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宋瑛堂翻譯專欄】別被貌合神離的語文損友騙了:gift是禮物也是毒藥、梨型身材是粗梨還是西洋梨?

  • 字級



記得童謠《小毛驢》嗎?我沒騎過小毛驢,以前倒是有一個熱水瓶,我從來也不洗,加水時總有一股異味撲鼻。有一年,我心血來潮,接了一本無厘頭童書來翻譯,書裡穿插詼諧的小圖,以童言嘲諷老人聞起來像「熱水瓶」,頗有同感的我不假思索就直翻,心裡正得意,不知怎麼,書沒出版多久,讀者反應了:hot water bottle是熱敷用的熱水袋,作者都畫給你看了,怎麼還翻錯?我嘩啦啦啦啦摔了一身泥。

是的,我不但沒騎過小毛驢,從沒聽過hot water bottle,而且還目睭脫窗,有圖不看,罪該萬死。熱水瓶其實是electric thermos,在歐美並非必備家電,小孩拿這種東西比喻臭味,譯者心裡的紅燈應亮未亮,罪狀再加一條。

hot water bottle熱水袋
(圖是維也納熱水袋雕像,Herzi Pinki 提供)

象印VE3.0超真空保溫熱水瓶 CV-DSF30

electric thermos熱水瓶


貌合神離的這一類詞彙在語言學上稱為假朋友,很容易混淆視聽。禮物gift 在瑞典和挪威表示「已婚」,卻是德文的「毒藥」。義大利文的camera是房間,piano可表示樓層,更可形容「慢慢來」。中文讀者都不陌生的例子是日文漢字:人參(紅蘿蔔)、汽車(火車)、天井(天花板)、覺悟(受死),不勝枚舉。有些日語傳到西方後,定義也略有偏差,以日本料理為例,多數英美人士不是沒聽過「沙西米」一詞,就是把沙西米列為一種壽司,所以sushi指的多半是生魚,或是含生海鮮的料理,有些人甚至特別以sushi roll代表不含生魚蝦的壽司。因此,I don't eat sushi 不宜直譯為「我不吃壽司」。另外,tempura是蔬菜或鮮蝦油炸而成的天ぷら「天婦羅」,不是甜不辣。

日語移民美國後的變化多大?「睡布团的美國佬起床,穿上和服去照顧盆景」像話嗎?在美國,這人最可能睡的是沙發床futon,穿的是式樣輕簡的晨袍kimono,照顧的是室內花卉。盆景的英文是bonsai,發音近似盆栽,長相直逼banzai(萬歲),也會令譯者挫賽。最後,古早的英漢字典參考日文,把骨科orthopedics詮釋為整形外科,有些更沿用至今,是時候進行字典總體檢了。

馮京馬涼之誤是食品譯名的常態。二十年前讀到中文「梨型」身材,我瞬間聯想到台產的粗梨仔,但下文接著提「蘋果型」,我才意識到作者指的是下粗上細的西洋梨。「梨型」普及後,大家都明白這詞描繪的曲線,但即使在全民身材皆梨的疫情期間,能直譯為「梨」的只有Asian pear。

左為粗梨,右為西洋梨。(圖/宋瑛堂提供)


紅豆綠豆也常整垮譯者。美國人常吃的green bean一般是四季豆,但也泛指所有含綠色豆莢的蔬菜,東亞常吃的綠豆是mung bean,豆芽通常是mung bean sprout。紅色的豆子通稱red bean,糕餅裡的紅豆則源於日文小豆adzuki,都和生南國的相思豆無關。

左為red beans,右為紅豆。(圖/宋瑛堂提供)

搜尋green bean出現的翻譯是綠豆,但在美國green bean一般是四季豆,也泛指所有含綠色豆莢的蔬菜。 (圖/網路截圖)


菜單裡的egg roll通常是油炸春捲,不是蛋捲。蛋捲並非英美傳統零食,譯名可以是cookie roll或biscuit roll,懂西班牙文的人可能知道蛋捲始祖barquillo。晚餐附roll,不是蛋捲也非春捲,而是小餐包。biscuit在北美多半指鬆鬆的比司吉,而非酥脆的甜餅乾cookie。另外,pudding不一定是布丁,詳見上一篇

土司麵包是sliced bread,烤過才叫toast。carrot cake可直譯紅蘿蔔蛋糕,但蘿蔔糕是Chinese turnip cake或radish cake。紅白蘿蔔品種不同,還容易辨別,但白菜呢?我以前總把bok choy翻譯成小白菜,但有讀者認為「青江菜」才正確,baby bok choy才叫小白。東西方品種不盡相同,有時候見仁見智。

轎車的passenger seat看似乘客座,但乘客也能坐後座,所以副駕駛座比較精準。床尾foot of the bed常見的誤譯是床腳,但foot是單數,誰敢睡獨腳床?health care是醫療而非健保。Society page不是社會版,而是報導名流或文藝等軟性新聞的版面。社會版可以是Crimes。guinea pig不是幾內亞豬,而是天竺鼠,但英文裡的guinea pig常泛指實驗用動物,絕大多數是小白鼠,不過實驗動物法不保護老鼠,鼠輩常被埋進統計數字裡,白白為人類捐軀。

林林總總扯了一堆,無非想揭穿假朋友的真面目,也呼籲翻譯軟體工程師多多餵AI吃綠豆和蛋捲,不能再遺害千古。譯者日後如果再上當,害小毛驢騎士摔斷腿,穿和服去看整形外科,回家睡獨腳床,抱電熱水瓶養病,就等著「覺悟」吧。


作者簡介

台大外文學士,台大新聞碩士,曾獲加拿大班夫國際文學翻譯中心駐村研究獎,曾任China Post記者、副採訪主任、Student Post主編等職。文學譯作包括《分手去旅行》《單身》《修正》《祖母,親愛的》《被消除的男孩》等。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345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