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Expats(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什麼是「Expat」?它可以是動詞也可以是名詞,這裡因為字尾加了複數的s,所以就是名詞無疑,用名詞來說,就是「被流放國外者;放棄原國籍者;移居國外者」。簡單地說,我和大王就是Expats,不管我們有沒有放棄原國籍,主動還是被動地移居國外,我們就是住在國外了,就是Expats。

Expat
Expat
不,這本書不是我買的,它是大王買的而且還是在機場買的,我猜這種書放在機場難免觸動了長年離鄉的遊子的那顆心,我猜它在機場可能賣得不錯!作者Chris Pavone其實本來是個出版社編輯,說到這,總是讓我不免想起我的編輯,我覺得我的編輯也相當能寫,所以當我知道Chris Pavone是從幹了20年的編輯跳出來自己寫小說後,我覺得很有道理!與其浪費你的人生在那裡向不要臉的作者們拚命催稿,換來連一點創意都沒有、簡直污辱人類智慧的脫稿藉口,還不如把那個心思拿來自己寫書,可能都出得比作者快!希望我的編輯有看到這一段。其實Chris Pavone在當編輯期間也有自己出過書,不過並非小說而是烹飪書,而我的編輯我也知道他也出過書,好像是星座之類的書,編輯們通常都另有自己的興趣和專長,像Chris Pavone就是很愛烹飪,但《The Expats》是他小說的處女作。

進入故事,Kate的老公Dexter有一天回家和太太說,他得到一個待遇難得的極好工作,唯一的缺點只是全家得(從美國)移居到歐洲的盧森堡,但是盧森堡是個很小很小的國家,隨便車子開一開就「輕易出國」了,所以嘿,我們夫妻不是一直在說都沒時間旅行嗎?如果我們舉家遷居盧森堡,每個周末周日就能好好計劃要出國去哪兒玩了!

Kate不是不動心,只是有她的難處,她一直沒和丈夫坦白的是,其實她是CIA(中央情報局)的一員!早在學生時代時就已經被該局吸收,平常那種普通文員的工作只是她對外所製造的假象。這些年來她確實乏了,尤其生了兩個孩子之後,她的心思已經明顯偏向家庭了,只是要脫離CIA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轉念一想,這不正是個絕佳的辭職機會?如果她們繼續住在美國,反而無法有更正當的理由「離職」,如今因為先生工作的緣故得全家移民,而且是真的不是假編的,還會有怎樣更堅強的情節能勝過這真實的命運安排?

The Expats
The Expats
Kate在經過組織的幾次調查問話後,終於順利結束了中情局的工作,全家人移居到盧森堡。由於老公的薪資待遇確實不錯,她也不須在異鄉找頭路,自此專心地當個全職的家庭主婦。可是,日子並沒有她當初想像的那麼好。以前由於她自己有個不能告人的工作,她很怕被老公問起工作上的事,所以她也養成從不主動查問老公工作的習慣,以求換來某種程度的「各自私人空間」,如今Dexter每天都和她說工作很忙,在國外的日子雖然經濟不愁,但她非常失落,連孩子們都經常問她「爸爸怎麼還不回家」,Dexter確實只透露很少的工作內容,她只知道他在幫某銀行建立一個可靠的保全系統,連是哪個銀行都不知道。雖然因為地利之便,全家確實也在歐洲四處玩了好幾次,但她就是覺得和丈夫的距離遙遠,對他花他自己最多時間的那個世界,幾乎一無所知。

Kate並不是個封閉的人,她在盧森堡也認識了一些朋友,其中有一位同樣來自美國,她叫做Julia,在書中,Julia和她老公Bill成為Kate夫妻的朋友,但卻不是親如姊妹淘似的密友,這我可以了解,人在他鄉遇上同鄉人,你不要以為這樣就一定會成為知心好友,事實上我覺得會移居到國外的人在個性上的黏稠度都相當低,唯有如此才會適應國外生活,也幾乎才是當初會決定離鄉的重要基因。Kate夫妻和Julia夫妻在盧森堡是有過幾次同歡聚會,但後來Kate一家離開盧森堡搬到巴黎去住時,他們並沒有特別通知Julia夫妻。所以當Kate在巴黎又遇到Julia時,你可以想像,Kate為什麼會起疑。世界是不大,但真的有小到去哪兒都會遇到同一人嗎?

也許是因為生活無聊沒有重心,也許是因為老公的距離依然遙遠,Kate開始偷偷調查起Julia夫妻的背景,他們真的是他們自己所宣稱的人嗎?如果不是,這對男女是打哪兒來的?目的又是什麼?會是和Kate中情局的過去有關嗎?還是事實上和Dexter那神秘不為她所知的世界有關?……

〔續下集〕

He didn't hold a grudge against his mother.
他並沒有對他媽懷恨在心

Kate had halfheartedly suggested that they could live without a GPS, but Dexter had been adamant. His sense of direction had never been good.

Kate無心地建議說他們並不需要一個汽車導航器,但Dexter很堅持。他的方向感從來就不好。

"Amalfi Coast?"
"Thereabouts." Kate doesn't elaborate. "And you? Where do you live now?"

「阿瑪菲海岸?」
那附近。」Kate並沒細說。「你呢?你現在住哪?」

If she never told Dexter the truth, she was still reserving the right to return to her old life.

如果她永不告訴Dexter 真相,她就能繼續預留重回她的舊生活的權利。

And Bill was doing what young finance guys habitually did, which was spending excessive amounts of money on trying to attract the right type of woman, aka an unmarried socialite.

Bill當時做著所有年輕財經人通常會做的事,那就是在試圖吸引一個對的類型的女人,也就是未婚的上流名媛,這件事上他灑了極大的金錢。(aka= as known as

Kate had come across a lot of Bills: alpha male, trying to out-alpha one another.

Kate發掘很多Bill的特質:男人中的男人,試圖雄霸一方。(alpha有「當領導頭目、統領其群」的意思。但此種較勁通常針對同性別且同性質的物種。)
妙115
(圖/張妙如)



交換日記15
交換日記15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5》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16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