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好書指南

【週四|來談書,別談戀愛】貝莉:過年了,你想回家嗎?

  • 字級


貝莉專欄
 
本週就要過年了,相信很多離鄉背井的人都即將回家了,本來這週我想要跟大家推薦我的「戀愛導師」書單,但在我看完這套書之後,我開始轉了個念,我想問你們:「過年了,你們想回家嘛?」還有「你們愛自己的家人嘛?無論他們是什麼模樣。」

這套讓我一口氣花了八小時看完的書,就是大陸青春作家笛安的「龍城三部曲」中的《西決》《東霓》(台灣目前只出了《西決》《東霓》,最後結局《南音》,今年一月才剛在大陸出完),本來我抱持著把玩的心情,沒想到一打開,卻一路看到最後,而也餘韻遲遲無法消逝。
西決
西決
東霓
東霓










1983年生的笛安,雖被冠為青春作家,卻有令人自嘆不如的才華,她對家庭的觀察細膩入微,讓我都不禁想著:「妳究竟在什麼樣的環境成長啊!」

鄭西決、鄭東霓、鄭南音,三個偶爾互相仇視、偶爾互相扶持的堂兄弟姊妹,在大陸一胎化教育中,時常處在一個屋簷下的他們,也許就如同我們一般的兄弟姊妹,或者是同母(父)異父(母)兄弟一樣,然後伴隨南音的父親母親,完美的,撐起一家人的三叔三嬸,還有不成才的大叔、懦弱的小叔,早逝的二叔,這一家子,都有自己說不出的苦跟秘密,當然還有甜與溫暖。

我看著看著,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跟叔伯,還有更多的親戚們,小時候大家總是過年熱熱鬧鬧圍爐,一派和諧中,卻有個心事,有時候一個干戈可以丟出無比傷人的話,不僅僅是刺傷了自尊,也劃破了無法面對的痛,可是有時候一個擁抱,卻又能夠化解生命中最無法抗拒的痛苦跟不堪。

當你看完這兩本書時,你絕對無法想像那樣的作品,居然在大陸會被歸類為「青春小說」,而笛安的作品也讓大陸所謂的青春閱讀市場注入了嚴肅文學的色彩。

宛如阿修羅
宛如阿修羅
跟向田邦子的《宛如阿修羅》《寺內貫太郎一家》這兩本精彩但年代跟年齡層離我們稍稍遙遠的家庭小說不太相同,「龍城三部曲」這套家庭小說,離我們更近了,故事從2006年到2010年,這些年中,三個孩子從十幾二十幾歲跨越到二十幾歲、三十幾歲,從高中到大學、結婚到生子所要面臨的生活、愛情以及家庭狀況。他們的性格迥異,一個是狂放不羈自由無拘的冶艷美女,一個是拘謹沉穩的冷靜青年,以及一個任性甜美的小公主。

它並不艱澀難懂,講的就是你我生命中曾經想說出口,卻不知道如何表達的事情。童年對父母的憧憬、青春期對他們的失望,大時對他們的珍惜或者體諒;小時對感情的懵懂、受傷後在愛的背叛裡所需學會的釋懷跟原諒;更殘忍的是,當愛情受傷了,我們可以盡量忘記就好,我們可以努力幸福就好,當然我們有可能是像大姊東霓一樣如此美麗,在愛情上卻如此坎坷痛苦;想要傷害別人保護自己,那把利劍卻無止盡地傷到愛她的人,包括自己。我們或許也像西決一樣,想要沉穩地撐起家裡,放棄生活,所謂「美好的願景」只想要有一個安逸的家。我們或許像甜美的南音,從無知的小公主、伸手什麼都有、全家都寵愛自己,到受傷後,開始站起,去爭取自己人生所要的東西,去試著了解世間的險惡。

你的家庭是什麼樣子呢?

當過年時,你回到家與家人聚在一起時,究竟是滿滿的幸福,或者是苦澀的痛,還是內心有爆炸似地想要所謂「正常的愛」,而換來的卻是滿身寂寥。

貝莉-過年了,你想回家嗎?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家族的故事,這是我的,那麼,你的呢?(圖/貝莉提供)














或許,看完龍城三部曲前兩本的《西決》《東霓》,你會有不同的想法,當我們在人生抉擇上、自由上、愛情上,扮演著無論是懦弱的、自私的還是妥協的人時,你都可以在這書裡,找到些許曾經屬於自己的影子。

這真是一套不得了的書啊,讓正在著手寫小說的我看完後,深思了好久,開始思考:「我能否,寫出跟她一樣精采的故事呢!」


我親愛的台北
我親愛的台北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
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著有
《OL工作戀愛事件簿》《Single War》《戀愛是種邪教》《真愛是種信仰》,以及最新作品《我親愛的台北》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跟爸爸訣別、跟媽媽出櫃,李屏瑤如何長成「台北家族裡的違章女生」?

「身分證數字開頭為2,非典型女生樣,過30歲不婚不嫁,其他人都以譴責的目光望向你,這樣的我,感覺像是大家族裡的違章建築,容我以鐵皮加蓋的角度,寫冷暖分明的成長觀察。」作家李屏瑤回望從小到大的成長經歷,書寫家庭、性別、性向帶給她的不同捶打與滋養,彷彿對我們說著:不如世俗期待,又怎樣呢?

187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