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When the Devil Holds the Candle(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When the Devil Holds the Candle
When the Devil Holds the Candle
卡琳佛孫(Karin Fossum)應該是賀寧曼凱爾(Henning Mankell )之後我最喜歡的北歐作家,她說故事的方式真的很特別,即使很普通的故事在她筆下都會變得深具吸引力,雖然我不能說《When the Devil Holds the Candle》是很普通的故事,但是它真的讓我很享受閱讀它的樂趣!

Andreas是個外貌風采都極出眾的年輕人,儘管他因此很受人喜歡,但其實他卻只有一個叫Zipp的好朋友,這兩個人因為經濟不穩定都還住在家裡,Andreas雖有工作,但做得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Zipp則是連工作都還沒去找,平常這兩個人沒事一定混在一起,沒錢了甚至還會一起打劫老弱路人,搶點小錢去尋歡作樂。

年輕氣盛的他們也正該是對異性最狂熱之時,Zipp喜歡和Andreas混在一起,多少也是因為Andreas總是能吸引酒吧裡最正的一群妹,可是Zipp總不明白,Andreas事實上對年輕女生興趣缺缺,他感覺上似乎更喜歡年長的大姊型人物,即使對方都老到可以當他媽了,Andreas也不在乎。是的,不在乎!他雖只和老女人上床,但卻又未曾真正認真過,感覺上Andreas就是一整個淡漠,連Zipp都不認為自己了解他這個親近的朋友。

不過這一天,Zipp總算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這是一個相當戲劇性的一天,Andreas和Zipp像平常一樣決定去向路人搶點錢花用,他們特地去了一處沒什麼人煙的海灘,決定對一個推著嬰兒車散步的年輕媽媽下手,哪知這過程出了個驚人的意外,在Andreas動手搶這個媽媽的包包時,這個媽媽手上的嬰兒車居然滑向一個懸崖,Zipp見狀立刻跟著跳崖搶嬰,他們雖不是善類,可是也沒那麼壞,Zipp親眼見到嬰兒車因為在懸崖處撞到一顆石頭,所以嬰兒落崖之前已從推車裡被拋了出去,之後他就不敢再看了,他沒辦法去面對嬰兒會有什麼下場,所以他又從懸崖爬了上來,和Andreas驚魂未定地拿著搶來的包離開了現場。

還好嬰兒在後來故事有交代,除了頭殼上有擦傷之外並無大礙,可是Andreas和Zipp當然不知情,因為那個驚嚇得魂飛魄散的媽媽甚至沒去報警,她的包包裡並沒很多錢,如今小寶貝大難未死,她什麼都不想再追究了。Andreas和Zipp則用搶來的錢去酒吧喝了幾杯啤酒,不過因為發生了這樣大的意外,兩個人都有些沉默不語。

錢很快就花光了,兩人漫無目的地在市區遊蕩,本來想再搶一個,但一直沒看見什麼老弱可欺的目標。他們散步到一處教堂的墓園,後來因為Zipp嘲弄Andreas和老女人上床,兩人打了起來,Andreas把Zipp壓制在地上,Zipp本以為自己會被揍,卻沒想到,Andreas卻撫摸起他來,他終於意識到,他的好友Andreas是個同性戀。

Zipp推開Andreas,可是這一刻他很痛苦,他自己不是同性戀,但是他對Andreas的撫摸居然起了反應,他絕對不想和這個好朋友上床,可是他又不想失去Andreas這個朋友!他感覺到自己若現在離去,就會永遠失去這個朋友,但不離去又不知道要怎樣面對他。Zipp這一段的內心糾結在卡琳佛孫筆下真的是又驚恐又好笑,意外地還帶著文藝感(畢竟場景是在人生終點的墓園裡),我筆墨難以形容卡琳佛孫對製造故事衝突的功力!她總是淡淡地講著故事,可是筆下的文靜世界卻又會在某個點,突然地幻化成一個令人驚異萬分的魔境,不僅故事裡的人物難以接受這個現實,連讀者都會一同被吸入這個陰陽魔界。

Zipp最終決定繼續保留這個好友,Andreas也覺得他們應該再做個什麼事來蓋過這場衝突,好巧不巧,就在他們一起離開墓園後,他們遇到了一位深夜還在路上獨行的老婦,他們決定搶她。

When the Devil Holds the Candle
When the Devil Holds the Candle
其實這本書,是用這位老婦Irma為第一人稱寫的。為什麼呢?因為Andreas和Zipp原本的街上搶劫計劃因為老婦很快抵達她家而流產,Andreas於是決定入門行搶,Zipp留在外面等著。哪知,老婦抵家後開了廚房地板下的地窖門,準備下去拿一瓶酒來壓壓驚,這時卻遇上Andreas剛好闖進來,Andreas沒注意到廚房地板有個洞,被老婦推了下去,鎖在地窖裡。

和Andreas比起來,老婦Irma完全是個對比:她不但老了,還是個長相身材都粗糙醜陋的人,儘管在她的自述裡,她不承認自己有精神上的問題,不過她顯然就是個無法融入社會、極其孤僻,但是會做足表面工夫的人。在書的一開始她就說,她有毀壞Andreas的欲望……

Zipp在外面等很久等不到Andreas出來,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後來實在等不下去,他以為Andreas拿了錢丟下他自己獨自去快活了,所以他也就自己回家睡覺去了。而Andreas,自此被囚於Irma的地窖……

〔接下集〕



He's pressing putty into the crack in the frame to keep the draft out.

他把補土壓入門框的縫隙中,防止風滲進來。

The girls were always giving him the once-over.
女孩們永遠給他那種馬馬虎虎的打量

His chin was narrow and jutted out.
他的下巴雖窄但有戽斗

"We're never going to get those ladies to watch Blade Runner," Zipp said, sounding worried. "What about Independence Day?"
"Over my dead body."

「我們絕對沒辦法要那些女士們和我們一起看《銀翼殺手》,」Zipp擔憂地說。「看ID4星際終結者怎樣?」
除非我死了。」
妙104
(圖/張妙如)

西雅圖妙記7
西雅圖妙記7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4》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17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