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為什麼我一直吃人?甜茶Timothée Chalamet 新片《噬愛少女》演出「噬人者」

  • 字級


驚悚奇幻小說《噬愛少女》改編電影,由青少年奇幻小說《噬愛少女》改編電影,由提摩西.夏勒梅(Timothée Chalamet)主演。


因電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走紅全球的演員提摩西.夏勒梅(Timothée Chalamet)再度與義大利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Luca Guadagnino)合作,這次他不是吸吮夏日杏桃的青澀少年,而是在青少年奇幻小說《噬愛少女》Bones and All,暫譯)改編的同名新片,扮演吞噬人肉的男主角李(Lee)。女主角瑪倫(Maren Yearly)則由近年在Netflix科幻劇《太空迷航》嶄露頭角的加拿大演員泰勒.羅素(Taylor Russell)演出。

故事要先從女主角瑪倫說起。少女瑪倫與媽媽相依為命,她在2歲時吃掉照顧她的褓姆,8歲在夏令營吃掉她的初戀小男友,在自己都搞不清怎麼回事的情況下,她陸陸續續吃掉一堆人,而媽媽總是冷靜地一邊收拾血腥殘局,一邊快速打包搬家,以躲避警方追緝。在瑪倫16歲生日隔天,媽媽離開她了,留下一張紙條(說愛她但再也承受不了這一切)以及一張出生證明,上面寫著瑪倫生父的名字。於是瑪倫帶著不可告人祕密且極力保持低調地踏上尋父之旅,想弄懂為何無法自抑地想吃人。

一點都不浪漫的旅途中,瑪倫冒著搭便車、躲警察的危險,她逐漸認識隱身各處的「噬人者」、知情不報的關係人(例如她父親的男看護),以及謎樣的19歲男孩李。既憂鬱又迷人的李也是噬人者,同樣有自己的苦衷。隨著故事展開,讀者會發現,李吃的是「會傷害別人的人」,瑪倫只吃「對她有好感的人」,在這個前提下,他們相知相惜卻總是保持距離。對瑪倫來說,遇見李是她最接近愛人與被愛的時刻,但他們天生的噬人基因會不會讓這段戀情出現可怕的轉折?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the_apartment_pictures 分享的貼文

《噬愛少女》電影劇照。(圖片來源/Instagram@the_apartment_pictures

《噬愛少女》是一個「食人」的故事,卻不是血肉橫飛的典型食人魔套路,它結合了自我成長與愛情題材,並以公路電影手法鋪陳一連串出乎意料的情節。從瑪倫的第一人稱敘事中,讀者得以貼近這個看似冷酷無情的少女,進而發現她敏銳的觀察與自省,與其說她是對一般人虎視眈眈的獵食者,不如說更像不知所措的小獸,只想讓自己藏起來不被注意。《出版人週刊》盛讚本書:「在毛骨悚然的情節中巧妙融合譬喻,讀來充滿娛樂,既『美味』又有趣。」

相較於食人魔「享受、品嘗」人肉,本書的噬人者更接近野獸行為。對此,作者卡蜜兒.迪安吉利斯(Camille DeAngelis)表示,她寫過的作品中堪稱心理驚悚的是《無暇之心》(Immaculate Heart,暫譯),主角只會愈來愈邪惡;《噬愛少女》則是反童話故事,書中世界看起來和我們並無二致,瑪倫、李以及其他噬人者是一群擁有超自然力量的野獸,而非以吃人為樂的食人族(cannibals)。

就如某些超級英雄的前傳,很多超能力者在「覺醒」之前,總是過得渾渾噩噩、無差別地傷人無數,直到她/他找到自我認同,才有辦法跟超能力共存,甚至好好運用。例如日本暢銷小說改編的動漫《文豪野犬》,有著殺人分身「夜叉白雪」的少女泉鏡花,當她釐清自己可怕的異能是傳承自母親的愛,並發現可以藉此能力保護自己與解救別人時,才終於從求死的念頭中解脫;而理解泉鏡花的異能少年中島敦,也經歷過類似的自我懷疑與醒悟。

《無暇之心》(Immaculate Heart,暫譯)《無暇之心》(Immaculate Heart,暫譯)

文豪Stray dogs DEAD APPLE (2)

《文豪野犬》中,和服少女泉鏡花能召喚異能力分身「夜叉白雪」。

以瑪倫來說,從一開始無法克制地吃掉褓姆,她慢慢觀察到自己不是「無差別吃人」,而是只吃那些對自己有好感的人,這種欲望令她萬分痛苦,甚至準備一份受害者名單要去自首。故事最末,她已能把這個不道德的失控能力,轉化成拿回主控權的超能力,專門對付不懷好意靠近她的男人。這樣的自覺與轉化,巧妙傳遞了女性主義概念,且充滿現代感。

