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日‧和‧本】菊池寬、書店大獎與四國

  • 字級

 
japan library

關鍵字:四國!

幾天前總算抽空看了《KANO》,棒球熱血青春無敵自然不必多說,讓我眼睛一亮的是,情節中竟出現了菊池寬先生!當年仍是採訪記者的他,竟和嘉農有這麼一段淵源,實在沒有想到。好,這……和書有什麼關聯?菊池寬是誰?

時間再往前回溯,三月中旬,本人有幸生平第一次前往日本四國旅行,並在香川縣高松因緣際會參觀了菊池寬紀念館。原來高松是大文學家菊池寬的出生地,市內還有一條以他命名的街道,紀念館就座落在這條路上。

館內詳細介紹了菊池先生的生平,更重現了他在東京雑司谷的豪華書房(日本作家紀念館似乎都非常熱中於重現作家的書房……)最重要的是,同時羅列了芥川獎直木獎歷屆得獎作家與作品,場面十分壯觀,也十分令人感動。正是這些作家創造了今日百花齊放的日本文學……而芥川獎與直木獎的催生者正是菊池寬。

japan_1
紀念館裡,重現了菊池先生在東京雑司谷的豪華書房(攝影/鬼武士)

菊池寬於一九二三年成立文藝春秋社,其創辦《文藝春秋》雜誌。之後,他大量拔擢新進作家,川端康成、芥川龍之介、直木三十五等日本文學史上知名的文學大家皆曾受過他的資助與栽培。他本身也是作家,深知無名作家寫作維生的辛苦,同時為了紀念兩位文友,便於一九三五年設立芥川獎、直木獎,希望藉此發掘更多被世間埋沒才能的璞玉。從此,這些獎項成為新進作家「登龍門」的目標,也是日本最具權威的兩個獎項。不過,隨著時代變遷以及評審標準的改變,原本鼓勵新人性質濃厚的兩獎不再只限定新人,表現優異的中堅作家也可能獲得評審的青睞。

book
館內展示《文藝春秋》創刊號(攝影/鬼武士)

我想,在台灣喜歡讀日本文學的讀者,應該對這兩個獎項不陌生,多少清楚芥川獎是純文學,直木獎則是大眾文學獎項。曾獲得芥川獎有大江健三郎村上龍小川洋子吉田修一等,直木獎得主更是不得了,如大家耳熟能詳的山崎豐子向田邦子東野圭吾白石一文等(其中亦有不少四國出身的作家!)作家得了獎等於是鍍了金,也正式站上一線作家的行列。一直以來,台灣出版社更看準這兩獎項的作品,不惜重金取得版權介紹給讀者。

parklife_1
2002年,以《公園生活》獲得芥川獎的吉田修一,好年輕啊(攝影/鬼武士)

只是啊,同時設立的芥川與直木獎,至今已經舉辦快八十年了,評審也很難得輪替,因而顯得有些疲軟,不僅選出作品的同質性高,芥川獎得獎作品更是愈來愈曲高和寡。加上作家本身對自身作品的期許無不希望是娛樂與文學性兼具,於是出現了不少所謂的「中間小說」,平添了評選的難度。先前有幸與芥川獎作家Y先生聊天,談及他的得獎作品其實同時入圍了直木與芥川獎,沒想到主辦單位竟聯繫他,希望由他自行選擇參加其中一個獎項的逸事,評選難度可見一斑。

在這個情況下,選出的作品普遍認為只是評審的偏好與口味,加上動不動就從缺,惹得出版及書店從業人員相當不開心哪。因為他們希望有得獎作品(特別是直木獎)來帶動書店買氣啊!於是一些出版同業便發起了由站在第一線、最了解顧客的書店店員票選這一年來,自己讀了超有趣、超想推薦給讀者、超想賣的書,登登!「書店大獎」(本屋大賞)便由此誕生了。初期幾屆評選出來的作品確實也得到了相當不錯的銷售佳績。不過,由於獎項的出發點除了希望推廣閱讀外,就出版方與書店的立場,另一個重要的目的則是希望能多賣書,也因此得獎作往往都是上下分冊的大部頭。嗯,這也算是書店大獎的另類特色吧。

順帶一提,二○一四年的書店大獎已經於四月八日公布嘍。得獎的是和田龍《村上海盜的女兒》(村上海賊の娘),和田先生在台灣曾出版過《無用男之城》。此得獎作品同時也獲得吉川英治新人獎,故事講述戰國時代一群活躍在瀨戶內海的海盜(村上水軍)的故事,小說舞台正是現今四國的今治市(盛產毛巾製品,相當美觀耐用!)得獎名單公布時,當地市公所甚至高掛起白布條祝賀。巧合的是,獲得第三高票的辻村深月《島與我們》(島はぼくらと)也是一本以瀨戶內海某小島為背景的青春小說。

看來,四國似乎是今年書市的熱門話題呢。(捻鬚)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散文作家:散文到底還是要誠實,這是和讀者的契約。

冠上散文之名,是否還能有虛構的成分?看柯裕棻、畢飛宇等散文作家談真實與虛構

168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