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所以,我們也欠缺「百合心」?

  • 字級


米果專欄

百合心,ユリゴコロ(Yurigokoro)。「ユリ」是百合,「ココロ」是心。那麼,百合心,ユリゴコロ,究竟是什麼?

一個未婚妻突然失蹤、母親因意外車禍身故、失智的外婆在安養院、癌末父親拒絕積極治療的家庭長子,某日在父親獨居的屋內,發現幾冊手記,揭開了家族與自己身世的驚人秘密。

百合心
百合心
作者「沼田真帆香留」曾經出家為僧侶,也經營過建設顧問公司,56歲才在文壇出道,64歲寫了這本《百合心》

這小說故事的文字透露一股熟年氣味,毫無炫技也鮮少贅字,卻處處留下線索。尤其在癌末獨居父親屋內意外發現的一束黑髮、一個女用皮包,和幾本手寫手記,小說第一人稱的「我」,透過手記敘述,目睹另一個第一人稱的「我」不斷殺人,那個「我」,究竟是誰?


手記裡的「我」,性別不詳,五歲以前,因為腦後長了不知名的肉瘤,必須定期前往醫院複診。不曉得是不是肉瘤作怪,「我」可以勉強理解別人說的話,卻完全不肯自己開口說話。醫生說,「這孩子欠缺『百合心』」「沒有『百合心』是很嚴重的問題」「只要能讓這孩子找到某種百合心就好了」。

手記裡面的「我」,對於其他小孩有的「百合心」,自己卻沒有,深感不公平,於是,「我」開始尋找所謂的「百合心」,甚至將母親給的洋娃娃禮物也取名為「百合子」。

因為要尋找體內欠缺的「百合心」,這小孩陸續以殺人的方法試圖得到答案。後來才恍然大悟,實際上並沒有「百合心」(Yurigokoro)這名詞,醫生說的八成是所謂的「依靠」(拠り所/よりどころ/Yoridokoro),「這小孩欠缺『感覺上的依靠』『認知的依靠』『精神的依靠』……

而那手記,究竟是父母當中誰的日記?但那個腦後長了肉瘤,不斷在尋找百合心的孩子,在成長之後仍然不斷殺人,因為行為上的冷漠不動作或刻意動作致人於死,並沒有受到法律的懲罰,因此那駭人的文字記錄彷彿是某種形態的小說創作,這疑惑在閱讀手記的家庭長子腦內不斷膨脹,而同步在閱讀著這本小說的讀者——也就是我的腦內不停折騰,變成一股非把小說快點讀完,否則就不能進行自己生活當中面臨的其他瑣事。因為那些瑣事太尋常太具體了,只要回到現實,小說裡面的手記若是以某種驚人形式出現在自己的抽屜裡,那該如何是好?

明明是不斷殺人的情節,甚至透過小說文字嗅到血腥味,但最終謎題解開之後,卻有某種難以描述的圓滿回甘。


也許人人心底都藏著一個殺人者,只是在默默等待條件齊全被喚醒的那一刻,否則這世上也不至於發生大屠殺或戰爭了……據說在沒有戰爭的時代,總會有更多毫無理由的殺人事件。抖~~但毫無理由的殺人事件有時候不必親自動手,錯誤的政策也可能是凶器

好了,小說故事來到最終,那些殺人等等罪與罰的部分總算有所歸屬和解釋。「我們一邊閒話家常,一邊在廚房喝啤酒,某種只能用血肉至親來形容,輪廓模糊的輕鬆感籠罩著我們。(這段文字既有場景描述,又有莫名的墜落重量)

然而,我應該就是在永遠的混亂狀態之下逐漸老去吧。或許就是為了讓我們明白,人心就是一種永遠無法解釋的混亂。(這是64歲的作者沼田才有辦法寫得出來的字句吧!)

但是那位拒絕積極療法的癌末父親,對孩子攤開所有人生秘密之後,在孩子的眼中,呈現這樣的面容,「隨著病體日漸衰弱,父親體內的特質似乎也越見濃縮,強烈表現在臉上。頑固、孩子氣,多少有點瘋狂科學家脫離現實的樣子,獨特的溫柔……雖然還是一樣摸不透他在想什麼,但我至少可以確定他並不怕死。

而我們會不會至今仍舊欠缺感覺、認知、精神上的依靠,即使自認為理智冷靜,卻莫名做了不少衝撞的脫序行為,藉以尋找體內欠缺的百合心呢?或者,那些看著他人財產生命被掠奪而無動於衷的冷漠,也是因為靈肉之中,少了百合心呢?





台北.同棲生活
台北.同棲生活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最新作品《台北.同棲生活》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62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