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天空之蜂》,東野圭吾對核電問題最沉重的表態

  • 字級


米果專欄

提到東野圭吾,會想到什麼?

多產作家,暢銷作家,數度在直木賞決選鎩羽而歸,最終以《嫌疑犯X的獻身》如願的作家。他蟄伏多年,經歷過銷售慘澹的時期,而今他的作品幾乎成為小說書市與戲劇改編的票房保證。

天空之蜂
天空之蜂
以前,我會覺得東野圭吾是個說故事的天才,但是讀過《天空之蜂》以後,我認為,東野圭吾是個清楚小說寫作者使命的了不起作家。

因為在大阪出生成長,畢業於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之後,進入豐田汽車的關係企業日本電裝株式會社工作了五年,直到《放學後》得到「亂步獎」才辭去工作,遷居到東京。

然而, 1995年發生的阪神地震,對於大阪出身的東野圭吾來說,是非常巨大的衝擊。震災次月,因為要書寫《天空之蜂》的取材緣故,東野圭吾參加了大阪舉辦的「反對啟動文殊快中子增殖反應爐」討論會,有民眾問到,「若當地發生與阪神淡路大地震相同規模的震災,文殊反應爐會怎樣?」結果得到官方的回答是,「那裡不會發生這樣的地震。」東野圭吾認為正反雙方都有合理的考量,因此決定採取完全中立的立場,描述雙方的主張。沒想到隔月就發生東京地下鐵沙林事件,全國注意力都集中在奧姆真理教,對於地震與核電的議題,反而淡去,書市整體銷售下滑。

然而《天空之蜂》出版的第二個月,文殊反應爐就發生鈉外洩失火的意外,原本以為這本討論到核電議題的書,應該會受到關注,卻是期待完全落空,而這本小說雖然入圍吉川英治新人賞,最後也落選。東野圭吾在《大概是最後的招呼》這本雜文集提到,「書評家為何對《天空之蜂》視而不見,至今仍是個謎。

然而,東野圭吾卻說,《天空之蜂》是他寫作至今,感情最深的一部作品,不但費力採訪了核電廠相關人士、反核派、直昇機技術員、自衛隊和警察,在參觀文殊快中子增殖反應爐之後,又以反對派的身分出席反對團體的討論會。而今,這本書在日本已經長銷70萬本,尤其在311地震海嘯之後引起的福島核輻射污染,而今台灣也有全世界排名前十大危險核電廠與拚拚湊湊卻執意要增加預算趕工的核四廠,東野圭吾的小說,其實有非常專業的核電知識與人類面對核能問題的無知自私與身不由己,這不是一部單純的災難或推理小說,找出歹徒不是重點,藉由小說文字訴諸的核電風險,才是自私享受用電方便的人類應該嚴肅面對、不能推諉的問題。

小說故事場景設定在新陽核電廠上空,一部預計要交給自衛隊的直昇機,竟然自動升空,機內還有個誤闖進去的小孩。藉由遙控讓直昇機升空的「歹徒」對政府提出要求,如果不停止全日本所有核電廠的反應爐運轉,就要讓直昇機墜毀在新陽核電廠。

距離核電廠不遠的小漁村副村長打電話給核電廠廠長,「萬一真的掉下來怎麼辦?」「即使真的發生,我們也會即時處理。」「你不要給我官腔官調,車諾比當初不也是想要處理,結果變成那樣?」……(既然這麼不安,就趕快逃啊!)核電廠廠長很想這麼說,卻忍住了,因為長官告訴他,「千萬不能輕易說要撤離,急著撤離,就等於否定核電廠的安全。

他們死也不會說「危險」這兩個字,因為只要說一遍,就等於否定了核電安全的神話。

核電廠所在地的居民說:
那些都市人只知道鄉下地方有核電廠,根本不會考慮當地居民的心情。他們想都不想,連刷個牙也要用電動牙刷那種莫名其妙的東西,難道這不是不公平嗎?」
「雖然表面上說,要用補助款振興地方,但從來沒有聽過任何一個鄉下地方,因為這筆錢就變成都市,最多拿來建一些新型體育館然後再變成蚊子館……政府動用補助款不是用來振興地方,而是要地方放棄振興夢想的和解費……


兩位忙著找尋可疑歹徒的基層警員在車內閒聊:
「要是問一般民眾,如果核電廠建在住家旁邊,誰都會反對吧?」
「那當然啦,但有超過一半的民眾認為核電廠有必要。」
「因為民眾都很自私。」
「搞不好擁核派跟反核派中間並沒有太大的差異。」


兩位工程師之間,如此對話:
「這世界上有絕對不墜落的飛機嗎?沒有吧?只能努力降低墜機的機率,但無論再怎麼努力,都不能讓機率變成零,乘客也瞭解這件事,認為這樣的墜機機率,自己的安全應該沒有問題而搭機,同樣的,我們能夠做的,就是降低核電廠發生重大事故的機率……」
「問題就在這裡……核電廠一旦發生重大事故,無辜的人也會受害。說起來,日本全民都搭上核電廠這架飛機,卻沒有人記得自己買過這張機票,其實只要有決心,不讓這架飛機起飛並非不可能的事……除了一部分反對派以外,大部分人都默默無言坐在各自座位上,也沒有人站起來,所以,這架飛機還是會繼續飛行……」


也有在機場等著出國,若無其事的旅客這麼說:
「天底下就是有一些神經病,核電廠關他什麼事。」
「歹徒是因為討厭核電廠才做這種事嗎?」
「應該是吧!他反對是他家的事情,但不要給別人添麻煩。」


最終,直昇機究竟有沒有墜落在核子反應爐,跟核電廠同歸於盡,造成輻射外洩呢?

歹徒給政府及大眾的最後一封信寫著:「我們生活周遭的反應爐各不相同,它們有著各自不同的表情,既會對人類展露微笑,也可能齜牙咧嘴。只追求它們的微笑是人類的傲慢。

東野圭吾在小說裡面藉由一位研究放射線後遺症的助理教授大聲疾呼:「政府必須承認,這個國家的核電政策是建立在犧牲眾多作業員的基礎上。」而從事核電相關工作的工程師覺得,「自認為跟核電廠無關的一般民眾,也必須認清這個事實。

也就是這位從事核能相關工作的工程師,在兒子遭到反核派同學霸凌,因意外事故死亡之後,他和兒子同學見面時,「他們宛如假面具一般的臉」,他發現並非只有小孩子有那種臉,很多人在長大之後,仍然沒有丟掉假面具,然後,漸漸成為「沉默的大眾」。

在日本福島核災即將屆滿兩週年,台灣此刻也為了核四是否增加預算續建,或是趕工填充燃料棒的問題,愈來愈多人願意表態,關心核能議題,也許,我們都應該來讀一讀東野圭吾這本小說,畢竟,我們都花錢買了核電廠這張飛機票,坐在同一部飛機上面,千萬不要戴著假面具,成為「沉默的大眾」啊!



台北.同棲生活
台北.同棲生活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最新作品《台北.同棲生活》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62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