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選書

記憶如花,剎那便是永恆──11月選書《百花》

  • 字級

百花

百花

時間是一個沒人能夠越獄的牢籠,失去太多的人總想抓住些什麼,只是歲月在你我臉上刻鏤的痕跡未完,親愛的那個人卻已走盡了生命漫長的軌道。

離鄉工作十五年的葛西泉,如今也有了家庭,並即將迎來新生命。現在的他一年只會回家兩次,但家庭與忙碌或許只是藉口,因為他發現,這幾年跟母親百合子已經越來越沒有話聊,就連陪她走一趟超市也覺得無比尷尬。

儘管母子的情感已經越來越淡薄,但和自小相依為命的母親一起過年則是不變的慣例。除夕夜這天,泉終於回到了老家,卻到處不見母親的身影,他驚慌地出門找人,結果發現母親獨自坐在公園的鞦韆上喃喃自語。在泉的反覆呼喚中母親終於回過神來,但泉卻感受到了一股陌生與恐懼。陌生的是母親臉上煥發的光彩,恐懼的是泉極力遺忘的「那段往事」正如黑洞反噬般捲土重來。

這是一段由遺忘開啟的記憶,也是一個講述愛與和解的故事。小說藉由百合子的衰微與遺忘,在一段又一段似有若無的記憶中,刨掘出泉內心的失物風景:缺席的父親、消失的母親、失落的目標、懷疑可否承擔責任的自我,以及不知道能不能去愛的勇氣。

人生是由許多回憶組成的,但關於時間我們卻沒有答案。回憶充斥著種種纏繞無解的糾葛難題,也因為痛苦,我們開始慢慢學會與生命共處,然而記憶終會隨著時間消逝,就像泉在思念百合子時的幡然自問:「當時曾經那麼快樂,為什麼竟然忘記了?」還有他痛徹心扉的獨語:「一不小心,我就忘了如何去愛。」一字一句,都重重敲打著每一個因生活而迷失的心靈。

生命就是不斷地失去,正因為失去的不可逆,才教人明白事物的存在與重要性。前塵如夢,蘊含喜樂憂傷;記憶如花,剎那便是永恆。雖然我們終將失去彼此,肉身也必會斑駁鏽蝕,但生命的美也在於它必然消逝,唯有愛是一朵不凋的花,隨時間落盡,在記憶中怒放。

蔡維鋼
皇冠文化編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追問「我們是誰?」我們就成為臺灣自身歷史的主體

每年到了二二八,都提醒著我們回望台灣歷史與民主的演進,透過這些文章,我們從歷史學者、文學、當事者後代等角度,接近當年事件的原貌。

55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