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爸爸是海洋魚類生態學家》張東君:因為我命很好,所以要做更多推廣

  • 字級


張東君-1
(攝影/但以理)

大抵上,每次出去採訪,我們多半需要向受訪者解釋OKAPI是什麼:牠是網站的吉祥物;住在非洲,是長頸鹿的近親;牠很神經質,每次只睡5分鐘;不,牠不是虛擬的,是真的有這種動物。

只有動物學家張東君反過來告訴我們,「我摸過OKAPI,牠的毛是我摸過的動物裡最軟、最舒服的。我的相機還被橫濱動物園的OKAPI舔過哩!」

是誰把驢子變斑馬?加薩動物園的故事
是誰把驢子變斑馬?加薩動物園的故事
張東君能夠這樣到處去世界各地的動物園摸OKAPI(及其他動物),主要是因為她目前擔任台北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祕書組組長,除了負責野生動物保育與教育推廣,也時常出訪各國動物園,進行交流與經驗分享;或討論是否有動物交換的可能,以相互增加類種多樣性。閒暇之餘,她更從事大量科普寫作、翻譯與口譯,從2001年第一本《動物勉強學堂》開始,《象什麼》《青蛙巫婆動物魔法廚房》《蝌蚪答人》《小鴨鴨溪游記》……有些記載她身邊行徑特異的動物學者朋友,更多是她寫給小朋友或青少年的動物主題書,著譯作品至今90餘部。她總說她要衝「著譯等身」,「可是太難了,你看我的書都這麼薄一本,硬殼封面還比內容厚!」她笑著拿起最新的《是誰把驢子變斑馬?加薩動物園的故事》比畫著。

爸爸是海洋魚類生態學家
爸爸是海洋魚類生態學家
而這一切的起點,其實絕大部分都落在張東君的父親──台灣第一批推動人工魚礁的學者張崑雄身上。若沒有張崑雄因其學術背景所帶來的成長環境,以及夫妻倆自由開放的教育方式,張東君可能不會如此順理成章踏上動物之路。是以,張東君寫下了《爸爸是海洋魚類生態學家》,不只記錄了童年的她與父親互動的點滴,也間接讓讀者知道,早在1970年代,台灣就已投入海洋魚類資源的永續經營。

「其實《爸爸是海洋魚類生態學家》的初稿12年前就寫好了,本來是想在我爸爸退休那年送他當生日禮物,但一直找不到願意出這本書的出版社。」屢遭出版社婉拒的原因很簡單,「他們都要我把故事改寫成給中學生看的,但我不想。」12年來,張東君陸續問過三、四家出版社,幾乎每一家的回覆都一樣。「出版社都說他們是認識我這個人、知道我的成長背景,才相信我小學就能知道『食物鏈』『人工魚礁』等等。可是他們認為一般小朋友在那麼小的時候不會知道那麼多事,所以希望我改寫。」但張東君就是堅持要寫給和那時的她一樣年紀的孩子們,她想讓小朋友知道這些事。因為那就是她的親身經歷,她也從不認為,孩子應該得到的知識深度,得受年齡限制。

「去漁港、去看人工魚礁,那就是我小時候和爸爸一起做過的事。」從事海洋魚類生態研究的父親鎮日忙碌,卻不會倚恃專業,忽略孩子的發問。「我問了那些問題,爸爸帶我去那些地方,就是這樣子。」為了回答女兒的疑惑,只要工作環境與實驗狀況允許,張崑雄便帶上年幼的張東君,讓孩子親臨海洋現場,從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這是最快、最能讓孩子記得一輩子的教育方式。「大概全台灣名字裡有『港』、『澳』等字的地方,我那時都去過了。」

這樣「無差別式」的教育方式,並非只有張崑雄一人提供給自己的女兒。「以前我們家住中研院宿舍,每天看到對面掃地、丟垃圾的叔叔伯伯們,每個都是博士。我小時候以為只要是人就有博士學位。」張東君大笑。

住在政府的智囊中心裡,張東君享受著其他多數孩子所沒有的成長待遇。「我每天出門回家,一定會經過那些研究所,大家都知道你是誰的小孩,走進去問問題,他們也不會因為你是小朋友就呼嚨你。」想問動物、問植物、問考古,甚至是年幼的腦袋還不清楚是什麼領域的疑惑,幾乎隨時都可以找到最佳的解答者,而且就是那位正在進行第一手研究的人。「那都是他們的專業,所以不需要用專有名詞呼嚨你。」從用詞到舉例,都可以依照發問者的程度來說明,「他們會覺得既然你有興趣,我就告訴你什麼是有趣的。」因著這樣的成長環境,約莫4歲時,張東君就立志要成為動物學家,「我的世界很小,就只有認識這些人。」這些人卻為她帶來很大的世界。「其實可以說是整個環境把我養成一個動物學家。我真的是運氣好,命很好。」

張東君-2
(攝影/但以理)

也因為自己是這樣的「命好」,張東君更深刻體會到,從小就要提供給孩子正確教育的重要性,不論是多小的細節。她總是挑剔著市面上那些宣稱傳達動物知識的工具書:這本的螢火蟲只畫了四隻腳、那本的青蛙多了一根趾頭。「我們在外面遇到太多胡說八道的大人,很多大人都覺得寫給小孩看的故事只要可愛就好,對不對沒關係。」但當孩子長大,發現自己童年時熱愛的故事,帶給他的卻是錯誤的知識,該埋怨的是誰?「重點不是動物該不該講話或穿不穿衣服,什麼是真的、什麼是虛構的,小朋友自己會知道。」不能因為擬人或虛構,就把動物的習性與飲食,也跟著瞎扯一通。「假如小朋友很喜歡你的故事,把你的主角當作朋友,他記到的動物習性就會是錯的。」這一錯,就是一輩子。

「我成長在一個百般正確的環境,所有的大人對知識都認真看待;但一般人沒有這個環境,既然我的成長經驗是好命的,更應該把我知道的盡量告訴其他人。」這是身為動物學家的張東君,在她的動物之路上,對自己最大的期許。


〔張東君作品〕
 
爸爸是海洋魚類生態學家
爸爸是海洋魚類生態學家
 
蝌蚪答人
蝌蚪答人
 
動物勉強學堂
動物勉強學堂
 
象什麼
象什麼
小鴨鴨溪游記
小鴨鴨溪游記
 
 
青蛙巫婆:動物魔法廚房
青蛙巫婆:動物魔法廚房
 
長頸鹿量身高
長頸鹿量身高
 
壽司王
壽司王
 
是誰把驢子變斑馬?加薩動物園的故事
是誰把驢子變斑馬?加薩動物園的故事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