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張志龍|好好說畫】投稿落榜?那我就參加落選者展覽啊──公然挑戰官方美學的馬奈

  • 字級

本篇文章由「1號課堂」和張志龍共同製作提供。點選上方播放器可收聽音頻版。



 

馬奈畫家馬奈(Édouard Manet)

大家好,我是張志龍。

在這一篇,我將為您介紹揭開現代繪畫序幕的馬奈

馬奈是一個很有趣的存在,他是奠定印象派基礎的畫家,一生當中都和印象派關係深厚,但卻從未參加過任何印象派的展覽。他生於1832年,他的父親是位法官。他希望兒子繼承衣缽,也成為一位法官,讓他的家族能夠在法國的中上流社會延續發展。但馬奈個人只對繪畫有興趣,於是經歷了一番家庭革命,他的父親才終於同意,讓他走向藝術的道路。

馬奈進到畫室學畫以後,心中一直很疑惑,為什麼他們明明世代生長在法國,但是老師教導的風景畫,都是義大利山水呢?他們畫的人像素描,都是義大利羅馬的軀體?也就是說,他們承襲了古希臘羅馬,以及文藝復興時期的古典畫風。

如果拿我們現代的環境來做個比喻的話,就好像我們小時候的美術課,應該要畫熟悉的陽明山或者是阿里山的,結果老師教我們的,卻是用國畫的技法畫從來沒有見過的黃山一樣。馬奈感慨的是,為什麼他們不畫現代人眼下所見到的事物呢?

到了1863年,馬奈父親去世的隔年,他繼承了大筆的遺產,而且想畫什麼,也就不必在意父親的價值觀,所以他的畫風變得更加自由,主題也就沒有限制。而在這一年,他畫了一幅尺寸非常大的作品,叫做《草地上的午餐》。

草地上的午餐,馬奈,巴黎奧賽美術館


馬奈把這一幅作品送到官方主辦的年度畫展,也就是所謂的「巴黎沙龍」,在那個年代,年輕畫家要搶下藝術灘頭堡的唯一途徑,是獲得官方的「巴黎沙龍」展出的資格。藝術家的聲譽乃至於生計,都高度依賴這些官方沙龍展。藝術家們在通過沙龍展出的作品,都是希望能夠獲得名氣和訂單。巴黎沙龍雖然有公開的評選制度,但是評選委員多是學院派會員,有門閥學派的把持,也有根深柢固的美學觀念;年輕畫家要獲得巴黎沙龍評選委員的青睞,並不容易。

那一年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並沒有被錄取。然而那屆遭到退件的作品非常的多,高達三千件,引起了軒然大波。媒體有很多的聲音,說這次官方的審核並不是很公平,缺乏公正性。

當時法國第二帝國的皇帝路易拿破崙,也就是拿破崙的姪子,為了展現一種開明的態度,他就在巴黎沙龍開展前的一個星期,到會場巡視了一圈,看看那些遭到退件的作品。

隨後,官方透過媒體宣布,所有落選者可以在原來舉辦世界博覽會的場地,向大眾展示作品,訴諸於公眾評論。這項展覽稱之為「落選者畫展」。

路易拿破崙這招其實相當高明,一方面安撫人心,展現光明磊落的氣度;另一方面,假如你參加了落選者畫展,就表示你對這些評審有所不滿,但是誰敢和法國官方的藝術家,也就是評審老師頂撞呢?有,就有這種人!我們今天要談的馬奈就把他的畫,送到落選者畫展來參展了。

接下來,我要請大家看看這一幅他在落選者畫展展出的《草地上的午餐》,提醒大家一下,APP(編註:此指1號課堂APP)的文稿裡,也有這張圖。這個主題並非是心血來潮,這類的畫可以稱之為田園牧歌畫,牧場的牧,唱歌的歌。也就是在大自然環境裡面,有牧羊人、放牛的牧童,或者是鄉間席地野餐的人,他們一面唱著歌,一面聊天,形成天人合一的畫面,展現大自然和諧的風景。從文藝復興時期的威尼斯和歐洲北方開始,漸漸形成一個非常受歡迎的主題。

