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感動應發自內心,而非被動──《橘色惡魔的弱弱指導法》獨家摘文

  • 字級

京都橘出席2018年美國玫瑰花車遊行。(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京都橘出席2018年美國玫瑰花車遊行。(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


亞特蘭大奧運會上跳舞的警察


接獲「在奧運上演奏」這種不得了的邀約,是在一九九五年秋季。這項活動是某家專營介紹音樂團體出國演出的代理公司所提出的企劃,地點在亞特蘭大。當時平松老師和我還沉浸在遠征夏威夷成功的高昂氣氛中,初聞此事時只覺得「太棒了!」。

京都橘出席2018年美國玫瑰花車遊行。(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京都橘出席2018年美國玫瑰花車遊行。(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


京都橘出席2018年美國玫瑰花車遊行。(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京都橘出席2018年美國玫瑰花車遊行。(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


在京都橘管樂社的傳統中,遇到類似這種大型活動時,並不是只由指導老師決定,首先會徵詢家長會的意願。因為費用由家長支出,這麼做也是理所當然。距離上次遠征夏威夷不到一年,而且這次出國的費用還是夏威夷的兩倍。因此,我們其實是以會被否決的心情進行說明。

沒想到許多家長都強烈表示:「想讓孩子感受別處沒有的體驗。」
「居然能去奧運,這種機會千載難逢。就算晚餐吃得省一點,也要把錢存下來當旅費!無論如何都要讓孩子成行!」

學校那邊則表示:「這是難得的榮耀。」很快就獲得認可,一切進行得非常順利。各家報社輪番採訪,我們甚至帶著學生代表參加京都 NHK 的新聞節目錄影。平常不愛說話的我也拋下矜持,抱著「這是在京都首次登上媒體的機會!」的心情,不停地到處宣傳。

就這樣,我們來到亞特蘭大奧運會,在主場館隔壁的官方展演會戶外舞台和活動廣場進行演奏。不論走到哪裡,觀眾都回報如雷的掌聲、歡呼和夾道歡迎,現場盛況實非我拙劣的文筆所能形容。但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官方會場以外的活動。

「羅馬慶典」是亞特蘭大近郊一個名為羅馬的小鎮,所舉辦的奧運遊行活動。我不大確定這個活動是不是為了「奧運也到我們城鎮來了喔!」的出發點而舉辦,反正美國人就是很愛遊行活動。雖然只是鄉下地方,但當地政府和居民都熱情投入,甚至出動警方進行交通管制,規模盛大。

大批民眾夾道欣賞,許多人興奮地大叫,甚至跳起舞來。行進間經過的地方,都能聽到民眾爆出異常熱烈的鼓掌與歡呼,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觀眾看表演會起立鼓掌,這點我們在夏威夷和奧運官方場館都體驗過了,但沒想到這麼鄉下的城鎮也是如此。

更驚人的是,在現場擔任警備工作的警察也從頭到尾配合我們的演奏,不停地擺動身體。我一直以為警察的工作是「當圍觀民眾往前擠的時候,大聲喝令大家往後退、喊到喉嚨沙啞」。沒想到這裡的警察是將工作拋在腦後,擺動著他們龐大而厚實的身軀,隨著音樂節拍搖頭晃腦,完全就是一名「跳舞的警察」。這次在典型美國鄉下城鎮的遊行經驗,對學生、對我而言,都是身為「遊行愛好者」畢生難忘的回憶。

京都橘出席2018年美國玫瑰花車遊行。(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京都橘出席2018年美國玫瑰花車遊行。(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


京都橘高中管樂社,又稱橘色惡魔。(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京都橘高中管樂社,又稱橘色惡魔。(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


 

 演奏者與聽眾之間產生感動人心的和諧

喜愛音樂的朋友應該都知道「同度、齊奏(unison)」這個詞。這個詞起源自拉丁文 unisonus(單音),意思是「單獨的(uni)」的「sound(聲音)」。因為是單音、同度交錯在一起,因此在英文裡延伸為「和諧、一致」的意思。在管樂這類樂隊中,就代表由不同樂器的各種音色合而為一個音,有「協調」之意。

而音樂帶給人的感動,就在於自己演奏的某一個音,和另一人演奏的另一個音合在一起,成為齊奏。這時若再加入聽眾在聆聽時產生的感動,就能交織出更動人的和諧。

橘色惡魔在夏威夷和亞特蘭大都體驗到了這股感動。

「與其在大型比賽中拿到獎項,更重要的是讓學生體驗其他地方無法提供的經驗。」
「我決定放棄『教導』。我不要他們單方面接受我的指導才動起來,而是為他們準備各種『體驗的舞台』,讓他們自己感動。不刻意感動聽眾,而是聽眾聽了演奏、看了表演之後,自然而然產生感動。我希望帶領大家成為這樣的行進樂隊。」

抱著這樣的想法,除了一九六一年創立以來每年冬季舉辦的定期演奏會之外,我決定為學生爭取更多「正式演出」的機會。與我教職生涯中服務最久的中學進行聯合音樂會,也是其中之一。

埋頭拚命練習也跨越不了的障礙,要靠以下兩個方法跨過去——這是我得到的結論。

①領導者裝聾作啞,讓學生指導學生的「弱弱指導法」。
②不靠語言、文字,而是提供難能可貴的經驗,讓學生自然而然感動的「重視經驗指導法」。

這樣列出來似乎挺有模有樣的。但其實在橘色惡魔順利復活之前,等著我們的是活生生的現實和苦戰。

我面對的,並不是故事裡的虛構人物,而是真實世界中的高中女生。更何況我所疼愛的這些女孩還是在全球擁有超高人氣的「惡魔」。

本書作者、京都橘高中管樂社前顧問、管樂指導者 田中宏幸。(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本書作者、京都橘高中管樂社前顧問、管樂指導者 田中宏幸。(遠流出版提供、cGreen Band Association)


橘色惡魔的弱弱指導法:由弱者指導弱者,才能孕育出不可動搖的堅強實力

橘色惡魔的弱弱指導法:由弱者指導弱者,才能孕育出不可動搖的堅強實力

(本文內容出自《橘色惡魔的弱弱指導法》一書)


文/田中宏幸 
《橘色惡魔的弱弱指導法》原書作者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2019金鼎獎特殊貢獻獎得主一幸佳慧

    永遠以孩子為視角,替孩子把權利「從大人手中拿回來」──這幾乎已成了她的使命,即便臥病在床,依舊掛心還可以用什麼方法,讓「兒童權利」的概念持續宣傳下去。 長期關注多元文化、性別平等、土地正義的她,更以一本一本的繪本創作,談那些「大人覺得小孩子懂什麼」或「大人不知道該怎麼對小孩說」的議題。

    6664 2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2019金鼎獎特殊貢獻獎得主一幸佳慧

永遠以孩子為視角,替孩子把權利「從大人手中拿回來」──這幾乎已成了她的使命,即便臥病在床,依舊掛心還可以用什麼方法,讓「兒童權利」的概念持續宣傳下去。 長期關注多元文化、性別平等、土地正義的她,更以一本一本的繪本創作,談那些「大人覺得小孩子懂什麼」或「大人不知道該怎麼對小孩說」的議題。

666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