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Girl on the Train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The Girl on the Train
The Girl on the Train
火車上的女孩,其實已是名少婦,並且離婚了。瑞秋的狀態可以說是很糟,她的婚姻結束得非常苦澀,她的老公(前夫)湯姆和已經有了愛的結晶的小三修成正果,如今一家三口住在瑞秋以前住的房子;而染上酒癮的瑞秋,不但失去婚姻、失去家,還失去工作。她分租了友人的一間房,每天仍搭著火車假裝上下班,這條火車路線會行經她的舊家,也就是湯姆現在的美滿的家。瑞秋從沒能和這件事過得去,狀況好時,她只會在一天來回兩趟的假上下班時,苦澀地望著那個原本屬於她的家;狀況糟時,她不但會奪命連環 call,還會藉酒醉去和湯姆一家糾纏胡鬧!

也許是因為每天兩趟這樣看,瑞秋也注意到舊家有戶鄰居住著一對夫妻,夫帥妻美,重點是,他們狀似恩愛。也許他們正是瑞秋心中恩愛夫妻的典範,也是她羨慕卻不得圓的美夢,於是,她漸漸將大量精神花費在關注這對夫妻的生活片段上。瑞秋並不認識他們,所以她在心中為這對夫妻命名為傑森、潔西。火車上的她自然不知道傑森和潔西每天的日常對話,因此她會自己想像傑森說了什麼,而潔西又回了什麼,在瑞秋心中,傑森和潔西的存在,隱隱是她對人生尚存著的一絲美好希望……

先不要急著罵湯姆是個不忠的混蛋,一個巴掌拍不響,一段婚姻的毀壞往往是雙方都有責。瑞秋並不是離婚後才染上酒癮的,早在她和湯姆仍是對恩愛夫妻時,她就已經失控了。她想要生小孩,卻遲遲無法受孕,而且不孕的問題出在她身上,可是面對壓力的她,沒因先天不足而愛惜自己的身體,她自主雪上加霜地借酒澆愁。雖然湯姆亦有可議之處,在經濟並不是非常優渥的狀況下,他選擇把錢花在昂貴的旅行上,而不是存著等做第二次人工受孕。這件事令瑞秋對他非常不諒解,只是瑞秋酒後失控的程度也經常讓湯姆在朋友面前丟盡顏面。這些點點滴滴無不導致這對夫妻漸行漸遠,而瑞秋選擇面對的方式卻是:喝更多的酒。

列車上的女孩【博客來獨家限量窗景書盒版】

列車上的女孩【博客來獨家限量窗景書盒版】

現在的瑞秋已經是個不折不扣的酒鬼了,她生命中唯一正面的一刻便是望著傑森和潔西的恩愛,但,傑森和潔西真的是如她所見的那樣嗎?不。有一天,瑞秋的火車經過傑森和潔西家,她看見一對男女在擁吻,女的是潔西無誤,但男的可不是傑森!瑞秋又驚又怒,仍在失婚苦楚中的她,不懂潔西怎能這樣背叛傑森!?怎能把她那完美的婚姻拋在腦後?瑞秋的驚嚇不止於此,才沒幾天,新聞爆出潔西失蹤了,而傑森背上了殺妻的嫌疑。

瑞秋或許對潔西的背叛失望,可是,在她的心中傑森可仍是好丈夫,這樣的好人不該背上殺妻的罪名。於是瑞秋主動前往警方提供線索,說出潔西(其實她叫梅根)有祕密情人的事。警方根據瑞秋的指認,也傳喚了梅根的心理醫生來問話,他確實是瑞秋所見的男子,可是警方並不認為他涉有重嫌。更讓瑞秋難以接受的是,警方同時調查瑞秋的背景,在她經常酒醉鬧事、醉後失憶、情緒行為皆失控等種種因素下,警方認定她是個不可靠的證人。

是的,瑞秋無法否認自己太常醉酒,而且酒醉後的她往往不記得自己曾經幹下什麼事!從她還是湯姆的太太時就已經是如此,到了婚姻晚期,她甚至不敢再問湯姆她自己前一晚做了什麼。瑞秋的記憶裡,有太多太多的孔洞,在梅根失蹤的那晚,她也曾去到她老家的那條街上,她又去湯姆那裡鬧,而次日早上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到租屋處的,還在滿頭滿手是血中醒來……

故事到此進入真正的懸疑,瑞秋很可能就是凶手。她可能在鬧過湯姆後,在路上遇到梅根,氣恨她不是她心中的潔西、不是那個該知足惜福的好太太,更可惡的是,她似乎是水性楊花,不只一個情人……而史考特(傑森的本名)事實上也不是瑞秋所想的傑森,他有強烈的控制欲以及爆衝的脾氣;湯姆和他的新妻對案發當晚所描述的狀況,卻又和瑞秋那不確定的隱約記憶有所出入。而梅根和心理醫生的擁吻,儘管不為警方所重視,卻也依舊沒完全解謎……

這本書和《Before I Go To Sleep》(別相信任何人)有些異曲同工之妙,《別相信任何人》中,克莉絲汀因腦部受創而只有一天的記憶,《The Girl on the Train》的瑞秋則是酗酒酗到記憶破洞,要挖掘真相都須要靠別人來補洞。問題是,別人說的又有多少是真的?無怪乎,有不少讀者拿它來和《別相信任何人》以及《控制》相提並論,這確實是繼去年那幾部大作之後,足以接續的懸疑佳作。

I am not the girl I used to be. I am no longer desirable, I'm off-putting in somw way.
我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女孩了。我不再有魅力,某種程度上我是令人厭惡的

I, fortunately, have a seat, but by the aisle, not next to the window, and there are bodies pressed against my shoulder, my knee, invading my space.
我,幸運地,有個座位,但在走道旁,而非靠窗,很多身體擠壓著我的肩,我的膝,侵犯著我的空間

The thing about being barren is that you're not allowed to get away from it. Not when you're in your thirties.
不孕這件事並不是你能逃避的。尤其當你是三十幾歲時。

The fact that he smiled and waved doesn't mean anything, he could be a psychopath for all I know. But I can't see him as a psychopath. I can't explain it, but I warm to him.
他的微笑和招手並不代表什麼,就我所知他可能是個神經病。但我無法視他為神經病。我無法解釋這種感覺,我就是對他有好感

girlonthetrain
(圖/張妙如)

If you want someone badly enough, morals (and certainly professionalism) don't come into it. You'll do anything to have them. He just doesn't want me badly enough.
如果你真的那麼想要某個人,道德問題(肯定還有技術)並不會被考量進來。你會盡你所能地去得到對方。而他就是沒有那麼想要我。

She gave me a hug. Niceness writ large.
她給了我一個擁抱。很顯然的善意。

I didn't want him to leave his wife; I just wanted him to want to leave her. To want me that much.
我並不要他離開他老婆,我只是要他有想離開她的心。要他那麼想要我。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6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雙胞胎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個人網站:www.miaoju.com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301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