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東京公園》,小學五年級男孩的第一本小說

  • 字級


米果專欄

已經忘記是夏天或冬天了,總之是個假日,跟過往一樣,吃過午飯後,跟兩個讀小學的姪子姪女,穿拖鞋去逛書店。以前只要把他們丟在二樓童書部,我一個人到地下樓層看書,可是他們漸漸不去童書部了,說那裡的書,「幼稚」。

地下樓層,是大人的世界,很好奇這兩個在學校都得過「閱讀之星」獎賞的小孩,對什麼書有興趣?

東京公園
 
我像個埋伏偷拍的攝影師,類似日本綜藝節目常常看到那種小孩幫媽媽跑腿買東西的遊戲,攝影師就是這樣子躲躲藏藏,我先是假裝到遠一點的書櫃去翻書,約莫過了20分鐘或更久,躡手躡腳,像壁虎一樣,偷偷在偌大的地下樓層探索他們的方位,沒想到,兩個小朋友都在日本文學書區,六年級的姊姊正在讀她喜歡的「乙一」小說,五年級的弟弟,則是讀「小路幸也」的《東京公園》。

小六的姊姊,在那之前央求我借她乙一小說《箱庭圖書館》。「咦,確定要讀這本小說?有點詭異耶,怕妳不懂,覺得無聊!」「不要小看我們小孩喔,你們這些大人!」

大概是類似那樣的對話,從此以後,每一本「乙一」的小說,她都想讀,不只讀一遍,而是讀好幾遍,後來甚至情況逆轉,變成她借我《天帝妖狐》和《暗黑童話》,還指定《夏日,煙火,我的屍體》作為生日禮物。

日本戰國武將完全圖解事典
日本戰國武將完全圖解事典
倒是小五的弟弟,其實是個電玩迷,因為電玩而開始研究日本戰國歷史,哪個角色出身哪個藩,參與過哪個戰役,厲害的絕技是什麼,譬如《日本戰國武將完全圖解事典》這類的書,早就成為他個人專屬的電玩外掛知識庫了。

可是這天在我埋伏觀察的遊戲中,發現小五男孩,拿在手中閱讀的,竟然是「小路幸也」的小說《東京公園》。

當天,他並沒有拿書去結帳,但是在回程的路上,一直說,好好看的小說,好想買。過了一段時間,他用自己存下來的零用錢買了《東京公園》,那是他第一本用自己的錢購買的小說,是他自己選的小說。


在他強力推薦之下,我也借來閱讀,其實我很想知道,怎樣的小說故事,透過翻譯的功夫,能夠吸引小學五年級男孩,成為他自己決定購買的第一本小說。


故事大概是這樣,年幼喪母的大學生「圭司」,因為父親再婚,也就有了無血緣關係的後母與姊姊。圭司很小就開始拿著複雜的照相機,四處拍攝出現在公園的「家庭」,並不是偷拍,可能是態度很誠懇,多數都能獲得對方同意,後來甚至跟照片中的家庭成為每年寄賀年卡問候的朋友。可是,在他一次公園拍攝過程中,接到一個特殊任務,一個在知名企業上班的男子,委託他跟蹤妻女,拍下她們的行蹤。於是大學生跟著那對母女,在東京各個公園,展開拍攝者與被攝者的小旅程。

這小說寫得輕輕淡淡,但有些關於人生與親情的課題卻以一種不太刺激的濃醇模式呈現,不知道小五男孩讀著小說,會想到什麼?

我開始回憶,自己買的第一本書,書名是什麼?哪一年買的?好像是小學中低年級,去郵局劃撥,買了「國語日報出版社」的《嬰兒島》。到了小學五年級,已經偷偷看瓊瑤小說和琦君的散文了,然後,就開始迷戀三毛,幻想自己可以去撒哈拉沙漠流浪。

當時,自己應該也不把自己當成小孩吧,那些大人以為小孩必然不懂的書,可也是看得入迷,哪有什麼不懂的道理。

《東京公園》的主角圭司,有一個比他年長三歲的室友叫做阿博,阿博除了寫作之外,還兼任平面設計師,也出版過獨立唱片。阿博說,「無論哪一條路,都還在中途。」圭司說他很喜歡這句話,因為「我們還在中途。如果不是隨時向前,朝著某一個方向前進,就無法說這句話。

我跟圭司一樣,也很喜歡「還在中途」這句話。我猜,小五男孩,應該也是保持「隨時向前、朝著某一個方向前進」,所以,他也是在中途。

阿博還說了這段話:「活得腳踏實地是每個人最低限度的義務」。

下次,我要問問讀小學五年級男孩,關於腳踏實地這件事情,有什麼想法?這問題會不會太難呢?畢竟,他只是在中途,但我自己也還沒抵達終點啊,就算是大人,其實也不是很懂。






台北.同棲生活
台北.同棲生活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最新作品《台北.同棲生活》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81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