馬奈《草地上的午餐》,顯然參考了16世紀文藝復興時期,威尼斯畫派大師提香的《田園音樂會》。

田園音樂會,提香,巴黎羅浮宮

 

義大利畫家提香義大利畫家提香(Tiziano Vecelli)

《田園音樂會》是義大利畫家提香的作品,描繪的是兩個年輕人在幽靜恬適的山坡上,彈琴唱歌的景象。在畫面的中景,也就是畫面中間的地方,有牧羊人和牛舍,讓畫面的存在感顯得真實。

在兩個人演奏對唱的時候,左邊的女人站了起來,走向旁邊的井想要取水;右側的女人拿著一隻笛子,好像演奏告了一個段落,準備休息。但是提香怎麼可以讓衣不蔽體的裸女出現在畫面之上呢?這不是敗壞風俗嗎?所以他得做個掩飾,才好交代。

於是,提香就在遠景抹上了一層藍色的雲海,將這個空間襯托得空靈飄渺,像是在天堂一樣。而纏繞在女人下半身的是古羅馬式的白袍,象徵她們虛幻的身分,其實她們是來自天界的女神。

但是反觀馬奈《草地上的午餐》,同樣有兩男兩女,兩位西裝革履的男士席地而坐,右邊戴貝雷帽的那位滔滔不絕地發表議論;但是他的朋友好像分了神,看往別處。

在他們後面的女人彎著腰,屈膝洗澡;在前面的這位一絲不掛,好像是玩了水弄濕全身,索性把衣服給脫了。她把衣服晾在草地上,褪下的衣服上面還有一籃傾倒的水果。

而引起衛道人士批評的是,在兩位穿著當代服裝的男士旁邊的兩位裸女,她們可不是古代羅馬的女人或者是天上衣不蔽體的女神,更不是童話故事裡的精靈,而是活生生的現代女性。要知道,在當時古典繪畫的觀念中,女性裸體的繪製必須要遵循著和諧的秩序,不可以亂畫,要將女性的身體神格化,將裸女圖的藝術性從色情中區別出來。

馬奈這樣不按照古典手法卻又畫出女性裸體的繪畫,當然會被認為是褻瀆藝術、譁眾取寵,所以許多觀眾到了落選者畫展來,看到這幅畫就說:「難怪這種畫會落選。」

拉斐爾拉斐爾(Raffaello Sanzio)

另外,我們看看手邊的這一幅圖,從這一幅畫的構圖來看,馬奈也是別具用心。它的構圖其實是參考了文藝復興時期拉斐爾的一幅版畫。拉斐爾是法國藝術學院最被尊崇的大師,在法國過去兩、三百年的藝術發展上,所有接受官方藝術體系的教育工作者和學生,都一定會學習與臨摹拉斐爾的作品。

馬奈所參考的作品是《帕里斯的評判》。拉斐爾在這種大場景的作品裡面,通常會埋伏一個印記,也就是在一個無足輕重的角色上,畫上自己的肖像。他的表情常常是一副抽離現場,事不關己的模樣,眼睛就會投射到畫面以外的觀者,也就是我們,邀請我們進入畫的世界。

在《帕里斯的評判》中,拉斐爾就藏身在右下角三個人之中,席地而坐的年輕人。他的右手撐托在膝蓋上、托著腮,回頭看著我們。大家應該會發現,馬奈《草地上的午餐》中,前景的三個人姿態,就是取自於《帕里斯的評判》。

