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換個角度,認識這隻愛替大家斷捨離的颱風「呼呼吼」──Emily讀繪本《討厭的颱風》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我暗地裡覺得《討厭的颱風》是畫給我看的。但亦相信無論住在台灣、香港、日本,或任何颱風區域的大人小孩都很適合看。

討厭的颱風(隨書加碼驚奇小書「偷偷養隻小颱風」)

討厭的颱風(隨書加碼驚奇小書「偷偷養隻小颱風」)

「討厭」是客氣的說法,我對颱風簡直畏懼。自從2015年的蘇廸勒颱風襲台,我才初次見識到颱風的威力可以比地震更可怕,能令高樓沒完沒了地搖晃,玻璃窗和我的心臟砰砰作響。那次經驗把驚恐深深植入我的體內,之後每當強颱來襲便發作,有點好笑又有點悲慘地,吹襲期間我會緊張得一直跑廁所拉肚子,風暴過去即使實際上毫髮無傷,也每每疲累不堪頭昏腿軟。

厭惡、恐懼,但卻無可避免的事情該怎麼應付?能與恐懼抗衡的,似乎唯有直視它、探討和了解它,繼而接納它作者王春子便用上最可愛的方式,陪伴讀者去理解可怕的颱風。

故事開場,一隻軟綿綿、胖嘟嘟的雲朵從海上誕生。海洋的熱氣把它餵養得越來越肥大,然後化身為許多隻雲寶寶彼此追逐。它們手手抓住腳腳的轉啊轉,一個全新的「呼呼吼」軍團就此形成。

颱風軍團「呼呼吼」誕生了。(圖 / 《討厭的颱風》內頁)


颱風呼呼吼一臉稚氣,態度任性野蠻,嘴巴隨隨便便就吞吐狂風,雙眼噴發雷電。它越過大海令巨浪滾滾,把船上的人嚇得直發抖。陸地上的人聞得風聲,也像狂風掃落葉一樣把超市的糧食掃回家。農夫則趕緊搶收作物,因為呼呼吼的作風一向是只要是它喜歡的,便通通捲走,從來不管誰的感受。

當呼呼吼登陸,它吹翻路人的雨傘,拔起招牌和屋頂,拍打著每家每戶的門窗鬼吼鬼叫。被它肆虐的城鎮泡在水裡一片混亂,有些地區停電停水,有些人無家可歸,大家都說颱風好可怕,真討厭!但呼呼吼才不管呢,它衝到山上去,繼續摧殘動物和樹木。

每次作者強調呼呼吼對自己造成的破壞「一點都不在意」,就似在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但由於呼呼吼的造型樸鈍天真,不經意便教人體諒到,呼呼吼也只是在做自己啊若說它不仁,會不會它只是一視同仁,不偏愛或偏惡誰?無分別心該被怨恨嗎?呼呼吼欠了誰什麼,有義務要手下留情嗎?

作者提供了一個換位思考的機會,令我想起日本一張得獎的廣告海報,上面是一個掛著兩滴眼淚的小妖怪說:「我的爸爸,被一個叫桃太郎的傢伙殺掉了。」桃太郎斬妖除魔是為民除害,但於可憐的小鬼而言,卻是喪父之痛。事情總有兩面,14世紀的黑死病結果解決了歐洲當時人口過盛的問題,隨後薪資提升房價下滑,貧富懸殊、飲食水平與人均壽命都獲得改善。兩次的世界大戰之後,因為有大量屍體可供解剖研究,因而換來醫學躍進。那我們視之為禍害的颱風,會不會亦有它的正面價值?

