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好設計】推理界的小清新——《風和日麗謀殺案》設計背後

  • 字級


風和日麗謀殺案-5
裝幀設計/黃暐鵬(攝影/但以理)

風和日麗謀殺案
風和日麗謀殺案
在講封面之前,要先了解這本書、還有它的作者,因為整個封面設計其實是考慮了這些之後才誕生的。《風和日麗謀殺案》的作者露意絲.佩妮(Louise Penny),在國外最驚人的記錄在她只出過九本書,卻拿了五次克莉絲蒂獎。這是非常誇張的記錄,我想不出哪個領域有任何一個類似的獎,是同一人連續六年都入圍,還被她抱走了五次大獎。這只有兩個可能:主辦單位是她家開的,或者她根本是克莉絲蒂上身。後者的可能性應該是高些。

得過很多文學獎在國內的書市是個好賣點嗎?至少諾貝爾獎就不是,科幻小說界的雨果獎、星雲獎,或推理小說界的匕首獎,似乎都不一定會有幫助。但我們面對的是五屆克莉絲蒂獎得主這樣壓倒性的輝煌記錄,如果說這世上有誰是克奶奶的正宗接班人,那一定是露意絲.佩妮。所以重點不應該是得過很多獎這件事,而該問:克莉絲蒂上身是好賣點嗎?我想,以克莉絲蒂小說在台灣的影響力、知名度、普及性,這應該是個賣點。畢竟,不是什麼作者的讀者群都能撐起一套80本的全集,在台灣,找不到另一位國外作者有這樣的禮遇。

如果有人對克莉絲蒂不熟的話,我簡單介紹一下,克奶奶筆下有兩大系列,主角分別是「神探白羅」和「瑪波小姐」。白羅堪稱是推理小說當中「殺人案磁鐵」的典型,所經之處必有屍體,不論是出公差還是渡假旅行,身邊永遠少不了謀殺案,而且往往是匪夷所思的奇案。瑪波小姐則是另一個路子,她所住的鄉下恐怕是小說史上最不寧靜、屍體最多的小村子,明明是鄉下地方,卻充斥著層出不窮的犯罪事件和街坊八卦。露意絲.佩妮走的路子是瑪波小姐這一派:一個寧靜美好的鄉村,成了源源不絕謀殺案的犯罪舞台。黃羅寫的導讀為這個系譜作了很好的背景說明。

簡單的說,它不會很血腥,諸如死了一排人、連續殺人犯、肢解屍體、血肉橫飛、酷刑奇觀……都不會在書中出現;它也不陰鬱、黑暗,不會從主角到犯人都近乎瘋狂邊緣、心力交瘁、酗酒吸毒;它主角是警探,但跟一般正統的警方程序小說差很多,我們的主角步調悠哉、舉止從容、講話斯文、身段優雅、作風紳士,不會在大太陽下追查線索到皮鞋都快踏破了,也不會一臉沒刮乾淨的鬍渣加上睡眠不足的眼圈然後在喝了兩口威士忌後就帶著槍出去找人幹架了。它幾乎避開了所有犯罪類型小說不容易被大眾接受的缺點,於是,它很適合口味清淡、平常不吃重鹹的一般讀者。

它有種古典的情調,把推理小說還原到黃金時期那種悠哉閱讀的娛樂。可能有點天真、有點呆,不像後來的冷硬派「把謀殺交回到有理由犯罪的人手中,不僅僅提供一具屍體而已」。但它有趣、好看,甚至可以說它很清新,像克莉絲蒂那樣清新:有殺人動機,但不像後來冷硬派那樣沉重;有屍體,但屍體很乾淨。有人情世故,但不至於每個人都背負著愛背叛悔恨與救贖的過往到了親情倫理劇的程度。

所以我是這樣想的,對於推理小說的讀者,它會受到克莉絲蒂讀者群(而這讀者群還不少人)的喜愛,特別是瑪波小姐的粉絲們;對於非推理小說的讀者,這本的類型門檻不高,適合大家換換口味。加上書名「風和日麗」,讓我覺得封面可以往清新、色彩繽紛的路線走去,而不用跟同類小說一樣走昏暗濃郁驚悚戲劇的風格,類型讀者雖然熟悉那樣的包裝了。但這本我覺得可以更好,走出自己的小清新路線,也對非類型的讀者更有吸引力。

更精確的說,我想要的調子是folklore氣息的,有點天真、純樸、田園牧歌、歲月靜好的。(當然,也可以說「簡單生活節」式的,或「小日子」式的,那樣包裝精美、商業化成功的小清新路線)

想法是一回事,執行卻是另外一回事。設計不是光講就好了,要能動手作得出來才行。(雖然就這本的情況來說,前頭的策略考量很重要,因為你是說服案主在一個往往封面是套公式的類型中,採用很不尋常的作法)。畢竟我不是會畫畫或攝影的人,所以得考量我能不能找到合適的素材?如果找不到現成的可用素材,我有沒有辦法自己製造畫面?現成素材顯然是不用想了,只剩下自己動手一途。

