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不去書寫已逝的摯愛十分不易——尚路易.傅尼葉《對不起,她不在了》

  • 字級


傅尼葉-1
(圖/寶瓶文化提供)

對不起,她不在了
對不起,她不在了
每次有慘劇發生,人們總會想到他;在法國,一有社會慘案發生,他也必然受邀上各個媒體分享悲慘經歷。他是以兩個殘障兒寫下《爸爸,我們去哪裡》,紅遍全球的尚路易.傅尼葉。這一回,他真的又遇到慘事了--他結縭四十年的妻子,突然離開了人世。

傅尼葉不說他的悲痛,而是一反同類型作品的書寫,以幽默的文字記憶妻子。儘管其中不乏調侃、批評,也都難掩他的深情。傅尼葉說,他不只要寫過去曾經擁有、和錯過的幸福,也要寫他們對彼此的埋怨和讚賞,這是他讓妻子重生的方式。


尚路易.傅尼葉(Jean-Louis Fournier)
1938年生。大學時修習古典文學,原應成為嚴肅學者的他,後來卻成了法國知名作家及電視劇編導。他曾獲得多項國際藝術電影大獎,也曾投入卡通影片的創作,並參與多部電視影集及紀錄片的製作。從1992年起,傅尼葉開始文字創作,作品逾二十部,包含散文、小說、劇本,他幽默詼諧的筆法,令眾多法國讀者為之著迷。



Q1. 從《爸爸,我們去哪裡》《爸爸沒殺人》,到這本《對不起,她不在了》,你呈現出苦甜交織的真心時刻,是那麼的獨特,令我們又哭又笑。這樣的幽默感不是人人都有的,是否是與生俱來的能力,讓你看見事情的不同面向?
傅尼葉:我覺得自己的幸運之處,就在於一旦遇上了不幸,能夠如同烏賊噴出墨水一般地釋出幽默,以進行自我保護。

Q2.《對不起,她不在了》可說是你寫給結褵40年的已故妻子希樂薇的情書,也是對自己的剖析。在書裡你提到,兩人個性互補是那麼的美好,那麼希樂薇改變你最大的部分是什麼呢?
傅尼葉:她使我變得更好,也使我如糖獲得精鍊;我也因為她而知道了什麼是利他主義以及善良。她教會我在想到自己之前,先想想別人。

Q3. 在寫作《對不起,她不在了》的過程中,你也再度經歷一回與希樂薇的過往(或者如你所寫的,你做到了醫院做不到的事:讓她復活……),如果可以,你最希望時光凍結在什麼時候?
傅尼葉:我希望是停在30年前,我們倆還年輕,並且對未來毫不擔憂的時候。

Q4. 你覺得希樂薇對於本書出版,會有什麼反應?

傅尼葉:我希望她會喜歡這本書,因為這本書一點都不傷悲。她這個人很活潑開朗,總是笑容滿面。

Q5. 書寫已逝的摯愛十分不易,請問你何時動念起筆?也許對你來說,本書並未在你停筆時就結束了,它一直延續下去,對讀者也是。本書出版後,你是否有繼續寫下更多的文字呢?
傅尼葉:我想說的是,不去書寫已逝的摯愛十分不容易。因為如此,才能讓那個人重新活了過來,並且「永恆不死」。所以,我還是繼續寫著關於她的一切。

Q6. 你收過的讀者反應中,最令你印象深刻的是?

傅尼葉:是一些與我有同樣不幸遭遇的讀者,所寄來的感人信件。我們彼此安慰。

Q7. 除了幽默感,本書帶給讀者最大的安慰與鼓勵是「在面對悲傷的同時,繼續感受美好的事物」,要做到這樣,你有什麼建議呢?
傅尼葉:花時間去看看藍天、樹木、花朵、海洋、鳥兒、貓兒等等,所有美好的事物。


〔尚路易.傅尼葉作品〕
對不起,她不在了
對不起,她不在了
爸爸,我們去哪裡?
爸爸,我們去哪裡?
我那愛情
我那愛情
爸爸沒殺人
爸爸沒殺人
Where We Going, Daddy?: Life With 2 Sons Unlike Any Others
Where We Going, Daddy?: Life With 2 Sons Unlike Any Others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病人自主權利法上路!你準備好為自己的生死做選擇了嗎?

當現代科技發展到能夠竭盡所能維持你的生命,繼續活下去與否便有了選擇。病人自主權利法是台灣第一部以病人為主體的醫療法規,透過生前預定醫療決定書,讓病人自己決定是否繼續接受治療。透過閱讀,帶你關注更多相關議題書籍。

101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