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他什麼都比我好,怎麼辦?──《小種籽》

  • 字級

當年,她們一個是設計學院出身,一個是文學系畢業,大學畢業後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合作默契很好,接了不少案子,離開公司後各奔東西,一直到二十多年後因為一張IG的照片再度相聚。她們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怎麼都沒變!」但是,一個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一個依舊孑然一身,二十年間,單身的已經遊歷各國,正準備辭去工作,踏上下一趟未知之旅,有孩子的也剛辭去工作,要專心陪伴兩個幼小的兒女。她們的外貌、學經歷都已經大不相同,那一句沒變的寒暄,說穿了,是嚮往自由與固守成規的性情,沒有在她們身上因為歲月而流轉演變。

我和孩子分享《小羊和蝴蝶》時,想起了這位單身的朋友,她像浪人,總是毫無羈絆地說走就走,就像艾瑞.卡爾這本故事中的蝴蝶

小羊問蝴蝶:「你家在哪裡?」
蝴蝶回答說:「世界就是我的家,我自由自在地到處飛翔。」
小羊又問蝴蝶:「那你晚上睡哪裡。」
蝴蝶回答說:「愛睡哪裡,就睡哪裡,飛到哪裡,就睡哪裡。」
「我不跟著別人走,」蝴蝶對小羊說:「我想往哪兒走,就往哪兒走。現在,我要飛出這片大草原。」



小羊不理解蝴蝶的自由,草原是牠的天與地,為何要離開這個大世界;小羊也不懂蝴蝶飛翔的自在,牠永遠啪答、啪答一直線地走,為何要左彎彎、右彎灣地飛;被媽媽呵護著的小羊,也想照顧沒有家的蝴蝶,但牠永遠不理解,蝴蝶對家的感受與牠不同,直到一場大雨出現。

我曾經像小羊,不理解朋友的自由自在,卻又羨慕她沒有家庭關係的羈絆,但人生走到中點,回頭看看過往的風景,卻覺得我們的不同反而讓這世界很繽紛,開始懂得欣賞彼此。愛畫畫的女兒說,就像故事中的那一朵向日葵呀!如果只有一種黃色就很無~聊,有橘色、有淡淡的黃色,就很~美,想不到我從《小羊和蝴蝶》詩意般的文字得到撫慰,孩子卻能從艾瑞.卡爾的色彩中得到人生體悟。一片葉子、一朵紅花、一場雨,都有不同顏色的深淺層疊,很美,人生也是如此。

「你們想當小羊還是蝴蝶?」我問孩子。
女兒說:「都不要,我想當綿羊媽~媽。」
兒子回答:「我要像蝴蝶一樣到處飛!飛!飛!」
三歲就被檢查出有弱視的兒子,站上沙發做出飛翔的姿勢,這個生長曲線永遠是低標的孩子,總是讓我相當擔心。老人家對我說:「大隻雞慢啼啦。」但是如果雞不想啼呢?快—慢,胖—瘦,好—壞,美—醜,就算我們努力走在尊重孩子個人發展的道途,還是很難抵擋外

小種籽

小種籽

界標準的壓力。

有一顆小種籽好小好小,比其他的種籽都小,他能跟得上其他的種籽嗎?
小種籽沒辦法飛得和大夥兒一樣快。
小種籽沒辦法飛得和大夥兒一樣高。
小種籽長出來的小樹苗長得很快,但是,他旁邊那棵長得更快。




《小種籽》永遠沒辦法跟上其他種籽的進度,但最後卻長成了一朵巨人花。我對兒子說他就像故事中的小種籽,但他卻說我像故事中的那一陣風,不過吹得太快,太用力了,又像故事中的太陽,把飛高高的種籽給燒焦了。艾瑞.卡爾的《小種籽》描繪了一個生命歷程的故事,種籽們隨風而飛,飛太高的種籽被火熱的太陽燒焦了,不小心掉落雪山的種籽再也無法發芽了,炎熱的沙漠、廣闊的海洋、覓食的鳥兒,都威脅著小種籽的安全,但它不能決定自己的命運,只能依靠風,直到落入土壤中。我問兒子,我什麼時候像一陣大風,吹得太用力了,他說:「我寫作業的時候。」,妹妹插嘴說:「我吃飯的時候。」

我永遠記得艾瑞卡爾在《畫了一匹藍馬的畫家》中那一隻身上都是彩色圓點的驢子,他笑稱說彩色圓點的驢子是把認真之作帶向無稽,但不論是驢子,大家熟知的《好餓的毛毛蟲》,或是《小羊和蝴蝶》、《小種籽》,艾瑞.卡爾永遠在用色彩提醒著父母一件事——沒有任何顏色是錯的,不必永遠墨守成規,藝術本該是自由隨性,幫助他們打開視野。如果孩子是種籽,母親我就是那一陣風,讓他們不落入海中,也是太陽,給予溫暖,更是那一場及時雨,滋潤土壤。但是,有時候是否給得太用力、太熱、太多了?或像小羊一樣想用自己的經歷框架住蝴蝶的自由自在呢?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114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