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Last to Die(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續上篇〕
Last to Die
Last to Die
雖然我偏見地認為這本書書名取得實在不怎麼樣,但是不得不說,這故事還真是編得非常之不錯,尤其結尾之前,在命在旦夕的那緊張的一刻,依然讓人完全搞不清楚到底誰是好人,誰才是壞人!

我要先糾正上回我的錯誤──最後一名被送到Evensong就讀的二度倖存者的名字不叫威爾,他叫泰迪。和他同樣是二度倖存者的另一名男學生才叫威爾,而三人中唯一的那個女生叫克萊兒。

Evensong的心理輔導醫生跳樓死亡,正在該校陪養子的法醫莫拉,隱隱覺得案情不單純,她果然在心理醫生的辦公室廁所馬桶墊上發現奇怪的粉末顆粒,進一步發現死者平常喝茶所用的糖罐已被人傾倒一空,她懷疑醫生是被人下藥才跳樓。不僅如此,在Evensong校區範圍內的偏遠之處又發現了一具帶槍的男屍,雖然這男屍並非學校員工,也沒人認識他,但學校的警衛因此而成為嫌疑人,被警方連夜請去問話,同時間也適逢Evensong的學生校外旅行,一整個校區其實大唱空城計,只有那三名二度倖存者學生和莫拉的養子還留在學園內,任誰都能感覺到一種風雨欲來之感,儘管莫拉和少數學校員工也還在……

波士頓警方對泰迪的寄宿家庭之滅門血案以竊盜未遂結案(就是清潔婦的男朋友,但他在警方追緝他時拒捕,奔逃過程中自己不慎墜樓死亡),不過Rizzoli怎樣就是覺得,那三個被滅門兩次的家庭一定是個互有牽連的案件,她算是半說服長官讓她繼續追查下去,拖著自己的拍檔跨州追查這三個家庭,想找出這三個家庭彼此之間究竟有什麼共通點或交集。過程相當出乎她意外,當年辦案的他州警探恨不得立刻將他所知的全部一股腦兒全丟給Rizzoli接手,因為他說,自從查案以來,被不知名的一派力量跟得如影隨形,Rizzoli本以為是這警探個人太神經過敏,不過她很快就發現她自己的車被人裝了收音和追蹤器!確實是有人在監視著她們。

有其母必有其子,莫拉的養子其實早在學校裡成立了一個科學辦案的學生社團,為了幫莫拉分憂,他找來泰迪、威爾、克萊兒開了個秘密會,試圖找出他們三個家庭間的交集,本來他們三人都不認為彼此的家庭有交集,甚至Rizzoli也一直查不到這三個家庭有任何交集,不過,當晚克萊兒在翻看自己家庭的相本時,威爾卻發現其中一張照片出現他自己的母親!……

雖然後面的案情突然有點誇大起來,因為突然牽扯到CIA(中央情報局),不過泰絲格里森有把劇情編得很緊張,甚至算神妙,所以我也就從暗自幹譙轉為全然接受。放心,我並不打算透露最精彩的這段劇情,只是想說這三個家庭的共同點是:他們都是CIA彼此認識的同事,因為平常各有別的身分職業作為掩護,所以大家才都查不出這三個家庭間有任何牽連。

就算他們是情報局的人,又是為了什麼而惹上滅門厄運?闔上書後我想了一會兒,我覺得,如果泰絲格里森把這個答案弄得太誇張,是會讓我很難接受的,因為那就好像是精妙的懸疑終於走到無法自圓其說的境地,只好賴在飛碟或外星人頭上那般的天籟,所幸這本書並非如此,CIA這轉折點是有點誇張沒錯,不過滅門原因合情合理,也並不脫宗於人性範圍。還有,我真的很喜歡後面連我都搞不清楚誰才是壞人的迷茫!而且我陷入這種迷茫還叫好,只能佩服作者的功力!


I used to try my best to give her some attention, 'cause she was such a wallflower.
我盡我最大的力去關注她,因為她是個壁花

Pilot was described as a real nitpicker about safety.
飛行師被形容成是個對安全問題很龜毛的人。

There was no manufacturer's stamp, totally untraceable. State-of-the-art equipment.
那裡並沒有廠商的標示,完全無法追蹤來源。最先進的配備。
妙93
(圖/張妙如)


I'm sure he offered a king's ransom to whoever helped him.
我相信他提供了一個天價給願意幫助他的人。

You told them! You ratted me out.
你告訴他們了!你出賣我



西雅圖妙記7
西雅圖妙記7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4》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跟著台灣媽媽林怡芬「妹妹醬的便當日」料理專欄學做日式便當!

做便當是上天給我練習當媽媽的功課,而說巧不巧,妹妹醬從京都到台北所唸的幼兒園,午餐時間都是需要自己帶便當的學校。妹妹醬在京都時的幼兒園校長說:「為什麼要支持媽媽做便當呢?因為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在這裡分享的,是連我這樣對料理沒什麼天分的人,也能做的便當菜。

91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