為了不要只有一方『永遠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請拓寬您眼中的世界吧。」我的爸爸,被一個叫桃太郎的傢伙殺掉了。」海報下方小字:為了不要只有一方「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請拓寬您眼中的世界吧。


本來意氣風發的呼呼吼終於被高山阻擋去路。可能因為心情沉重,它竟全身變成灰色,然後淚如雨下。越哭,它越縮水,漸漸化身為山上的小湖泊。先前躲起來的動物和昆蟲紛紛現身,跳舞慶祝雨過天青。剩下孤伶伶一個小灰雲,低徊於湖泊上方落寞地說:「原來,大家都不喜歡我啊!」然而此際,被颱風帶來的種子開始萌芽;倒下的老樹四周,從前不見天日的矮小植物現在不單只曬到太陽,還有了嶄新的成長空間。

風暴帶來毁滅,亦帶來新生。它狠狠地掃蕩、洗滌、淘汰,視整頓肅清為己任。不管我們願不願意,就替大家斷捨離。那可否請它別多管閒事,日益頻繁和兇猛的不請自來呢?事實卻是當地球變得更暖,海洋升溫,風暴只會更強大。而大型風暴過後能讓海水變冷,這是大自然的調節機制。這些風暴常識我是被嚇到烙塞之後才逐漸學來的。現在有了這賞心悅目的繪本,讓大小讀者愉快地上一堂大自然氣象課。

我享受觀賞書中每一頁的構圖技巧,以及畫家簡化角色與場景的功力,她使用點點、條紋、格子等圖案的配置,和色彩運用上的嫻熟妥當。就連各式雨點的線條變化,也教我反覆觀摩。最可愛當然是呼呼吼本人,乍看像軟綿綿的貓,再看像捲毛狗,但耳朵有時又似小熊或兔子。然後想,對啊,雲朵就該這樣令人充滿聯想。呼呼吼即使作惡,姿態也很呆,手臂僵直雙腿併攏的。當它兩眼噴電、張嘴吐納時,像隻沒牙的笨拙怪獸。

(圖 / 《討厭的颱風》內頁)


所以呼呼吼那麼萌,看過這繪本以後,下次颱風再迎面而來,我們是否就能夠不抗拒、不討厭它呢?

才不!每次暴風要來我依然憂心忡忡,它轉向或減弱我就謝天謝地!颱風最可恨的,是它撼動我對安全的想像。我從小相信家必定是最安全的地方,但颱風在某年某月把這份天真的信任吹得七零八落。不過正因如此,讓我不得不拆解驚恐背後的因由,並開始關心自己身處的地理環境和氣象常識。

真相是,在大自然的力量下做為渺小的個體,不可能有絕對的穩定安全,我們能做的只有柔韌應對。唉,明理真令人心累。明明超討厭呼呼吼,卻得尊重它接受它,與它共存。可是大概因為有了知己知彼的踏實感,上兩次颱風來襲我已不再害怕得拉肚子了。這讓我更加相信,因理解而敬畏,總比無知的驚慌來得好。既然呼呼吼毫不在意,我們這些「芻狗」只能勇敢沉著應變。

作者王春子是經驗豐富的插畫家,但她是在兒子出生後才開始創作繪本,這本書的獻詞也說要送給她6歲的小人兒。為愛而創作,難怪連討厭的颱風也顯得溫馨可愛。繪本還附送小故事別冊,加上書末補充了關於颱風的神話、方言和氣象知識,真的很像媽媽要把好東西通通塞給孩子的盛情。然而,王春子深愛的不只有她兒子,這個看似稚氣的故事,背後卻是開闊成熟的心思,溫柔包容的情懷。她待之有情的還有我們足下的大地,四周的天空海洋,與其間的人們和萬物。


書中還夾附一本可愛小書「偷偷養隻小颱風」。(圖 / 《討厭的颱風》內頁)



  王春子作品 

討厭的颱風(隨書加碼驚奇小書「偷偷養隻小颱風」)

討厭的颱風(隨書加碼驚奇小書「偷偷養隻小颱風」)

雲豹的屋頂

雲豹的屋頂

媽媽在哪裡?

媽媽在哪裡?

你的早晨是什麼?一個插畫家的日常見聞

你的早晨是什麼?一個插畫家的日常見聞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會煮又會寫!飲食文學作家如何讓人眼饞肚餓?

明明是兩種不同技藝,這幾位作家卻能融合為一,用文字讓你置身每個料理現場,用眼睛品嚐絕世美食。帶你看5位飲食文學作家如何用鍋鏟與筆桿上菜。

156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