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異國兩制:香港留給台灣的課題

  • 字級



表面上,「一國兩制」保障了在祖國統一的名義下加入中國的共同體可以保有自治,而中共設計這個架構不只是為了統治香港,更是為了收服最終的目標:台灣。因此台灣人亟需理解和思考一國兩制真正的實施狀況。

根據一國兩制,香港在1997年移交給中國後,會保持原本的生活方式與自由。《中英聯合聲明》也清楚規定香港將會享有高度自治,其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而且該聲明還是登記在聯合國、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條約。《基本法》更為這些承諾提供了具體的法律保障,憑著香港以法治為基礎的強韌司法系統,照理說能夠保證中國只會干預香江的外交和國防事務。當年看來,一切似乎都非常到位,香港的自治將會繼續下去。

但我們都知道後來怎麼了。

自從《國安法》通過以後,香港就只是昔日東方明珠悲慘的留影,是一座燈紅酒綠的平壤。這裡曾有亞洲國際之都的美譽,全世界的資訊、商品、資金和人才都在這個商業樞紐自由流動;但如今,香港卻與中國、緬甸和北韓激烈競爭著「亞洲最專制政府」的頭銜。

集會自由和新聞自由就此斷絕,違反了《基本法》,也違背了中國在《中英聯合聲明》裡的承諾。記者、編輯和政論家都因為日常的工作內容,時時面臨終身監禁的威脅。在「國家安全」的名義下,書籍一本本從香港的圖書館消失,彷彿一個自命超級大國的政權,會脆弱到因為幾張紙上的文字而陷入危急存亡。原本因為香港健全的司法制度而在此設立總部的公司成群逃離,無數居民也對一天比一天低能的港府和法院不抱任何期望,不得不離開他們深愛的家。

從1997年以來,香港的政治文化和司法制度就日漸劣化,而在2019年以後更是幾近毀滅。無論是研究香港還是中國的專家,都沒有人預料到這種局面。

但在這之前,還是有一些思想家警告過,移交中國可能會導致香港衰落,而且事實也如他們所料。他們就是我在《異國兩制》中提到的香港獨立運動者。這些人對於香港為什麼走到這一步的反思,不僅對香港很重要,對台灣也同樣重要。

在第一章,我整理了從1997年開始,中國佔領政權利用怎樣的手法,逐步加深對香港事務的干預。這些干預的模式和中國從前殖民西藏的手法如出一轍:剛開始,共產黨的姿態相對懷柔、有所節制,且整體來說遵守自治承諾,就像等著拆禮物的小孩一樣,舉止禮貌但看得出來滿臉期待;到了過渡時期,不知饜足的控制欲讓共產黨忘記了原先的承諾,干預手段變得越來越激進,就像小孩子急切地搖晃禮物,撕開角落的包裝紙想一虧裡面到底裝了什麼;到了最後,中共終於按捺不住,完全放棄了自治的偽裝,展開它一直以來最擅長的作法:逮捕所有誠實的人、壓制人權、剝奪身而為人的基本尊嚴。

中共官方論述一直告訴我們「中國香港本是一家人」。但從移交之初的香港居留權爭議,到《基本法》第23條爭議,再到《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接著是無限拖延民主化,然後是《國歌條例》,直到最後的《送中條例》,就不曾散發過半點溫馨喜氣,反而讓人逐漸意識到,中國和香港是無法調和的兩種文化、兩種制度、兩個國度。

在第二章,我根據上述歷史,回顧了2011年後的新世代思想家和運動者如何崛起,他們證明了中國主權下的一國兩制無法保障這座城市的自由與生活方式,只會把香港帶往末日。

他們不僅看透了一國兩制的失敗,還從中提出了香港城邦、民族自決、獨立建國和回歸英國等各種新政治的可能性。如果讀者對此有興趣,歡迎拿起一本《異國兩制》,了解這些政治討論中的活力與激情。有些思想家關心的重點,是香港社會裡一直未受世人承認的獨特性與身分,他們主張香港人是一支民族。有些人研究的,則是從過往的西藏自治區到現在的香港特別行政區,中共如何一再濫用自治承諾,實行壓迫性的殖民統治。但所有的主張都殊途同歸,指出要打破這個局面,唯一的辦法就是讓香港人民取回他們已經被永遠剝奪的機會:一個自行決定自己未來的機會。正如2013年香港大學《學苑》學刊説了:香港民族,命運自決。

最後在第三章,我指出了中國政府一直以來是如何應對香港的事態發展:拒絕對話、監禁那怕是最溫和的批評者,以及實施國家恐怖主義。在《異國兩制》中登場的思想家們,比所有人都早預見到了這幾年的景況,預言了香港會走向當前的專制。如今,他們的警告都不幸成真,但沒有人會因此欣慰,因為所有倡議者都面臨了嚴峻的抉擇:是要流亡海外、噤聲沉默,還是冒著長期監禁的危險對抗《國家安全法》?然而他們已經說出了真相,即使他們被迫緘默,即使他們身陷囹圄,真相仍會存在。

那麼,這一切跟台灣到底有什麼關係呢?完全沒有關係,但也完全脫不了關係。幸運的是,台灣和香港的地位有著本質上的差異,但不幸的是,在中國共產黨看來兩者都一樣,都是中華民族走在偉大復興的道路上必須拿下的領土。

正因如此,台灣亟需聽取和學習香港的悲劇。香港的一國兩制,並沒有像中共當初設想的一樣--台灣人民沒有在一國兩制中看到希望,反而是越來越多生活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人,轉而從台灣的制度找到希望。民主,獨立,自主,自由。

如何捍衛這種自由、獨立,自主,自由的現狀,防止帝國主義強權像入侵香港一樣入侵台灣,對台灣來說是最重要的問題。但應該沉思這個問題的不只是台灣,香港、西藏、東突厥斯坦、澳大利亞,整個亞太地區,乃至整個民主世界都應該在乎這個問題。

我們必須向香港學習,才不會淪為下一個香港。


異國兩制:從香港民族主義到香港獨立

異國兩制:從香港民族主義到香港獨立

異國兩制:從香港民族主義到香港獨立 (電子書)

異國兩制:從香港民族主義到香港獨立 (電子書)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人一旦日夜掛心別人忘記了沒,自己就會成為那段歷史最忠誠的傳承人。

六四天安門事件已過去30多年,對中國人民而言,直到今天,六四仍是說不出的詞,六月四日是一個該被遺忘的日子。

285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