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探索時間之謎:宇宙最奇妙的維度》(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探索時間之謎:宇宙最奇妙的維度
探索時間之謎:宇宙最奇妙的維度
(本書已有中文版,2010年由貓頭鷹出版)

我不知道是否人人都和我一樣,這一生中至少會想過一回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會有我?為何有這世界?這個世界又是哪裡來的?它為何是我們今天看到的這個樣貌?

喔~我對這些不止想過一回,我幾乎是有事沒事都會拿來想一想。尤其,當我人生失去重心之時,或當我執迷某事之時,我更想知道這一切,更想知道所謂堅持,是否真有那麼重要的意義?對一個不甚了解人生和世界的我們而言,究竟是憑著什麼在相信「堅持」有特別意義!雖然活著很重要(活著才能慢慢找到答案),填飽肚皮很重要(生存下去的很實際的問題),但曾幾何時,大家都逐漸淹沒在這些世俗的重要裡,忘記再去明心想一回,這些事的定位是什麼?你我正在欲求的東西(甚至是崇高的理想、夢想),真的那麼有意義嗎?

所以除了看故事(小說)之外,每隔一陣子我一定都會想看看科學物理宇宙方面的書,我的全方位偶像甚至是愛因斯坦,只因為他給了我們目前最佳的宇宙詮釋,而我,即使一邊在為世俗重要的事而努力,一邊也從來不想忘記檢視這些事的定位究竟有多重要?重要到我們人人都得花今生今世所有的時間去一一苦惱或追求!

In Search of Time: The History, Physics and Philosophy of Time
In Search of Time: The History, Physics and Philosophy of Time
舉凡講到時間空間,就不能和宇宙分開來談,我記得我生平第一次知道「原來我們抬頭看見的許多星光是它們好幾千萬光年的光影時」,我真的訝異且暗喜得快要死掉!──這個世界多美好而浪漫啊!什麼發明時光機?這世界不是早就有了!要不然你怎麼向我解釋,我抬頭看見的星光並不是那些星星「在此時此刻同時」射出的光,而是差了好幾百千萬甚至億光年?我們在看著它們的超遠古代啊!這不是時光機是什麼?!而且滿天都是不同時空距離的時光機!就像,我每次從台灣回美國的旅程一樣,假如我一月一日23時從台北離開飛往美西,我抵達美西的時間是一月一日17時半,嘿!一月一日18時我既在台北吃了晚餐,也在美國吃了晚餐啊!這,算不算是個小小的時光機?讓我超脫現實活了這個時間兩次?時間(時空、時光)真的沒有什麼好探索的嗎?真的只能用來日日夜夜去苦惱那些說不定對外星球來說一點也不值得苦惱的事!?

眾所皆知,如這本書也談到的:早期的哲學家科學家物理學家數學家們,多數相信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而上帝創造了一切,一切又以我們人為主。可是隨著人們的逐漸發現觀察和研究,我們現在普遍知道地球並非宇宙中心(真實是,我們也不過是宇宙中計數不清的星球之一而已,還並不是最大的!),一切也並不像《聖經》〈創世紀〉說的來演,可是我們依然相信神,也依然,把自己的苦惱煩惱當成世界的中心那麼偉大和重要!

這就是我為什麼要每隔一陣子讀讀這類書籍的原因。但請不要誤會我,如果我相信愛因斯坦就是一切了,我並不需要持續再關注這類書籍了,如果我真的那麼無神論,我也盡可以去為非作歹了,不是的,我依然相信這世界還有很多我們根本還不清楚的事!所以要持續關注,繼續活下去看,同時也讓世界繼續用它的偉大驚喜我!在我們能對它全盤了解之前,誤會和亂下註、亂定位,都是不必要的,甚至都是太自以為是的。

〔下集待續〕

Quite possibly our own desire to live every moment to the fullest is driven, in part, by a nagging suspicion that, in today's secular world, "you only live once."
某種程度上,在今日的世俗中我們不斷聽到的「你就只能活一次」,很有可能讓我們更想善用每一分每一刻。

"Many complex human behaviors─ from understanding speech to playing catch to performing music─ rely on the brain's ability to accurately tell time," says Dean Buonomano of UCLA'S Braim Research Institute. "Yet no one knows how the brain does it."
「很多複雜的人類行為──從了解語言到接球到演奏音樂─都仰賴大腦正確的報時能力,」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腦部研究中心的波諾馬諾說,「但沒人知到大腦是怎樣辦到的。」

We all place enormous value on memory. Perhaps a certain amount of forgetting is just as valuable.
我們都很看重記憶的價值,但或許某種程度的遺忘也同樣有價值。

It takes a thief to know a thief.
會做賊的才懂抓賊。
妙63
(圖/張妙如)

交換日記14
交換日記14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西雅圖妙記6《交換日記14》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88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