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City & The City(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The City & the City
The City & the City
這本書,註定會是個愛恨兩極,評價極端的作品。

它歸類為科幻,如同英籍作者柴納.米耶維China Mieville)是個擅長寫科幻小說的作家,也得獎無數。然而這本又有點不同於他以往的作品,因為以前他架構的世界都是純虛構的科幻,這次China Mieville卻把The City架構於真實的世界中,在歐洲的某處。而且,我覺得要了解作者的《The City & The City》真是不容易!我甚至還搞不是很清楚,到底有幾個城市?一個?還是兩個?

起先我認為是一個──在同一個都市卻住著兩群互相看不見彼此的人,這並不難理解,就好像我們說,鬼其實也和我們住在同一個空間,只是度別不同,我們多數人(和鬼)看不到彼此,這也是作者起初的設定給我的感覺。然而不,再看下去,「邊界」這個詞大量冒出來了,而且擅闖邊界去到另外一邊是非法的,所以我又全然推翻自己的第一印象,把它修正為:有一個都市因為某種政治原因一分為二(就像柏林)──所以現在是有兩個都市,兩都市的居民盡量對彼此視而不見(其實他們視力沒問題,確實都看得到對方,只是他們從小就被教育要假裝看不到,這也是法律),他們有個邊界,任何一方的居民擅闖到另一邊都是違法的。書我已經看了一半了,坦白說,我到現在還不清楚哪一個猜測是正確的!

不僅它的空間不容易理解,它的法律規則是看得我更茫然!這兩個城市基本上是不相往來,不過也還有合法管道可以申請到另一邊去,只是要獲得許可並不容易。和正常人世間一樣,總是會有一些人會做壞事,比如走私貨物到另一邊,比如偷渡,然而這部分的執法者卻不是任何一方的政府或警方,而是一個叫「Breach」的神秘權力,據書本的描述,Breach並不是人,而是比較像某種神力的東西(容我打個問號,我真的不理解Breach到底是神是鬼還是一種信仰?)Breach也不知來自何方,但祂又無所不在,隨時神力無邊千里透視地監視著你……任何違規私闖邊界者,Breach抓到就直接解決了(人間蒸發?),聽說,是兩邊的居民和政府都為了更輕鬆容易的生活,而仰賴著Breach的神能。再順便一提,breach這個單字在本書中大量出現,但開頭沒大寫的breach和開頭有大寫的Breach並不是同一個東西和用法,所以這更是增加了閱讀上的混淆。

被謀殺的城市
被謀殺的城市
所以呢,故事一開始是在雙城之一的Besźel(貝澤爾)發現了一具被謀殺的女屍,警探(督察)Tyador Borlú──泰亞鐸.柏魯和他的女手下寇葳開始偵辦,由於查不出死者身分,警方於是在城裡四處張貼死者海報,期待有人來指認死者身分。這招確實奏效,不過線報電話卻是來自雙城的另一個城市Ul Qoma(烏廓瑪)!而死者本身並非雙城中之任一城的公民,她是個對雙城極有興趣、來此研究的美籍博士攻讀生。再進一步追查下去,死者瑪哈莉亞.吉理雖然曾經在貝澤爾待過一段時間,不過後來的時間她都留在烏廓瑪和指導教授從事考古挖掘,那麼,究竟是為什麼一個住在烏廓瑪的外國人會死在貝澤爾?這分明扯上了越界的問題,所以泰亞鐸督察認為此案應交由Breach來處理。

我也認為是該如此,畢竟雙城的人不是都為了更簡單容易的生活才將大權交給Breach的嗎?那麼這麼複雜的案子不讓Breach來輕易解決,要Breach的用意何在?可是,如果讓Breach無邊的法力輕易解決了此事,那這部小說還要寫下去嗎?自然不能!所以,書在這裡有很複雜的法律解釋──載著死於烏廓瑪的瑪哈莉亞去貝澤爾棄屍的箱型車,雖然是偷來的,不過它有合法越界作生意的許可,而且它選擇通過的邊境檢查哨:柯普拉廳,是個雙城公認的合法出入境地點,所以這整個案件雖然觸了很多法,卻沒有違規越界的問題,所以不能訴諸Breach的援助!(天!我竟然可以用短短幾句解釋出書中那麼複雜的法律!)所以泰亞鐸不但將得繼續查下去,而且他將獲得許可到烏廓瑪協助辦案。

