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Dream Sky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Dream Sky
《Dream Sky》是「伊甸計畫系列」小說的第六集,這個「伊甸計畫系列」的故事起源於地球人口終於爆炸,為了更美好的明天,有一群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高人」,擬定了一個解決方案──即伊甸計畫,他們製造並準備了一種強力流感病毒,在特定的日期同步散播至全球各地,意圖在幾天內讓世界人口減少到一個理想狀態。可是有個同樣不知哪裡來的神祕救援組織(書中正確英文其實是「反抗軍」),他們在伊甸計畫正式執行日之前就知道這一回事,也一直在暗中進行破壞,意圖阻止「伊甸計畫」的執行。不過,在此系列的第二集《Exit 9》結束時,「伊甸計畫」的病毒不幸已在世界各地正式啟動了。

讀「伊甸計畫系列」的過程中,一直都有個小鈴在我耳旁提醒著:對錯是很難言說的,尤其在這個人類主宰下的地球。可是我發現自己的心還是會偏向神祕救援組織,同時也會自問:人類就真的那麼值得解救嗎?自己瘋狂繁衍了一堆,難道不該負責?伊甸計畫做錯了什麼?它難道不是人類的良知和責任?果真如此,我又為何不能站在他那邊?這是我心中不時在思索的問題,直到第五集《Eden Rising》,由一個分支角色講出了重點:「誰死誰活,不該由伊甸計畫組織來決定。」更何況,伊甸計畫組織的內部高層們也一直陷在權力鬥爭中,那麼憑什麼同在共業中的大家得死,貪權怕死的伊甸組織高層就不必?

人世間最讓人無法接受的事情之一是:沒有公平正義,倒不是死亡。如果是為了整體人類更美好的明天和生存環境著想,相信願意自我犧牲的人所在都有,比如那些身體或心理病痛纏身厭世的、那些肯為孩子犧牲的為人父母者、那些覺得活著很辛苦也沒多大意義的,甚至一堆的失戀者……如果有個值得信賴的世界機構跳出來召集自願赴死者,並給予更人道的安樂死而非病毒,那樣的伊甸計畫才會更為人所接受,而非一個自詡為神的人類團體,任其意來決定大眾的命運。同樣是死,怎麼做,意義卻大不同。人人皆知自己終將一死,然無憾而死或是含恨而終,不就是我們斷氣前努力在拚的結局?

在上一集《Eden Rising》的尾聲中,其實神祕救援組織的領導人麥特,為了一個極其重要的任務壯烈犧牲了,《Dream Sky》一開始,神祕救援組織便出現群龍無首的狀態。雖然麥特有一個感情深厚的妹妹,而妹妹也一直在該組織中擔任要角,可惜哥哥的死讓她傷痛欲絕,也幾乎不願再管世事。不過麥特斷氣之前,曾對主角Ash說出重要的遺言:「Augustine. Dream. Sky. 」儘管Ash實在很想讓麥特妹安寧幾日以撫平創傷,無奈這沒頭沒腦的遺言真必須盡快解密,Ash從麥特死前拚著最後一口氣執意要他記住的嚴正態度中感覺得出,這些字句很重要!因而儘管神祕救援組織群龍無首,麥特妹也形同自我放逐,Ash還是召集了組織內的極少數重要成員,一同針對這些字句意義來解密。

同時間,世界各地的分支故事也繼續進行著,但這些支流故事我先前從未提過,內容當然是充滿了緊張、危機和感動,但我實在無法在故事進行了五、六集後才又話說從頭,總之就是伊甸計畫組織繼續假藉著聯合國的名義,在各地設置了救護站,卻又實質進行著殺害前來「施打疫苗」的倖存者,因為世界死亡人數還沒到達他們設定的目標。所幸很多支流故事裡的主角也開始慢慢察覺到,這些聯合國救護站的異常行徑,因而紛紛開始設法自救並救人,他們之中不少團體也和神祕救援組織連上了線,以致Ash一夥人簡直忙得不可開交,一方面得盡力幫助倖存者,一方面得加速解密Dream Sky的意義。在這一集裡,不只世界人口已經大幅減少,連一直敵對的伊甸計畫組織和神祕救援組織的死傷,也各自一樣的慘重,但,雙方都還是沒被另一方完全消滅。

這也是為什麼Ash會覺得解密Dream Sky極度迫切,麥特至死都專注在對抗伊甸計畫組織,他的遺言絕對是個相當重要的祕密。Dream Sky在此書自然是解密出來了,但一如此系列作品的慣例,讀者終於知道它意指一個地方,但不會知道其內容為何……然後是下集待續!喔~我本以為《Dream Sky》是最後一集了,原來還有下集。實話說,我內心認為這故事該在本集結束,並不是這一本不好看,大家參考亞馬遜的讀者評價就知,有些人甚至認為《Dream Sky》是此系列裡最棒的一本,我只是很擔心下一集還有什麼高點能爆的?如果一個故事結束於高潮,那會讓人回味激動,可是我比較看不出,接下來還有什麼高潮能勝過之前已經爆過的這些?這算是我個人為作者感到杞人憂天之處吧……

"For God's sake," Lassiter said, "this is not the time for infighting."
看在老天的份上,」Lassiter 說,「現在不是內鬥的時候。」

During the journey back to Nevada, Chloe was the only one Ash told about the words, but she'd had no more ideas than he did about their meaning.
在回內華達的旅程中,Chloe 是唯一一個Ash有告知麥特的遺言的人,但她並沒有比他更知道這些字句的意思。

"How long's the trip back going to take us?" Pax asked as they drove toward the ferry.
"About twice as long as the speedboat took, give or take."

「回程需要多久時間?」Pax在他們開向渡輪時提問。
「大概是快艇所需的兩倍時間,或多或少。」

"Do you know a way around the password?" Darshana asked.
"No. Do you?"

你知道怎樣破解這密碼嗎?」Darshana 問。
「不知。你呢?」

He hooked it up to the speedboat and flipped the pump switch, hoping there was enough still in the reserve tank so he wouldn't have to go around siphoning fuel from the scuba boats.
他把加油槍插入快艇後啟動抽油開關,祈禱著儲油槽內仍有足夠的汽油,這樣他就不必四處找潛水船吸油
(這裡說的siphoning fuel /吸油,是虹吸管原理那種,用管子從另一輛車或另一艘船的油箱吸油出來。至於此處為什麼是潛水船?因為潛水船並非潛水艇,是一種載客出海潛水的船,這類船都是開放式的,比較容易取到油。)

Since the death of the previous principat director in the destruction of NB219, Project Eden would have quickly moved to fill the leadership vacuum.
自從被摧毀的NB219基地的前最高長官死亡後,伊甸計畫組織快速行動補上了那領導位置的空缺

He held up a hand. "I'm fine. Just a muscle pull."
他舉起一隻手。「我沒事。只是肌肉拉傷。」

Was he reading too much into things?
他是過分解讀事情了嗎?

(圖/張妙如) 

The plane slowed and then taxied toward a hangar, where someone was waving more lights.
這飛機減速下來,然後往一個有人揮動著更多燈光的機棚方向滑行




交換日記16
交換日記16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西雅圖妙記7《交換日記16》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04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