帕里斯的評判,拉斐爾素描/馬爾肯托尼歐鐫刻版畫,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這一幅畫展出以後,當然招來了很多批評。當時馬奈有位聲援他最力的朋友,也就是在文學史上非常知名的作家左拉,他在報紙上寫了文章來聲援馬奈。他認為要讓寫實的裸體人物出現在自然風景裡,是所有畫家不敢為的夢想。即使是古代大師,也要把這樣的裸女藏在維納斯或者是雅典娜女神的名義下,才能夠名正言順的畫出來把女性的裸體作為主角的主題畫作。

但是他又說這不是馬奈在投機取巧,刻意的挑起情慾,這一幅畫本身就是極佳的風景畫等等。左拉的說法,我覺得是出於新生代作家對於馬奈的仰慕。因為我們會看到這幅畫裡面仍然有一些缺點,譬如說遠方好像在洗下半身的女人,好像飄在空中一樣。我認為,這部分可能是他在思考畫面到底需不需要一個立體的景深,有所猶疑從而產生的困境。

此外,馬奈把《帕里斯的評判》上面回頭凝視觀者的拉斐爾,換成了大腿上沾了些泥巴的裸女,要說這不是刻意的安排,是很牽強的。也就是說,馬奈是刻意選擇提香的《田園音樂會》的題材,並且援用了拉斐爾《帕里斯的評判》的人物姿態,讓藝術圈的人知道,馬奈是站在前輩巨人的肩膀上,往前出發,來挑戰古典美學的價值觀。

也就是說,在學院派的畫室裡待了很多年的馬奈,應該非常清楚官方沙龍品味想要什麼。但他卻是偏偏反其道而行。同樣的題材,同樣的構圖,新古典主義者會儘可能去畫看上來很和諧、端莊、正常的人物,馬奈卻選擇了一個衝突性極大的議題,來挑戰官方的美學品味,引起觀者的注意。

馬奈想要大家注意的是什麼呢?我認為,他要跟大家說的是,我們選擇畫的主題,是不是不該有所限制,或有任何禁忌呢?是不是到了可以畫當代人物和當代議題的時候了呢?這也就是馬奈作品《草地上的午餐》,所揭示的現代性。



用「聽」的專欄

好好說畫


奧賽美術館擁有大量精采絕倫的畫作,了解畫作的第一個難點,在於行家的精挑細選。只有選擇最經典、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才能讓你在最短時間內,瞭解現代獨立藝術運動的發展脈絡,掌握鑑賞之精要。

這堂課,請來了張志龍為你說畫。張志龍是近年來崛起,具有獨特解析風格的說畫人。課程裡提到的畫作,是你在奧賽美術館的旅程中,視線必然停留之處,也是你不懂就太可惜的作品。

收聽更多好好說畫➧  


點圖至專欄



繁星巨浪:從卡拉瓦喬到畢卡索,大藝術家的作品和他們的故事

繁星巨浪:從卡拉瓦喬到畢卡索,大藝術家的作品和他們的故事

張志龍
1964年出生於台灣桃園。輔仁大學經濟學系畢業,政治大學企業家班結業。長期在外商企業、策略顧問和上市公司從事行銷和管理工作。
2010年,與友人共同發起「擁抱絲路」活動,並擔任執行長,讓國際團隊得以長跑和沿途宿營的方式,從伊斯坦堡出發,成功穿越六個國家,抵達西安,完成150天、一萬公里的絲路長征。之後,張志龍將這段探險歷程與沿路文明的思索寫成《擁抱絲路——斯人、斯土與征途》,於2012年六月出版。
2016年,歷經四年時間,多次赴歐洲考察歷史現場,投入大量的史籍研究與考證後,寫成《繁星巨浪》
個人網站:richardchang.tw
臉書專頁:乎乾啦 敬存在! 張志龍 Richard Chang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好久不見,但我想不出來跟你聊什麼」(!?)這五個冷知識你請自取

寒暄用語換句話說變不出新把戲?近況報告也已經說盡?面對久別重逢的老友和一年見一次的親戚,這幾個話題講出口保證大家都佩服你見多識廣又風趣!

564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