喔對了,死者瑪哈莉亞的父母接聞噩耗也從美國趕來,由於雙城的法律禁忌真的很多,每個遊客在入境時都要上一個觀光須知課程,告訴你什麼能做什麼不能,瑪哈莉亞的父母因為是基於人道考量才獲許入境的,所以爸爸並沒有真的很清楚雙城的法律嚴重到什麼程度(媽媽以往就比較有在做功課),他趁夜溜出飯店,想要獨自越界去烏廓瑪調查關於女兒之死的線索,結果就被神力無邊、不需要人通知的Breach抓個正著,弄成了個昏迷狀態,並立刻被驅逐出境。

實話說,我真的很不解,既然Breach這麼厲害也有天眼通,區區做個邊界守護者實在也太大材小用了啊!如果我是雙城居民,我寧願以自己的人力來守邊界,讓Breach去主持更多世間難斷的公平正義啊!確保這裡沒有冤獄,該死的確實都是罪該萬死者,這樣才叫更輕鬆容易的生活啊,不是嗎?

1Q84(BOOK1+BOOK2一套兩冊不分售)
1Q84(BOOK1+BOOK2一套兩冊不分售)
看到這裡,你們應該會以為我對這本書似乎沒有很大的好感吧?可是,我也想起自己讀村上春樹《1Q84》的經歷,當年剛看完厚厚三本《1Q84》的我,實話說,也並不明白《1Q84》的世界,什麼Little People,什麼空氣蛹,我覺得簡直胡扯,直到,我和讀者討論了這部書之後才整個改觀,轉而認定那是部偉大的作品。《The City & The City》在Amazon上的讀者評價很高,雖然也有一小部分人給予很差的評價,可是我有了《1Q84》的經驗後,斷然不敢因為自己的不解而隨意下定論,更何況,我還沒讀完《The City & The City》呢!

(本書之繁體中文版《被謀殺的城市》由謬思出版社發行)



〔接下集〕


"It's dirty, but it's a lot better than mine." She ran her hand through her own split ends.
「她的頭髮雖然髒,但髮質好我很多。」她用手穿過她自己的分叉髮。

"why were you even grilling them like that?

「你幹嘛要那樣拷問他們?」

Were we less than clear in our explanations of the system of checks and balances between Besźel and Ul Qoma?

難道我們對貝澤爾和烏廓瑪之間的相互制衡系統解說得不夠清楚?

I don't know what to make of you.
我不知道該怎麼看待你。(我搞不懂你。)

None of your boys seem too cut up about her death.
你的弟兄們沒人對她的死看起來傷心。(要在cut up about someone或somthing時,cut up才當傷心用。)
妙96
(圖/張妙如)

Either Geary was stupid, wasting her time with old wives' tales that manage to combine being meaningless with insults, or she was not stupid, and all this work about the secret powerlessness of Besźel was designed to make a very different point.
吉理要不就是很笨,把她的時間浪費在那些結合著無意義與汙衊的無稽之談上,要不她就是一點兒也不笨,她想用那些她收集的貝澤爾無能的秘密的資料去塑造出一個與眾不同的觀點。





西雅圖妙記7
西雅圖妙記7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4》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部28年前的漫畫為何到今日仍然前衛?重讀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

被書迷、影迷譽為經典不是沒有道理,即便誕生至今已過20多年,現在重看仍能感受到原作中前衛的世界觀......隨著漫畫重新出版以及真人版電影上映的,一起重新體會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的魅力!

269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