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好設計】末日後,想牽你的手說聲早安——《最後一本書》設計概念

  • 字級


最後一本書-1
裝幀設計/王金喵(攝影/但以理)

最後一本書
最後一本書

歷經了兩次企劃變更(書名從《世界末日大魔王》,再改為《逃命吧,地球人》,最後改為《最後一本書》,這本合輯最終朝往一個從未想過的方向,實際上讀過所有作品後,我也與編輯郭正偉《可是美麗的人(都)死掉了》作者)有了相同的想法。

他說這是一本安靜的書。

相較於世界末日來臨的慌亂,這本書收錄的作品更像是存活下來的我們,看著終究從滿目瘡痍的地平線遠端浮起的日光,拉起身旁人的手,彼此說聲早安。

倖存之後,或許我最想做的,便是找尋在斷垣殘壁中是否還存留著可供閱讀的隻字片語,以證明自己身為人的存在。這樣的想法延伸後,便是畫面上隨機斷裂的文句,他們各有著自己的故事,又可能在交會後產生新的意義。文句的背後有些隱隱約約的細線,是(據說)神祕學中「生命之花」的圖樣,雖然印刷廠的大哥怕不清楚,但不仔細看便看不見的確更符合生命與毀滅彼此共同的樣貌。

最後一本書-2
 
最後一本書-5
書衣正反兩面散布著斷裂的文句,象徵末日後的「斷簡殘篇」(攝影/但以理) 

書衣的背面也源自同樣構想,我製作了一張收錄大部分詩的海報。在裁切成書衣後,海報成了四等份,因此拿到書的讀者,只能擁有不到四分之一的部分(當然有一小部分永遠隨著裁切佚失了),書衣翻過來後,便成為實體的「斷簡殘篇」。

最後一本書-3
 
最後一本書-4
裝訂時,將單光白牛皮紙印製的海報裁切為四份,成為書衣(攝影/但以理)

在逗點的上一本合輯《聖誕老人的禮物》中,總編輯陳夏民提到希望比起「書」,他更希望這系列的合輯呈現雜誌的型態,因此《最後一本書》的版型類似雜誌的分欄方式,內文也採黑體(以小字體而言,黑體相較明體亦較易辨識閱讀),幾篇形式特別的作品則有其屬於自己的長相。

我認為書就是要用來讀髒、讀破的。我期待這一本乾乾淨淨來到你手中的白色小書,在長期閱讀之後,沾上你的痕跡而變成的樣子,會更符合《最後一本書》所應該有的模樣。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百萬港人上街為自己發聲,我們如何理解香港的處境?

從香港的前世今生談起,再進一步理解從雨傘革命到反送中,香港人如何面對與中國之間的拉扯?為何他們選擇走上街頭?

1939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