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

試讀偵探|4月號 屬於這世代的戀愛小說

  • 字級

 

P.4

  「真實?」

  真實不在這裡。

  屋內也沒有被破壞過的樣子,幾乎和架上次來時一樣整齊。真實原本就愛乾淨,從這個小套房的房間到廚房和浴室都巡了一遍,連衣櫃也打開看了,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只是沒看到她而已。

  「好像不在這呢。」不動產公司的職員這麼說。或許是因為架前往說明原委時提過「跟蹤狂」這個詞,他現在的語氣聽來像是打從心底鬆了一口氣。

  這房間東西真少一一架一邊看著房內一邊想。

  當然一部分原因是真實現在已經搬去跟自己住了,即使如此,和架過去交往過的女性相比,別的不說,光是衣服就很少。放在洗臉檯上的化妝品等小東西也多半選用樸素低調的顏色。

  房間裡有個特別吸引架視線的地方。

  化妝檯上,放著一個熟悉的小盒子。告訴架那種湖水綠色叫「蒂芬妮藍」的不是真實,而是學生時代交往的女友之一。架不假思索地拿起那個盒子。

  啪地一聲打開盒子,裡面放著鑲了一顆鑽石的戒指。那是架上個月送真實的訂婚戒指。

  戒指上的鑽石彷彿反望著架一般,閃耀安靜的光芒。

  去過租屋處後,接著是警察局。

  架對阿佐谷警署窗口說明未婚妻失蹤和她遇上跟蹤狂的事,對方立刻說「請到這邊來」,帶領他們上了二樓。

  二樓用隔板隔成幾個小房間,架和陽子被帶到其中一個角落。負責接待的是看似剽悍的刑警二人組。戴眼鏡那位看起來年紀較小,另一位剃平頭沒戴眼鏡的應該是前輩。

  過去媒體報導跟蹤狂事件時,往往暴露出警方處理這類事件的粗糙。這類案例多得不勝枚舉,有時是反應太慢,有時更因警方輕視案情而造成悲劇收場。架聽說因為這樣,最近警察對跟蹤狂犯罪的態度已改變了許多。然而,一旦輪到自己捲入這類事件,內心還是難免不安。

  警方會不會認真看待我們的報案呢?一一架這麼想著,和陽子一起坐在兩位刑警面前。戴眼鏡個子較矮那位在手邊準備了筆記,問道:「請問真實小姐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遇到跟蹤狂的呢?」出乎意料地,這位刑警態度頗為誠懇,架總算能先放下擔憂。

  「第一次聽她提起,是將近半年前的事。」

  一一架,可能是我想太多了,不過,總覺得好像有人一直在看我。

  起初,真實繞著圈子委婉地這麼說。因為她平常說話就是這樣,剛開始架還聽不出「有人在看我」指的是跟蹤狂,一頭霧水地反問了「啥?」

  當時事態還沒有最近這麼嚴重,真實的表現與其說是恐懼,不如說有點扭捏一一甚至略帶嬌羞。她先聲明了一句「不可以笑我喔」,才繼續說下去。

  一一如果要說是我太自戀,說不定也真的只是如此。可是,我好像遇上跟蹤狂了……我有這種感覺。雖然也覺得像我這種人怎麼可能遇到啦。

  真實說的都是些小事,只是累積起來就成了微妙的不對勁。

  比方說,下班回家路上,感覺好像有人跟在身後。有時背後還會出現類似閃光燈的亮光,或是聽到手機拍照的聲音。有幾次則是預定該收到的信件始終沒有出現在信箱裡。

  那時,架和真實交往快滿兩年。

  如果是跟蹤狂的話,妳有懷疑的對象嗎?架這麼一問,真實才以不確定的語氣說:「有個人說不定有可能,不過,也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啦。」

  架繼續追問,真實才吞吞吐吐地說,是還住在老家時認識的人。

  「搬到東京來之前,我還在老家那邊工作時認識的人。對方向我告白,但我拒絕了。只是這樣的關係,從來沒交往過,我們之間什麼也沒發生過。」

  有一天,真實發現又被尾隨而回頭時,正好看見為了躲避她的視線匆忙逃走的背影。她說,怎麼看都像是那個人。

  架對她說,妳要小心。

  如果下次再看到對方,立刻聯絡我,我會馬上趕過去,也會出面跟對方攤牌。架還這麼說。

  話雖如此,他心裡其實認為,大概不會真的發生這種事。光從真實的描述聽來,那男人應該沒有和架當面對峙的能耐與勇氣。

  連跟喜歡的女人說話都不敢,被甩了也只敢跟在人家身後,真是沒用的男人。反正平常一定也是個老實的草食男,就算現在鬼鬼祟祟跟在真實身旁打轉,一定沒有勇氣真的做出危害她的行為。纏著別人女友不放,未免太厚臉皮又沒骨氣了吧,這種人真教人火大。既然他監視著真實,那就讓他發現身為男友的我的存在,這麼一來大概會嚇得就此退縮吧。雖然很不高興,但當時架頂多也只是這麼想。事實上,真實確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也沒收到媒體報導中那些騷擾信件、電話之類的東西。

  真實說對方是群馬的同鄉,除了驚訝於此人大老遠從群馬跑來東京之外,架根本沒把對方放在眼裡。而且,也可能真的是真實搞錯了。

  直到兩個月前,事態急轉直下。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