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生涯似蠹魚,到底該如何閉門讀書呢?

  • 字級

快雨時晴札記快雨時晴札記



編輯需創意,要想的很多。
 
新世紀裡,網路購書成為風尚,書籍裝幀設計更加講究,否則難吸引人眼光,很容易便被忽略了。編輯焦點因此被吸引走了,裝幀設計之外,似乎都不重要了。

實則,一本文字書的編輯,除了封面、版型,所需用心考量的地方還很多,尤其若是文集的話,到底該如何整輯編成,讓文與文、篇與篇之間有一種延續,成就一種無形的閱讀節奏與動線,那雖然隱而未現,或即是文字編輯功力所在之處。
 
《閉門讀書:生涯似蠹魚筆記》,大約就是這樣的一種挑戰吧!
 


此書賡續《生涯一蠹魚》《天上大風:生涯餓蠹魚筆記》《一心惟爾:生涯散蠹魚筆記》而來,文章該如何安排始得見新意,予人新的想像?

「書話」是一種依附性的文類,英文稱Books about books,寫來寫去不外出版下游之事,文字編輯、裝幀設計、出版印刷、書店書市、閱讀寫作、讀者作者、舊書蒐藏……等等。範圍不算小,卻自有其限制,真沒那麼多,寫來寫去終跳不出如來佛的掌心。

對編輯而言,這樣類型的書,尤其是編到第四本了,到底該如何把「以類相從的機械結構」轉換成「有機有情的自然組成」,賦予書籍某種人文的想像空間呢?《生涯一蠹魚》時用的是「張潮的四時讀書法」,區分「春夏秋冬」四輯;《天上大風》借用「良寬的字與紙鳶」;《一心惟爾》比較抽象,用的是「夢與這些那些」,《閉門讀書》該怎麼辦?

身為作者(不幸?)又是編輯,自己寫的書自己編,想了很久,改了又改,也沒作夢也沒風箏,絞盡腦汁都沒結果,一耽擱就是幾個月。後來想起某位出版前輩曾說過:「若沒有新的,那就去舊的裡頭找!」東翻西翻,竟然也就想出來了:雖然「閉門」,但因「讀書」,所以誰也限制不住你,你可以自由自在地旅行於時空之中,穿行於古今中外。於是想到了明代詩人高啟所寫的那首五言絕句〈尋胡隱君〉(「隱君」不就閉門讀書的人!?真是有緣啊~):

渡水復渡水,看花還看花;
春風江上路,不覺到君家。
 
四句剛好編成四輯,怕不清楚,每一輯再寫一段話,抽文處理,把文章「定」住:

渡水復渡水

時間如江流,過日子即是渡水。看看想想走走說說寫寫一本書一個人一件事……來來去去,叨叨絮絮;渡水復渡水,一日又一日。

看花還看花
 
每個人都是一朵花。花開有時,偶然緣遇,細細地看,看含苞看怒放看花咲花哭看到花期已過花事了。留在心裡的,一朵又一朵花,不時回頭看。

春風江上路

路用書鋪成,每一頁每一行每一章節都有燈。春風徐來,燈在前方照,照向寬闊的天地照向無法預知的未來;慌張遲疑的時候,別說什麼,請跟我來。

不覺到君家

家在白紙黑字之間,安身立命於選題組稿編輯排版印刷裝訂鋪書賣書,一疊疊新舊書籍一架架高矮書櫃一棟又一棟書房子,我家在那裡。

如此這般,結構搞定,其實書也就出來了,其它僅是執行,當然,細節還是很重要,到處藏了魔鬼。——文字編輯雖小道,卻自有其可觀之處啊!

圖片提供:掃葉工坊

生涯一蠹魚 (二十周年限量紀念版)

生涯一蠹魚 (二十周年限量紀念版)

閉門讀書:生涯似蠹魚筆記

閉門讀書:生涯似蠹魚筆記




作者介紹
傅月庵(資深編輯人)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記得自己與他人歷史上的每一道傷痕,並繼續在這裡與那裡談論它們。」

天安門事件已過去32年,在中國仍然是一個禁詞,今日香港,不只日曆上逐漸隱形的數字,黑衣燭光亦可能觸法,這個世界「曾經有一個把槍口對準人民的國家。太過光怪陸離,想不通。但知道,就不會忘。」

119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