在此,「吃人」是抽象比喻,瑪倫吃掉親近她的人,代表一種深層的孤獨(她不被理解又無法與人親近),吃人也可以替換成同性戀、泛性戀、跨性別認同、腐女/腐男,或某種天生的獨特性,或各種私密癖好。作者為主角安排了這個極端的恐怖祕密,並讓讀者理解她的不安與失控,這大概是正在經歷青春期或總覺得跟世界格格不入的人,最被觸動的時刻。

卡蜜兒表示,她偏好以令人容易接受的奇幻故事邀請讀者思考:什麼是你不敢有的念頭?什麼是你不敢問的問題?你為什麼相信你所相信的事?你為什麼對此深信不疑?當你有機會獲得人生更大的成就感,前提是得先打掉重練自己的身分認同,你會怎麼做?作者認為,她會讓自己跨出舒適圈好獲得嶄新洞見,也希望自己的小說能成為這樣的催化劑。

這個寫作動機,讓《噬愛少女》遇見了影劇圈的伯樂,曾與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合作電影《池畔謎情》(A Bigger Splash, 2015)、《窒息》(Suspiria, 2018)的編劇家大衛.凱加尼奇(David Kajganich)深受本書吸引,他說,「現在觀眾都很習慣那種突發驚嚇式的恐怖電影(jump-scare horror),《噬愛少女》雖然令人緊張不安,核心卻帶著人性,讓我們從角色身上強烈感受恐怖。卡蜜兒.迪安吉利斯這本書直擊人心,與眾不同。」

當導演被問到改編電影的契機時,他說,「編劇大衛之前傳給我這個很棒的劇本,我邊讀邊覺得,我知道怎麼把它拍成電影。而重讀時我想,只有提摩西.夏勒梅可以演這個角色。巧的是,當時他跟我都在羅馬,我們在疫情高峰後約碰面討論劇本。他是令人驚艷的演員,現在的表現可圈可點,我為他感到驕傲。此外,李這個角色惹人憐愛又令人心碎,是他從未接觸過的戲路。」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the_apartment_pictures 分享的貼文

《噬愛少女》電影劇照。(圖片來源/Instagram@the_apartment_pictures

雖然卡蜜兒對筆下的角色有自己的想像,但非常開心最後的選角,她很喜歡女主角泰勒.羅素演出時從不掩飾臉上的胎記,提摩西.夏勒梅則一再以演技證明自己不是另一個好看的肯尼娃娃。卡蜜兒指出,「兩位主角將帶給好萊塢更健康且真實的審美觀。當中性氣質的提摩西.夏勒梅出現在銀幕上,觀眾們都眼睛一亮。他選擇演出有趣的角色,重新定義了21世紀的男性陽剛氣質。那些批評他的男性酸民,根本活在有毒的男子氣概中而不自知。

卡蜜兒不僅非常滿意劇本,並感動地表示,編劇其實不必徵詢原著作者的想法,但大衛不但這麼做,改編過程也非常謹慎,讓她備受尊重。她同意電影改編一定會更動原著部分內容,不過這次是在忠於原著精神下把故事變得更好,讓她非常期待。目前,本片正在美國拍攝,預計2022年9月在威尼斯影展首映。


Bones & All

原著 Bones & All

\\作者卡蜜兒談Bones and All 電影改編//


〔資料來源〕
1. 電影Bones and All 官方推特
2. collider.com
3. deadline.com


楊馥嘉
交通大學外文系畢,美國紐澤西州立羅格斯大學婦女與性別研究碩士。曾任出版社版權、版權代理經紀人、專欄與文案撰稿人、翻譯等等,現為雜食性自由工作者。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關於憂鬱症,我們可以透過閱讀了解更多

    知名Youtuber阿滴公開自己抗鬱的經驗,幫助釐清憂鬱病症並幫助許多正在對抗憂鬱症的人們。這項疾病並不是單純的心情不好,而是從心理與生理各方面影響你的生活與工作,且並非只發生在抗壓性差的人身上。透過閱讀我們可以看見其他人對抗的方式與過程,讓我們知道通往康復的路上處處有光。

    2080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關於憂鬱症,我們可以透過閱讀了解更多

知名Youtuber阿滴公開自己抗鬱的經驗,幫助釐清憂鬱病症並幫助許多正在對抗憂鬱症的人們。這項疾病並不是單純的心情不好,而是從心理與生理各方面影響你的生活與工作,且並非只發生在抗壓性差的人身上。透過閱讀我們可以看見其他人對抗的方式與過程,讓我們知道通往康復的路上處處有光。

208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