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Shift(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接上集〕

如果說,《羊毛記》是茱麗葉的平民與政府之間的對抗,那麼《Shift》則可以說是政府官員之間的內鬥吧。《Shift》一書的主角確實是Danold,他被動地參與了一個毀天滅地的大計劃,雖然他自己並不知道詳情,不過,如果人民不關心政治的代價是那麼大,那麼政治人物本身,就更不可能無辜。

Shift
Shift
Danold 回復記憶後就開始找他太太Helen 。其實在世界末日那一天,也就是地堡開幕儀式當日,他就和太太失聯了,他最後一次從手機收到Helen 的簡訊時,Helen 說她在代表田納西州的那個地堡外,Danold 不明白,何以Helen 會跑到完全不是他們相約之地的田納西州?當他急著要趕過去和Helen 會合時,偏偏前妻 Anna 來絆住他,緊接著就發生核爆了,然後人人躲進地堡,展開了末日後的地底生活……。儘管判斷太太應該不在自己身處的一號地堡中,Danold 還是跑去冷凍櫃區尋找Helen ,人還沒找到他就被抓了,Danold 也果不其然被注射藥物處死,只是不料,他居然會再次被解凍喚醒,而且一醒來已經是一百多年後了。2212年。

2212年的此時,十八號地堡正在發生暴動,前岳丈Thurman 要他幫忙解決十八號地堡的暴動問題,因為這段時間以來,五十個地堡已經因為暴動而失去數個了,某「高層」之一認為Danold 有處理的能力,甚至認為,Danold 身上就帶著解答所有暴動的關鍵!可惜這位高層話沒說清楚就自殺了,就是因為這樣,Thurman 才只好無奈地給Danold 再次醒來的機會。而這次,Danold 醒來又是和前妻Anna 合作,共同解決暴動之謎。

Danold 抓緊機會,趁機也偷偷追查了Helen 的下落,Helen 確實不在一號地堡,所以她所在的「平民地堡」裡自然沒有冷凍人類的設備,依循正常的時間流而生活的她,早已壽終正寢了,但是讓Danold 訝異的是:Helen 過世前不但孩子都有了,連孫子也不缺!──但那些人都不是他的子孫,根據資料,Helen 名下的丈夫居然是Danold 眾議院的同儕,也是當初同授Thurman 之命,和他一同參與地堡建造計劃的好夥伴。Danold 天旋地轉不敢置信,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當他第一次以Troy 之名醒來時,他記得自己是要管理一個地堡,而非五十個,換言之,應該就是當某一平民地堡的第一代的管理者,極有可能就是Helen 所在的那一個,而非現在這個總站……

發生在2212年的十八號地堡的暴動,是茱麗葉將來會誕生於此的地堡,所以這次的暴動和茱麗葉尚無關係。Danold 其實是個痛苦的聰明人,早在世界還沒末日前,他就對地堡興建的計劃一直存有疑慮,即使Thurman 以世界末日的理由來對他坦白,他內心也不認為人們從此就該往地下生存,可惜他從來沒反抗,也沒去面對自己內心的警訊,只是日日吞著舊型解憂藥(而非當時早已流行的機器菌)來麻木自己,他真的不是個對得起自己良心的政治人物,他,套句現在台灣的流行的用語,就只是個執行黨意的立委而已,而且為了讓自己少點罪惡感,他甚至一直主動避免去知道太多真相。事到如今,他已經很清楚,政府的敵人永遠就是異議份子,而所謂異議份子,就是如同不被容許存在的他本人一樣,那些不願忘記的人。可是都2212年了,尤其還在一個並無「解凍人」存在的十八號平民地堡裡,真的還有記得前塵舊事的人嗎?有的,就像有些禁忌歷史即使沒寫進教科書裡,還是依然會以口述方式一代傳過一代。

接下來發生的事完全讓我出乎意料又震驚,痛徹心扉卻又無法指責,又恨、又愛休豪伊,他怎能寫出、又怎能不寫出這樣映照著天的「地書」來!!!我無法在這裡透露太多,除了這是本書最精采的一段之外(極可能也是三集中最震撼人心的),我想我自己都需要更多時間去深思沉澱消化,我既想重讀十次,卻又一次都不想再碰,這場茱麗葉的祖先的暴動,結局震得我既癡又明,我絕不同意它好,但我也絕不同意它不好!言語已經無法形容那種衝擊,但它卻讓我不斷去思考很多事……例如,在相反的「景物全非、人事卻依舊」的條件下,人們的希望和夢還是好事嗎?在惡勢力主導下的豬羊變色後,好壞又該怎樣定義?等等等……。它傷透了我的心去說:這本書,太好看了。

反而是最後一章可以提一下,因為Danold 的第三次值勤,處理的又是十八號地堡的危機,當時已經是2345年了,也就是《羊毛記》中,茱麗葉被送出去清潔鏡頭的那一年。這一章藉著處理茱麗葉逃到十七號地堡的事件,也補充了《羊毛記》中來不及講述的十七號地堡的暴動過程,不過重點還是在連死都不操之在己,落得在自建的地獄永生的Danold,和他將錯就錯的覺醒與反擊。《羊毛記》中茱麗葉的革命,和《Shift》裡Danold 一路政治內鬥完成後的局面,在終章時,藉由兩位主角的無線通訊,交會了。實話說,我很難預料下一本《塵土記》會怎樣,尤其在Danold 歷經了這一切之後。
如果救人菌變殺人菌,那麼夢,會是毒還是藥?又到底還該不該存在?……



Maybe I've seen too much to forget.

也許我看太多了才忘不了。

These fantastic tales of a better place left Mission angry at the world he lived in.
這些關於一個更好的世界的美妙傳說,徒留Mission憤怒於自己所住的世界。

How much simpler things would be, how much better for us all, if we had people brave enough to do what was right, instead.
事情會怎樣更容易,會怎樣對大家都更好,如果那時我們有足夠的勇氣寧可選擇做對的事。

He thought of Erskine's story, on what it meant to do the right thing rather than the correct thing, what the difference was.
他想起Erskine的故事,思索著當中的做對的事而不是正確的事,這兩者間的差異。

He simply searched the database for a facsimile of himself.
One who remembered. One full of fear and paranoia. One who tries to blend in but is subversive.

他直接在資料庫裡搜尋自己的翻版
那個記得的。那個充滿恐懼和偏執的。那個試圖融入大家但事實上是危險份子的人。

妙-Shift(下)
(圖/張妙如)

Locomotive, Jimmy read. He knew these words. The first part meant 'crazy'. The second part was a person's reason for doing something.
火車頭,Jimmy讀著。他知道這些字。前半部(Loco)指「瘋」。後半部(motive)是一個人做某件事的原因。

Donald had helped to design this place. It was here because of him. And when he'd tried to get out, to escape, they had brought him back screaming and kicking, a prisoner behind his own walls.
Donald幫忙設計了這個地方。它會存在就是因為他。然而當他試圖離開,試圖逃出這裡,他們把又吼又叫又掙扎亂踢的他抓回來,一個作繭自縛的人

Donald smiled a yellowing smile and thought of the long history of madmen who remained in charge simply because no one would challenge them.

Donald發出一個日漸泛黃的微笑(指牙齒),並且想著史上那些長久掌權的狂人們之所以能長久,就是因為無人起身挑戰。



交換日記16
交換日記16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6》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16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