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世芳

【週一│歌物件】馬世芳:和平記號

  • 字級


 
歌物件13-peace_sign
 
有人說,它是一隻鳥爪。更精確地說,是烏鴉的爪印,中古時代的不祥象徵。有人說,這是一只折斷的十字架,肯定包藏「反基督」的禍心。有人仔細考證,發現它曾經是納粹德國第三裝甲黨衛軍的肩章,可見這圖樣暗藏著侵略與種族仇恨的種子。

不過,世人對那樣的「陰謀論」解釋,多半毫不在意。如今我們見到這個記號,多數聯想到的,仍是「和平」。它造型簡單,過目難忘,而且極易複製。五十多年來,它被塗抹在無數牆頭,被製成胸章、項鍊、戒指、T恤,畫在越戰軍人的頭盔和水壺,也在一幀幀反戰示威的旗幟與木牌上招搖。當然,1960年代以降,無數演唱會現場和唱片封面都少不了它,它幾乎成了「自由」、「嬉皮」、「反體制」的代言者,它是全地球最著名的logo,和可口可樂商標一樣出名。不過,它的發明者從來沒打算拿它賺錢。

歌13-Woodstock_40
Woodstock音樂會四十周年紀念專輯的封面(2009),星條旗的設計被換成了和平記號。

它是英國設計家Gerald Holtom(1914-1985)在1958年創造的。它原本是為反核運動而生:1957到1958年,英國政府在印度洋聖誕島(Christmas Island)連續進行氫彈試爆,在民間掀起爭議。一群運動者組成「反核戰直接行動委員會」(The Direct Committee against Nuclear War),在1958年復活節發起大遊行,從倫敦走到英國核能研發重鎮阿德馬斯敦(Aldermaston)。這場遊行的名稱是「核武裁減行動」(Campaign for Nuclear Disarmament),簡稱CND。

歌13-Aldermaston
 
歌13-ND_code
 
Holtom是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畢業的高材生,和千千萬萬那個世代的青年一樣,他們親歷二次大戰,見識了廣島、長崎兩顆原子彈的毀滅力量,並對國際強權走向「核武恐怖平衡」的現況憂心忡忡。他應邀替這場行動繪製精神標幟,起初設計了好幾種以十字架為主題的稿樣,都被主辦單位婉拒了:他們擔心十字架會帶來太多不必要的聯想。Holtom只好重新設想,以水手的旗號為靈感,把「核武裁減(Nuclear Disarmament)」的字首N和D的姿勢結合在一起:N是雙臂向下張開,D是雙臂上下垂直伸展,結合成鳥爪的形狀,再畫個圓把它圈起來。

Holtom多年後回憶道:「我很沮喪,深深絕望,我畫的其實就是我自己:一個絕望的角色,雙手向外伸出、垂落,就像哥雅(Goya)畫作裡站在行刑隊前面的農民。我把那個形象化約成線條,再用一個圓圈把它包起來。它一開始只是個荒唐的、無足輕重的小東西……」他說的那幅畫,是西班牙畫家哥雅(Francisco Goya, 1746-1828)描繪西班牙村民面對法國軍隊入侵的鉅作《1808年五月三日》(繪於1814年)。畫面中一名村民倒在血泊中,雙臂往下張開,另一名站在槍口前,雙臂高高舉起。

歌13-goya
 
Holtom的設計稿成為CND的正式行動標幟,他為這場活動畫的幾幀草稿,如今都成了珍貴歷史文獻,由他的遺孀捐給布拉福大學(University of Bradford)圖書館典藏。除了標幟的圖樣,Holtom還畫了想像中遊行群眾舉著牌子的場景。他當然不會想到:接下來的許多年,無數場未必與反核相關的示威遊行,參與者都將高舉這個標幟上街。

歌13-ND_sketch
Gerald Holtom 1958年繪製的原稿。

歌13-ND_sketch2
Gerald Holtom 1958年繪製的原稿。

Holtom設計這個標幟從未要求任何酬勞,也沒有申請專利,誰都可以拿去用。 它不久就傳到美國,並且很快被各路組織借用,原本「反核」的初衷漸漸不再強調,而被轉化成更廣義的「反戰」與「和平」。

然而,Holtom自己對這個設計並不滿意,對它出自「沮喪」的意象始終耿耿於懷:他覺得「絕望地攤開雙手」實在不是一個宜於喚起行動的意象,他發現:若把這個標幟上下顛倒,它就成了「揚起雙臂歡呼」的意象。Holtom是虔誠的基督徒,顛倒過來的標幟對他來說,也是基督教的「生命之樹」,那是釘死耶穌的十字架,也是復活與希望的象徵。雙臂揚起的旗語是字母U,它仍可以與反核的主題緊密相扣:Unilateral Action,「單邊行動」:Holtom認為,每個人都同意核武應當裁減,更重要的是喚起每個人積極投入行動,發揮創意,對抗核子時代的威脅。Unilateral這個形容詞,便是他的期待。不過,世事畢竟未能依他所願,「原始版」的符號傳遍全球,「改良」的版本依舊知音寥寥,連Holtom墓碑上鐫刻的符號,也沒能依他的遺願採用「改良版」。

歌13-HoltomGrave
Holtom的墓碑,刻著兩枚他創造的符號。

「和平記號」誕生五十多年,人類距離「核武裁減」的目標依舊遙遙無期。這陣子,日本福島核災再次激起了我們對「核能」的恐懼和懷疑。回頭看看這則故事,想一想:究竟該絕望地攤開手,還是揚起雙臂、投入行動?──至少我自己,是不介意把它上下顛倒過來的。

歌13-peace_sign-rotate
 












「歌物件」專欄連載告一段落,謝謝各位這段時間的支持!

昨日書
 


馬世芳
廣播人,文字工作者。著有散文輯《地下鄉愁藍調》、《昨日書》,編輯統籌《永遠的未央歌:現代民歌 / 校園歌曲20年紀念冊》、《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等書,與友人合著《在台北生存的100個理由》,合譯《藍儂回憶》。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