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春&夏推理事件簿」初野晴:推理小說可以找出正確的解釋

  • 字級


(攝影/陳怡絜)(攝影/陳怡絜)


你們往後將體驗到的世界很美麗,但同時會面臨各種問題,世界上充滿著各種沒道理的事。……不過假如有人能為她創造從停滯之處踏出一步的契機,我認為,那不該是我,而是同世代、擁有相同視野的你們的職責。——《退出遊戲》

2002年,初野晴以《水之時計》拿下第22回橫溝正史推理大獎,離開兼職作家的寫作夾縫,從此正式出道。他的「春&夏推理事件簿」系列,已於2015年製作為電視動畫真人電影版也正在拍攝中,台灣目前已經出版《退出遊戲》《初戀品鑑師》《幻想風琴》等三集。

退出遊戲(春&夏推理事件簿)

退出遊戲(春&夏推理事件簿)

初戀品鑑師(春&夏推理事件簿)

初戀品鑑師(春&夏推理事件簿)

幻想風琴(春&夏推理事件簿)

幻想風琴(春&夏推理事件簿)

以校園為推理的主舞台,筆下故事以管樂社為背景,也擴及戲劇社、合唱社、生物社、發明社、初戀研究社等冷門社團,譜出一場高校生活大亂鬥。主角是一對青梅竹馬的高中生,美少年與活力少女的組合,卻不會走入戀愛,因為他們都愛著社團的男性指導老師。為了讓心愛的老師踏入管樂聖殿,前進全國大賽,他們必須解除謎團、獲得人心,將校園裡的音樂人才吸收成為社員,推理就在他們獵人頭的路上一路展開。

初野晴本人唸的則是理工科,高中參加柔道部,「因為我喜歡格鬥。」他爽朗地笑說。拿手技是內股(用腳從大腿內側將對手勾倒的招數),高中最後練到柔道二段。曾經夢想成為工程師,出社會後進入電子產業,擔任技術型業務。柔道部的經歷,讓他鍛鍊出更強大的抗壓力,很能夠忍耐,也能夠快速調整心情。只是,出社會後,發現世界的真實系統跟他向來理解的不太一樣。

有些好人會受到很糟糕的待遇,有些人看起來表面很壞,但在我需要的時候,會在暗地裡幫忙我。人生好像沒有正確的回答,但是如果我寫推理小說,推理小說可以找出正確的解釋,也可以展現公平。」初野晴說,「其實我高中的時候,一直在猶豫要好好唸書,還是要好好練柔道,現在回想起來很後悔,沒有過更充實的生活。閱讀是去體驗,我很希望可以給人各種不同的體驗,所以我將背景設定在高中。透過高中校園生活,來書寫現實人生。

在設定之初,他就希望書裡有兩個偵探,也希望有男女的搭擋組合。但綜觀過往作品,不論是好萊塢電影或是漫畫,凡遇上這種組合,就必須不斷去探討男女之間有沒有純友誼、是不是會有更多進展。初野晴解釋,「我希望以友情的角度去切入,避開戀愛的可能。所以事前就讓讀者知道,這兩個人不會發生任何戀愛關係,整個系列都不會把戀愛當作主題。我故意讓他們不會有成雙成對的狀況發生,提高推理小說的純粹度,所以會盡量避開戀愛的世界。」

(攝影/陳怡絜)(攝影/陳怡絜)


初野晴需要的睡眠時間很少,四小時便足夠。尚未成為職業作家前,他白天擔任技術性業務,晚間的十一點到凌晨三點,是他規定自己的寫作時間,必須端坐在文字處理機前,即使全無進度,還是不能離開。正式出道後,寫作時間改為規律的朝九晚五。他認為離開座位等同離開寫作的現場,仍舊是時間沒到不准離開。他笑稱自己的寫作習慣,就是呆坐在書桌前,嘴巴裡發出長長的「嗯~」聲,一邊發想。

成為職業作家後,最大的改變是什麼呢?「當兼職作家,必須犧牲很多事情才能寫作。轉為正職作家後,最大的改變就是可以結婚生子了。」初野晴說。他打開手機相簿,秀出他一歲多的可愛孩子照片。

以橫溝正史推理大獎出道,他說自己受橫溝正史島田莊司綾辻行人三位作家影響最深。「其實推理小說不太會成為靈感,反而是寫實小說,或者報導文學,裡面會包含很多讓人震驚的情節,比較會成為我創作的來源。」他說,「以前跑業務,每個月會碰到兩百多個不同的人,這個工作經驗對我來說有很大的助益。現在如果寫作遇到瓶頸,就表示我的修養跟基礎不夠,要增加閱讀量,我會讀寫實小說。」

(攝影/陳怡絜)(攝影/陳怡絜)


因為過往在電子業工作,初野晴對台灣有一定的熟悉度,也知道台灣是半導體大國。加上他的高中母校最近舉辦校外教學,剛好是赴台旅行。他笑說,在之後的故事裡,會考慮讓這系列主角來台灣遊玩,順便解答謎團。


﹝延伸閱讀﹞【輕文學連線⚡⚡】日常推理 ✕ 高中社團:「古籍研究社系列」與「春&夏推理事件簿」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5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