不會畫畫的人要怎麼畫呢,用幾何型來畫夠簡單了吧?我決定用帶點幾何趣味的造型來處理畫面,一來是相對好操作,二來是幾何形在適當的使用下,有種folk art的趣味(譬如拼布就是個很常用幾何型處理的民間藝術),適合我想要的純真、田園牧歌感覺。呈現的主題決定是小說中的村莊,不只是因為這村莊根本才是小說的主角,而且這主題也方便製造鄉村風格,幾何造型的小房子很容易給人童趣拙樸的聯想。

(接下來的部分是「第一次畫小村莊就上手!不失敗、超簡單、人人都會、一畫就上癮的幾何型繪圖法」)

首先讀書稿,把故事中關於景物和地理位置的描寫給整理出來,摘要記下(下圖1)。景物的描寫不是最重要的,既然已經要用幾何型呈現了,那意思到就好,不用完全照文字敘述。但把地理位置的描寫給摘出來,可以幫助構圖,帶到一些重要的景點,這樣讀者在讀完書之後,回頭看封面時會更有感覺。譬如,我知道,這村莊的中心點是個圓環,圓環裡是一片草地,上頭有個長椅是主角最喜歡坐的地方、他喜歡坐在這張長椅上觀察村子的動靜;這長椅的對面有三棵松樹,這是村莊的重要象徵;譬如,屍體是在一大片的楓樹林中被發現的,而兇案發生的時間正好是獵鹿季節;譬如,離村子有段距離的半山腰,有座孤獨的大宅院;譬如,村中有個教堂,是村民們集會討論事情的地方。這些事並不影響封面的美醜好壞,但卻能讓讀者回味、有感覺、回想起書中段落。

然後開始著手構圖,先在紙上畫很粗略的草稿(下圖2,好吧,這草稿真的很粗略我承認……)擺上村子中心點的圓環、有四條主要道路延伸出去、畫面上半部留點空白擺書名文案、後面遠處的地方放幾座山環繞村子、剩下的位置把房子安排進去、然後種些樹。(看!這草稿雖然粗略,但把後來書封必要的元素都含括進去了!)心裡大概有個譜之後,就可以開始蓋房子(下圖 3)。這裡倒沒什麼好說的,基本上就是參考各式各樣的圖片,把合適的房子簡化、用幾何造型來表現,雖然不需要很會畫畫,但還是得仰賴個人美感作決定。(看看那張照片,我依樣畫出來的房子好寫實喔)同時要注意調性的一致性,統一調性在這裡是很重要的,特別是花草樹木這些配件,看看花就知道了(下圖4),原本我參考了現有的印刷花飾,但這些造型和其他那些純粹由長方形、三角形、圓形構成的小房子們相處不是很愉快,琢磨很久之後決定用更簡化的半圓型來表現花,造型雖然更簡化,調性卻更合拍。

風和日麗謀殺案-1
1. 摘出內文關於景物和地理位置的敘述
風和日麗謀殺案-2
2. 畫簡略的草稿
風和日麗謀殺案-3
3. 開始描繪房屋
風和日麗謀殺案-4
4. 再加一點花草配件(圖/黃暐鵬提供)

雖然主題和風格都迥然不同,但這封面的作法跟《純真博物館》有異曲同工之妙:我先考量這本書的內容、決定設計的策略和呈現主題《純真博物館》的博物館和這本的小村莊)之後,開始做小手工,一步步拼出我心中想要的東西來。執行面固然關鍵,但知道自己要什麼感覺卻更重要。知道自己要的東西、不一定做得出來、也許可行也許不可行;但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想靠著胡亂嘗試的結果來碰運氣,幾乎是不可能。特別是這種費時費事的手工,一個決定之後就是好幾天的伏案工作。

風和日麗謀殺案-6
風和日麗謀殺案-8
利用幾何圖形,拼貼構築出小說中的場景(攝影/但以理)

最後的結果很成功,客戶滿意、讀者喜歡(包括國外讀者),大家都高興,成果在某個程度上也讓人驚艷,總之就是個皆大歡喜的結局。但除了策略面和執行面之外,還有一件事是只有行內人才能體會的,就是與客戶之間的了解程度、信任關係和溝通。講白一點就是,如果今天出版社劈頭就來一句「提案個三款讓我們看看」,設計師還願意花這麼多時間和心力去琢磨一件作品嗎?包括去考量這書的定位、行銷、客群、封面的策略、(異常費工的)執行。或者,如果今天出版社和設計師之間的信任關係不夠,出版社沒辦法說出「雖然我對你的設計不是很有把握,它有點不夠商業/不夠通俗/不像這類型的書/太奇怪/怕讀者看不懂/怕通路不接受,但我信任你的專業判斷,決定照你的方式去做。」那麼,設計師會願意去嘗試新的可能,還是打安全牌就好?這問題在每個設計案都有可能碰到,但像是這本書或《純真博物館》那樣費時費力的設計,這環節會更被突顯。好的客戶和好設計是同樣重要的,是他們互相合作才造就了今日我們看到成功的封面。

風和日麗謀殺案-7
(攝影/但以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懂武士的浪漫嗎?看「武士」如何成為日本作家使用不輟的題材

即使被形容成是一個「像黃昏一樣乏力的武士」,但為什麼他有真正活著的姿態?有著兩腳站穩於天地不求人的姿態?

46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