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When the Devil Holds the Candle(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接上集〕
Irma在書開始的第一章就說了她自己的童年,其實她也沒有過得特別苦或怎樣,說起來,就只是個不討人喜歡的小孩,她上面還有兩個年紀大她不少的姊姊,所以她認為自己是父母意外的結晶:一開始就不被要或期待。在家中是如此,在外面的玩伴也沒有誰特別關心過她,加上她有個生來就不討喜的外貌,她所有對愛的期待於是也沒被滿足過。

When the Devil Holds the Candle
When the Devil Holds the Candle
所以在六歲那年,她就下了個決定:她要丟棄她的「自由」,配合環境只為活下去。對於Irma這部分的自述,我想,能理解的人就會理解,不理解的人當然會覺得沒道理,這不重要,世界上有百百種人,不是每一種人我們都能理解的,只能說,任何一種可能性都真實地存在。

配合環境生存下去,這一點Irma倒是執行得很徹底,一直到如今老年了,都還是如此。她有個朋友,但她交這個朋友也只是為了要讓外界的社會覺得她正常,她不想引起外人揣測她的生活狀態或對她的古怪處感到好奇。她也曾結婚並生了個兒子,也是為了展現自己無異於常人,雖然後來她的先生離開她,成人的兒子也鮮少和她連絡,但這些現象在今日社會都不古怪或突出,她還是感到安全。

錯就錯在Andreas和她在街上相遇的那一天,如果Andreas不去搶她,如果她自己沒有因為要對社會展現自己偶爾也有社交生活而外出,這一切「社會陰暗的小角落」,也永遠能不被人發覺地繼續存在下去……

When the Devil Holds the Candle
When the Devil Holds the Candle
Irma唯一的「朋友」,正巧是Andreas的媽媽,為什麼這一天她會在深夜走在回家的路上,正是因為Andreas的媽約她去看電影。其實Andreas也認得Irma,只是那一晚街上燈光昏暗,所以他沒有在第一眼就發現那位獨行老婦是媽媽的朋友,要不然他也不會決定去搶她。

Andreas被Irma推下地窖後受了重傷,他摔斷脖子以致頸部以下完全癱瘓,如果不是這麼嚴重,Irma搞不好會報警,處理掉這件事後盡快回復平靜生活,就是因為Andreas的傷勢太重了,重到隨時可能喪命(事實上,Irma本以為Andreas在第一時間就摔死了),這使得不想引人注意的Irma遲疑了,而第一時間遲疑之後要再報警,就會完全更加可疑,更有理說不清。

至於Andreas的好友Zipp,他總知道Andreas最後是消失於何處的吧?如果他有向警方坦白,Andreas早就獲救了,偏偏,Zipp有不能坦白的理由!──那日稍早他倆搶劫的年輕媽媽,那個跌落懸崖的嬰兒後來還是死了,雖然法醫當時還未證實嬰兒之死和墜崖有直接關係,但Zipp就是不能承擔被人發現自己過失殺人的風險!所以不要說是對警方供出Andreas失蹤前的下落了,他甚至連稍早他倆何時碰面、去了哪裡,也都不願說。

這故事的每個轉折都很吸引人。每個角色在故事中都不是純然的好或壞,即使是Irma,她也有對Andreas同情過,並不是沒有……為什麼書會這樣好看?因為它很貼近真實人性,它不是英雄式的非黑即白的好壞角色明確,這裡面所有的人都有他善與惡的一面!即使是警探Sejer(是的,這本書是「警探Sejer」系列之一),也再次證明他也有所不能,不像大多數的小說警探偵探那般英勇無敵。可是這樣也沒能減少一分我對Sejer的好感!

而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卡琳佛孫,在我心中的評價不斷上升的原因。


"Sorry," he croaked, still trying to follow this man's twists and turns. "But I think you misunderstand."
「抱歉,」他聲音低啞地說,始終試圖理解這個男人的百轉千迴(曲折迂迴)。「但我想你誤解了。」

"Like most departments, we have a little loophole."

「像每個部門一樣,我們有自己的一點漏洞。」

Zipp was amazed at his own stubbornness. That he had so much willpower, that he could almost drive a man crazy, he would never believed it.

Zipp對自己的頑固感到吃驚。他居然有那麼強的意志力,他能搞得一個人幾乎發瘋,他簡直不敢置信。

Someone had dumped their rubbish in my cellar!
What a nerve!
有人把他的垃圾丟到我的地窖!什麼樣的膽子!(多麼無恥)

I'll take a sleeping pill and lie down. I'm not some kind of weakling: I can put up with a lot.

我會吃顆安眠藥去倒一下。我可不是那種軟弱的人,我能忍受的可多了。
妙105
(圖/張妙如)
交換日記15
交換日記15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5》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16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