave 兩人,而且自他們重返人世的文明以來,他們沒有一次接受媒體訪問時沒說謊,就連對著他們自己的家人,也是同一套謊言一說再說,甚至扯出了一名沒人知道是誰的Paul……

這一兩年以來,在荒島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這就是本書一直hold 著的謎團,我自然不能再說下去。《Wreckage》確實一看就讓人欲罷不能,可是我也得說,當一切謎團都揭曉了之後,我也有一種「啊?」的失落感,我對劇中人的選擇和決定不能明白,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我想也沒有多少人有在孤島求生一兩年的體驗,誰能真正理解那種處境呢……


〔讀小說.學英文〕
It was taken several months ago when Jerry realized they hadn't sat for a family portrait together since... since she came home.
這張照片是數個月前拍的,在Jerry 發現他們沒拍過一張全家福照……自從她回家以來。

"And you do understand that this is an exclusive interview? After signing our contract, you can't accept any other offers."
「還有,你了解這是個獨家採訪吧?在你簽了我們的合約後,你就不能接受其他邀約了。」

"If you ladies need anything else, my name is Theresa. Give me a holler."
「如果妳們女士們還需要任何東西,我叫Theresa,喊我一聲就是了。」

Her lips pucker like she's holding in a laugh, and she waves like we're old friends meeting again after a long separation, making me panic for a moment.
她的嘴噘得像是忍著笑,她的手揮得像我們是久別重逢的老友,這著實使我一陣驚慌。

Until now I've been careful to keep away from those thoughts, finding them less painful to avoid than to relive.
直到這一刻我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地遠離那些思緒,發現逃避比起回顧更不傷痛些。


I staggered away, dropping Margaret's bag of watered-down shampoo and nubs of hotel soap.
我蹣跚退後,把Margaret 袋子裡的那來自飯店中加水稀釋的洗髮精和肥皂塊掉在地上。

(繪圖/張妙如)

The look on his face is beyond shook, it's bordering on fury.
他臉上的表情超過驚嚇,那是近乎盛怒。

"Do you think I'm stupid, David, or just gullible?"
「David,你當我是北七還是很好騙?」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6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姊妹花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453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