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個人意見專欄

【專欄|今天,為您邀請到的是……】個人意見:頌芝

  • 字級


invitation

不知道有沒有人思索過這事兒,流朱浣碧跟莞嬪年齡相當,剪秋也跟皇后娘娘年齡相當,但我,卻顯然的小我們娘娘許多歲數。其實,這事要從娘娘入王府前講起了。娘娘未出嫁在家時,脾氣就壞,她身邊的近身侍女,或打或攆,沒一個人待的長。因為實在沒有人了,入王府要陪嫁,才由個二、三等丫鬟遞補上去,也就是我;至於頌芝這個名字,我提都不想提,娘娘不想花時間記住或取奴婢的名字,所以,她的貼身侍女一律叫作頌芝,在遞補成為第六任頌芝前,我叫六兒(真是諷刺)。

說實話,我怕她怕得要死,喜怒無常,頌芝都能換到第六任了,能不怕嗎?

入王府那規矩啊,跟在年府不一樣。她得早起梳妝,我們自然得比她更早。有天實在早,她要跟王爺去策馬打獵,天不亮就得起來梳妝,我一時精神不濟,沒聽見她喚了聲「頌芝」,她揚手便要打,我連忙順勢下跪,不知哪來的想頭,我聽見這段話流暢的從我嘴裡說出:「側福晉真是國色天香,奴婢一時看呆了,竟然沒注意到側福晉要拿那個髮簪,還請側福晉責罰。」她放下了揚在空中的手,道:「算了,起來吧。」我繼續跪著,說:「側福晉這樣天仙化人,王爺看得一定比奴婢還要出神,哪還能打什麼獵呢?」她笑意更濃,笑道:「妳個丫頭懂什麼,去把那匣子新的胭脂給我拿來。」我起身去拿胭脂時,不意與其他人的眼神相撞,只見他們眼中混合著半是鄙視半是欽佩的目光。

然後,我就懂了年世蘭這女人的脾氣。她喜歡聽好聽話,即使在旁人耳中覺得有點過的,她都來者不拒照單全收。後來入宮,受封為華妃,並協理六宮,她那股得意勁兒,走路時大氅都自動飛揚起來,依附她的曹貴人和麗嬪也是天天灌她迷湯。她雖口說,最愛的是皇上賜的歡宜香,其實她心中真真正正深愛的是別人說的好聽話,我見過麗嬪和曹貴人乘她不見偷翻白眼的神情,只是,我想我不過是個奴婢,為了保命,逢迎主子理所當然,她們這麼逢迎她,真不知是存的什麼心。

當然,跟在她身邊不是全無好處,她出手闊綽,一賞人就是大數目,隨著她當上妃子寵冠六宮,王爺成了皇上,大將軍位高權重,想走門路求官的人多了起來。其實他們私下早就偷偷千拜託萬拜託,託家裡的人帶話給我,一百兩、一百兩的送就希望我傳句話。我乘她需要銀錢時,如此這般的說了許多人想走娘娘的門路,成便罷,不成,我自己也安享了幾千兩的體己。橫豎做決定的是她,可不干我的事兒。

她逐漸失寵我可是瞧的一清二楚,沒什麼事能夠瞞住我這個夜夜在帳外守著的人。從以前的夜晚,她一疊連聲的膩著嗓子嬌吟「皇上,皇上,臣妾,啊臣妾……」到後來的夜晚,只聽到唏索幾聲翻身,皇上清清喉嚨,說:「睡了。」 這之間的差別可大著,我也不禁想到,萬一有天她真的失去皇上的寵幸,我得另謀出路,在風光得意時她的氣性就這樣不好,哪天失寵那可真不是玩的。

所以,有天我便刻意的接近皇上,讓皇上好好的瞧見我,皇上,也果真瞧見我了。在這宮裡,女人可以失寵,妃嬪可以或升或降,唯有皇上才是這宮裡真正不倒的靠山。我的舉動,娘娘自然火氣甚大,但當然了,今時不同往日,她果然按照我想的,把我獻於皇上,讓我送午茶去。準備茶水時,我忍不住哼起小調,一邊想,如果得到皇上的寵幸,將來芝貴人、芝嬪、芝妃,不,偏不用個芝字,皇上若是寵幸我,自然會另賜封號給我。這樣一路爬上去,生下個一兒半女,地位還可能超越年世蘭,我一世的榮華富貴,就此展開。

個人意見之愛情寶鑑
個人意見之愛情寶鑑
陳祺勳
中山大學藝術管理研究所畢業,以藝術投資為興趣,時尚評論部落格「個人意見」格主。著有《個人意見之品味教學》《個人意見之待人處世指南》以及《個人意見之愛情寶鑑》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被男友無預警分手的羅曼史作家琪琪,能用商管行銷概念挽回愛人的心嗎?

有人說情場如戰場,也有人說商場如戰場,如果A=B、B=C,那A就等於C,也就是情場如商場,我們讀了這麼多的兩性書感情書婚姻書、自我成長書、靈性成長書、拜兩百次的霞海城隍廟月老。但也許我們一直以來都問錯問題,找錯對象呢?如果情場是一場可以控制風險的活動呢?我們可以用商場的行銷技巧來行銷自己嗎?

177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