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搶神大作戰》伍兩柒:故事是我們能夠長大的最重要養分

  • 字級


張國立-1
(攝影/陳昭旨)

你是因為故事內容買書?還是因為作者名氣買書?

讓故事回到故事,張國立試著隱姓埋名,用他的分身「伍兩柒」說一個有趣的故事。《搶神大作戰》從書名就有點不一樣,是一場沿著北海岸的奇幻冒險,從三貂角到平溪,火車旅行搭配自由行;讓讀者藉由小說家的眼睛,看到驚險的魔幻世界。內附神魔鬼怪,還有會說話的動物,有時讓人想到萬城目學,為城市創造新的景觀與傳說。伍兩柒這個名字還很新,後頭沒有包袱,試圖呼喚專屬台灣的溫柔記憶。

搶神大作戰
搶神大作戰
台灣信仰眾多,神佛滿天,張國立研究過廟宇與宗教,從中建立出個人的喜好,神明也成為《搶神大作戰》中的重要角色。「我最喜歡的神就是土地公,還有虎爺。小小的老虎,又黑又髒,幾根香,小小的盤子丟了幾個銅板。虎爺陪伴台灣小孩長大,是個看起來兇惡粗暴嚴肅,其實內心很好的小神。」張國立一肚子歷史典故,談起神明如同隔壁鄰居。他認為大眾小說必須易讀,於是如何將各方元素融合進故事,成了他書寫時最重視的部分;而《搶神大作戰》作為一種嶄新的類型嘗試,他希望拾回讀者對書本的信心,從流暢的筆法中,帶來具備速度感的閱讀體驗。

「台灣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故事,小孩不會講故事,企業不會講故事,也沒有可以拍成電影的故事。」此刻的張國立斜斜地坐在椅子上,神情悠哉。「我們去京都,到處都是故事。到台北,就是芒果冰、牛肉麵,這個城市失去生命。說愛台灣說了老半天,不如從講故事開始建立文化,很沉重的責任就在這裡。」書寫的起源是2012年的一場旅行,他帶朋友的小孩去平溪玩,小孩在國外長大,台灣對他們陌生而新鮮。他不知道該怎麼介紹平溪,於是一路編了許多故事。他將這些故事放上網,引起出版社的興趣,最後成為《搶神大作戰》。「如果把張國立放前面,那就不好玩了。故事很重要,作者是誰應該沒那麼重要。用一個陌生的名字,也可以測試新作家有沒有出頭的機會。」

「寫作中影響我最大的是《The Lost Continent of Mu》,19世紀初,英國少校到亞洲來寫的一本書,失落的大地。我覺得他是騙子,但是他充滿想像力,寫出所有細節。」無論多少真實、多少虛構,他認為每個人都需要不停地講故事,鍛鍊自身的想像力,才能讓世界變得更豐富。「故事是我們能夠長大的最重要養分,其他都只是拉大而已。知識讓你在方塊裡成長,而故事讓你突破方塊。音樂家不會說故事,怎麼做得出曲來,古典音樂怎麼會有《弄臣》的故事。李安怎麼能把老虎拍成那樣?」他隨即補充,「下班後看書,不要玩電動。玩固定式的東西可以逃避,可是逃不出來。」說出這建議的同時,張國立難得露出嚴肅之情。

「因為『張國立』這三個字看起來就很正經,我一直想用另外一個名字來寫故事,」之前總被勸退,這次好不容易成功,這讓他有些得意,「作家要有筆名,這是很重要的事,筆名可以代表你是什麼樣的人。」把筆名取作「伍兩柒」有多重原因,伍兩柒是他母親的八字,不僅呼應書中劇情,也反映台灣人對八字輕重的在意。「我媽媽的八字很重,可是她一生都很坎坷。我覺得八字的輕重不太重要。只是這數字正好過半斤,可是一般考試要60分才能及格,伍兩柒又好像不及格。」張國立認為自己現階段的人生開始改變,伍兩柒剛剛好,「八字重也有意義,我這整本都在講鬼,才壓得住。」

身兼作家、媒體人、歷史迷、軍事迷等多重身分的張國立,維持著非常精實且規律的生活作息。他八點起床,讀書寫作打籃球,夏天游泳,秋天散步。如同某種高超的特技人員,每個月必須寫十個專欄,手邊還有四本小說,除了專注於生活本身,還必須不斷地取材。看似忙碌,他早已習慣這種快速的運轉產出,並且安然處之。「現在的日子是人生以來最幸福的時候。」張國立如是說。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想要小小逃離現實?推薦你五本挑戰想像極限的科幻小說!

現實人生太苦,就讓我躲到虛構的科幻故事裡逃避一下吧......這5本精彩科幻小說推薦給你!

99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