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異性戀也會跟同性戀一起玩SM——夏慕聰《貞男人》

  • 字級


夏慕聰-1
(攝影/但以理)

貞男人

貞男人

以為只有在黃色小說出現的「貞操帶」,夏慕聰告訴我們,不僅真實出現在生活裡,而且有各種品牌,「像我小說寫的『布氏盾』,是參考一個德國的腰式貞操帶。」繼《軍犬》之後,他近日出版了以男人配戴貞操帶的主題小說《貞男人》,小說封面是一位穿西裝的男子,生殖器上配戴一個透明的「CB」(一種套住陰莖的貞操帶),夏慕聰說,「CB又以美國品牌較為知名。」

所以,這不是一個幻想出來的世界,情慾的各種可能像是奇詭的花朵在眼前盛開。本身也玩SM的夏慕聰,長年在社群論壇發表相關小說,「我自己是玩操控系的狗主。」他在2001年踏入這個「圈子」,因為當兵時下對上的服從和管教關係,意外引發他對SM的興趣,「我一開始也有過M的經驗,後來每次我都會拿到主控場子的權力,之後才發現,我很喜歡叫人幫我做什麼做什麼,本來以為是『講』,那其實就是一種操控。」

小說在網路連載時,曾引發一個討論:什麼才是真正的SM?什麼又是假的SM?夏慕聰告訴我們其中的差異,「一般人會把SM當成性交的誘惑工具和手段,但真正的SM追求的是心理層面,是一種生活型態。」比如拳交,出拳者追求的是感官、視覺的剌激,而不是性器官的接觸;又比如在尿道上插入導尿管,追求的是尿不自覺排出的「失控感」。所謂SM,很多時候,它的本質就是「操控」與「失控」的收放。

「我玩SM這麼久,最大的改變是認識了一群朋友,提早讓我看到性別融合的境界,認識久了,大家才會知道彼此的性傾向,因為在這裡性傾向完全不重要,異性戀也會跟同性戀一起玩(SM)。有些人專長在打屁股,也跟性傾向無關。」SM的細目分類很多,像是有專門追求痛感的「打屁股」,會打到真的皮開肉綻,小說裡提到的一家公司以業績做標準,每個月開辦大規模的「打屁股」儀式,處罰不合格的人,一般讀者或許會覺得不可思議,夏慕聰說,「小說是需要一些想像的,公司那個場面,我寫的時候是有特意要去滿足打屁股那個族群的想像。」

而真實生活裡的「打屁股」族群,有很多其實是從小到大的「好學生」,一輩子甚少被「處罰」,有人甚至還會刻意考差讓老師打手心。同樣,小說也有喝尿的情節,「這也有人玩,但有個技巧,尿不能跟空氣接觸太久,否則生菌數會高,味道會重。」

軍犬(精裝珍藏版)

軍犬(精裝珍藏版)

玩SM會危險嗎?「我們都會設定一個『安全字』,當有人說出這個字,就會停手。」也曾經有人SM玩到一半,扮演奴的一方被羞辱到受不了,跳起來打人的。所以,SM與真實世界其實有一道隱然未現的界限;你會跟奴談戀愛嗎?夏慕聰說,他一向避免這樣的狀況,因為角色之間會有衝突,只是愛來了就是來了,也顧不了這麼多,他現在的男友便是他玩SM的「犬奴」。

「男友和犬奴之間是有矛盾的,當奴的時候,他要壓抑自己的個性,但在戀愛的時候,我又希望他不要壓抑自己,希望他做自己。」而這一切,還在磨合中。

拍照時,他一點也不遮掩,「在台灣玩SM有一點是滿幸運的,有愈來愈多的資源,像是『皮繩愉虐邦』這個組織就在那裡,還會定期辦聚會,可以得到很多有用的訊息。」但台灣的SM也有另一種「保守」性,「台灣的SM通常要跟表演綁在一起,才有機會被大家看到,這是台灣特色,其他國家不見得是這樣,國外有直接在酒吧裡表演,但台灣的表演是劇場化,且更表演化。」換言之,就是「藝文活動」,看的人不見得是SM族群。

而這本《貞男人》從網路社群走向實體的大眾市場,面對的是一群對SM知悉有限的讀者,不擔心獵奇的眼光嗎?「我沒有預設讀者會有什麼反應。」但裡面有很多性愛場景的描寫,讀者若是把這書當成黃色小說讀呢?「我不覺得是黃色小說,因為我並沒有完全在講性這件事,性的背後還有一些別的,比如,SM族群的生活是真的有所謂『貞操生活』的,有一群人是長期戴著貞操帶過生活。」這不單只是性生活了,因為性,即是生活。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願意成為同志「好厝邊」嗎?

第17屆臺灣同志遊行訴求為「同志好厝邊」,希望更多人注重性別友善的問題,不管是同性、跨性、多元性向,都需要得到尊重,如果你身邊有因為不了解而抱持仇視態度的人,這幾篇文章或許能夠成為對話的契機。

97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