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Echo Park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Echo Park
Echo Park
麥可‧康納利(Michael Connelly,即《林肯律師》的作者)曾完成一系列鮑許警探的故事,他書中的鮑許警探服務於好萊塢區域,鮑許的母親本人就是個凶案受害者(見《最後的美洲狼》一書)。也許母親的案件一直是他最深的遺憾,以致他曾有個同事說過這麼一段話:鮑許之所以當警探,是因為他要一次又一次地去救母。而這本《Echo Park》卻有點相反,有的人之所以要殺人,是因為他要一次又一次地殺掉他痛恨的母親。這個人正是 Raynard Waits,一名專門拐殺某特定款之女性的連續殺人犯。不過,他卻不是鮑許真正要抓的人。

在鮑許多年的警探生涯裡,總有幾件他未破卻又無法忘懷的案件,Marie Gesto 的失蹤案便是其中之一。她最後被人目擊的地點是一家超市,她的車後來被人發現停放在一間無人租賃的公寓停車格裡,從此毫無下落、生死未明。鮑許直覺認為,Marie Gesto 應該是死了,可是她的屍體卻從來沒被發現。除此之外,他也覺得 Marie Gesto當年的男朋友很可疑,可是也沒能查到足以逮捕他的證據。就這樣十幾年後,突然迸出一名連續殺人凶手 Raynard Waits,並承認 Marie Gesto 是他的受害者之一。

Raynard Waits 是個超級低調的凶手,他默默地連續殺害多名婦女都沒被人察覺,甚至在他落網之際,警方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個殺人犯的存在!若不是他某天深夜開著公司車在一處純住宅區亂逛,引來巡警的攔車盤查,又剛好在他的車裡發現一袋被分屍的女性殘肢,Raynard Waits 也不會落入警網。這些殘肢顯示受害者不只一人,Raynard Waits 是連續殺人犯的身分很快確定。而他的律師為了助他躲過死刑,意圖和檢察官進行交易──倘使 Raynard Waits 坦白供出更多他不為人知的受害者,甚至能解決掉一些冷案,他便得以獲得終身監禁來取代死刑。所以,Raynard Waits 的招供中,就包含了 Marie Gesto 的失蹤案。

問題是,鮑許始終不認為 Marie Gesto 是 Raynard 殺的,鮑許有個在 FBI 負責犯人心理分析的女朋友,她私下幫鮑許分析了 Raynard Waits,她甚至猜測,Raynard Waits 並非本名。警方無心插柳地抓到一名凶手,卻完全不知道他殺過誰,也不知道他真實的身分!這「一隻等待的小公狐」,可以確信長大了的他,是殺了很多女人,可是 Marie Gesto 卻不符合他會殺的那一類型!偏偏,Raynard 的確又知道 Marie Gesto 的案子中,諸多不為人知的細節,他甚至願意指出她的屍體埋藏地點。

鮑許錯了嗎?還是這世間真的是存在著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事實?鮑許自始至終都認為,Marie Gesto 生前的男友才是此案的真凶,可惜這名男子家大業大,政商關係良好到鮑許不能隨意去找他問話。這本書也因此牽扯到政治,鮑許懷疑想參選的檢察官和他一名想晉級的同事,為了 Marie Gesto 男友家可觀的政治獻金,聯合 Raynard 的律師,一起設了這個「大家都會贏」的局──包括頂罪的 Raynard 也得以逃過死刑。但鮑許的猜測真的對嗎?因為接下來馬上發生了一件令所有人傻眼的事:在提押犯人去指認 Marie Gesto 的埋屍處時,Raynard Waits 不但乘機脫逃,還奪下警槍槍殺了數名警察,而中槍的死者之中,包含他那位想晉級的同事。

Raynard 逃了,沒人知道他的真實身分,也沒人知道這隻狐的洞窟在何方。倒是 Marie Gesto 的屍體真的在該處找到了。不過這案件的發展也越來越奇怪了,鮑許找不到 Marie Gesto 的男友家和檢察官的關聯,他家的確捐了政治獻金給這個人,不過金額並沒大到值得懷疑,而且一切合法。加上現在這兩人中有一人死了,Marie Gesto 的屍體也如實被找到,真的有他想像中的交易存在嗎?由於鮑許的搭擋也在這場事故中受了重傷、生命垂危,所以一切要務都變成他不得不趕快將 Raynard Waits 逮回──這個原本不是他想抓,如今卻是他一定得去抓回的人,因為誰知道這隻低調等待的狐,一旦重獲自由後,又會再傷害多少無辜婦女?第一次逮到他是純運氣,而現在還有人能逮到他嗎?

《Echo Park》的故事走向並不尋常,至少違背了主角鮑許一直想走的方向,不過這本書也因此而精采,並觸及了家庭和政治這兩個截然不同的層面。逮捕和被逮都是救贖,生和死亦然。不過,在那之前,我們總還是都有我們的掙扎,要去掙扎……

All he could do was hope that her path didn't cut across the path of someone like Raynard Waits.
他所能做的,也只是希望她的人生路上不會和 Raynard Waits 這種人的有交集。

I had a boss once, he used to say, if you can't stand the ghosts, get out of the haunted house.
我曾經有個老闆總是會說,怕熱就不要進廚房(怕鬼就不要進鬼屋。)

I just stood there and let him shoot me next. Instead of raising my gun I raised my hand.
我只是站在那裡任他接著開槍射我。該舉起槍的我卻舉起了手(投降)。

I will see to it that it is signed by a judge and furnished to you before the end of business today.
我一定會盯著這文件經由法官簽過名,並在今天下班前(這個工作天結束前)送到你手上。

I tell my daughter that she could talk a zebra out of its stripes. I think you could talk a tiger out of its.
我和我女兒說,她能讓一隻斑馬放棄牠的條紋(形容口才極佳)。我想,你能叫一隻老虎放棄牠的。

They say pain is weakness leaving the body.
他們說,磨難使人更堅強。

echopark
(圖/張妙如)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6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雙胞胎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個人網站:www.miaoju.com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被男友無預警分手的羅曼史作家琪琪,能用商管行銷概念挽回愛人的心嗎?

有人說情場如戰場,也有人說商場如戰場,如果A=B、B=C,那A就等於C,也就是情場如商場,我們讀了這麼多的兩性書感情書婚姻書、自我成長書、靈性成長書、拜兩百次的霞海城隍廟月老。但也許我們一直以來都問錯問題,找錯對象呢?如果情場是一場可以控制風險的活動呢?我們可以用商場的行銷技巧來行銷自己嗎?

177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