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弄錯女孩了(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接上集

弄錯女孩了
弄錯女孩了
雖然珍真的很想跑出一條大獨家,不過她還是聽從了報社的命令──休息幾天,不要進公司。閒著也是閒著,她於是就和塔克一起去見塔克那住在別州的「親生母親」,一方面也是因為,塔克不忍這名母親以為自己找到了女兒,另一方面,被領養的孩子是沒有權要求查看更隱密的資料的,只有生母方有此權責。所以塔克決定向「生母」坦承她所知道的一切。

哪知,珍和塔克才上路沒多久,就發現有人在跟蹤她們的車,不只如此,珍還從和鄰居的電話交談中發現自家已被闖入。珍沒繼續追命案了,卻依然繼續遭到受恐嚇,難道連塔克這種已二十幾年的老案子,也和整起事件有關?

在美國,領養小孩是一道繁複又冗長的程序,為了兒童們最佳的安全與福利,領養機構得確認領養人的經濟、住宅環境、社會處境、身心健康狀態等各種條件,以確保兒童們是進入一個安全無虞的家庭。在這漫長的過程中,兒童們會先由臨時的合格寄養家庭照料,直到領養機構幫他們找到可靠的養父母。再加上領養人往往也有自己的偏好或選擇(例如有些人只想領養特定性別、人種或年紀的小孩),使得成功配對往往不是那麼一件迅速又容易的事,有些兒童得經歷許多不同的寄養家庭,還不見得找得到養父母。這類案例也經常使得某些工作人員心碎……

慈善的責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規則嚴厲聽起來是應該的,然而,身在其中的善心經手人,又怎麼忍心眼見一批批兒童不斷地在寄養家庭間遷移、受盡一再適應新環境之苦?再者,不管是領養人或是領養機構,也確實有一些歹人存在──由於美國政府有發放養育兒童的補助金,是故有些人領養孩子,竟是為了賺政府的錢!而有些領養機構則會鑽法律漏洞,暗暗違法行事,圖利自己和某些人。這些歹人迫使領養程序和規則越來越繁複嚴謹,傷害了真正有心的領養人,也再次傷害了那些本來就不幸的兒童們。這世界,確實是有人無視於別人的不幸,而同一個世界,也有因為心疼兒童而選擇違法的……很多事已經很難清楚界定該或不該。

即便如此,《弄錯女孩了》也並不是一本沉重的書,上述所提的那些領養程序和衝突在本書中並沒有細說,因為美國讀者們大約都早知他們的領養系統之運作程序,作者沒必要在書中再次解釋。因此,這故事讀起來節奏緊湊,劇情安排甚至帶著趣味性,比如說,領養機構的老闆布寧根並不是被殺的,他其實是被一組凶殺現場清潔隊嚇到心臟病發,可是由於清潔團隊違規提早作業,這些「聰明的笨蛋們」便將布寧根抬回他的座車上棄屍!假裝布寧根是開車抵達,但還沒進入現場就發病死亡,以掩護他們的過失。

除了這些沒事跳出來干擾案情的天才,致使這些案子看起來更加複雜之外,珍和傑克那蠢蠢欲動的愛情,也為本書增添了不少案外火花(我內心經常忍不住要喊著:革職就革職,趕快給我身敗名裂地在一起吧!)所以《弄錯女孩了》儘管案題嚴肅,但其實是一本相當具休閒娛樂的讀物。

'Preciate it, Detective. I know you've got a lot on your plate.
很感激,警探,我知道你已經夠忙了。('Preciate 為 appreciate 的縮寫。)

She put her hands over her face, so all he could see was the wave of her hair and tiny gold earrings, and the slim gold band she wore on her right hand, her mother's wedding ring, she'd told him. Her good luck talisman.
她用雙手遮住了臉,所以他只能看到她的髮浪和金色的小耳環,以及她戴在右手的細圈金戒指,她亡母的婚戒,她曾告訴他。她的幸運符

Still, I'm calling a locksmith. Changing the lock.
照樣,我要打電話給鎖匠。我要換鎖。

locksmith
本文作者住處附近的鎖匠(照片提供/張妙如)

"Hel-lo, Google." Jane typed in Bethany Sibbach's name. "Show me the money."
「哈──囉,孤狗。」珍打入貝珊妮‧西巴的名字。「給我點好貨看吧。」

"They suck," one said.
"Give 'em a chance," the other said, disappearing through the revolving door.
"Then they'll suck worse," the first cop said to the glass as he pushed it.

「他們很爛,」一個說。
「給他們一個機會吧,」另一個說,一邊遁入旋轉門內。
「然後他們會更爛,」第一個條子一邊推玻璃一邊說。

She might be safe at home, so that was a relief, but at the Register she was back to square one.
她也許在家會安全,那確實是個寬慰,但她在登錄報的地位將會回到起點

"The what's-her-name woman, funny hat, remember? Any leads there?"
「那個叫什麼名字來的女人,戴頂怪帽的那個,記得嗎?她那裡可有什麼線索?」

"Is Carlyn Beerman related to Snow White?"
「卡琳畢爾曼是白雪公主的親戚嗎?」

Action is always more effective than anger.
行動永遠比生氣更有用。


"Son of a bitch had it coming." Hennessey's chest rose and fell. "He can't do that to my partner."
「那狗娘養的混蛋自找的。」漢尼斯的胸口起起伏伏。「他不該那樣對待我的搭檔。」

"Maggie Gunnison, please."
"She's not available," Vee said.

「請找瑪姬岡妮森。」
她不在,」薇依說。


交換日記16
交換日記16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6》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493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