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早晨聽音樂

【♫|聽音樂】黃色香蕉語的禁忌話題 ──從《小小兵》看1960年代的種種故事

  • 字級


炎熱的夏天,進電影院消暑,天經地義。為了迎接那些從學校和補習班牢籠暫時獲得解脫的小孩,總是有些熱門動畫在此時上檔,順便在文具店、玩具店中最顯眼的位置鋪天蓋地、滿坑滿谷地擺出各式週邊商品,成為校園街頭年度最夯的流行與話題。

神偷奶爸1+2合輯 2DVD(Despicable Me & Despicable Me 2)

神偷奶爸1+2合輯 2DVD(Despicable Me & Despicable Me 2)

對啦,以今年來說,我說的就是《小小兵》

好萊塢動畫電影早已擺脫「只給小孩看」的命運,不能永遠只有純潔善良、天真可愛,還得要包含一些能吸引「金主」爸媽的搞笑趣味元素,才能讓全家老少掏錢進戲院締造亮麗票房。《神偷奶爸》這部拿大壞蛋當主角的動畫,正是顛覆善惡的前提下(雖說最後還是回歸了傳統善惡脈絡)讓進戲院的大人也能享受新鮮感和獨特的笑點,因此大獲好評,隔兩年多推出的續集《神偷奶爸2》甚至成為環球影業百年來獲利比例最高的一部電影。而在《神偷奶爸》中,生活益發多采多姿、戲份愈來愈重的小小兵們,也順水推舟有了自己的一部電影。

《小小兵》的劇情相當單純,一心追隨全世界最厲害的壞蛋來當老大的這群黃色遠古生物,歷經恐龍時代、中世紀吸血鬼,最後來到1968年的美國紐約,在這文化與社會浪潮波濤洶湧、嬉皮與搖滾當道的年代,展開一場跨越大西洋兩岸、顛覆英美兩大強權的冒險。

《神偷奶爸》與《小小兵》 系列電影的導演Pierre Coffin 與 Chris Renaud分別出生於1967和1966年,對於未曾親身經歷嬉皮世代的他們來說,各種次文化如雨後春筍浮上檯面的60年代,自然只能在心目中神往憧憬;而1960年代留下的豐富搖滾樂遺產,也成為《小小兵》片中最亮眼、最引人注目的特色,從The Doors到Jimi Hendrix、乃至Beatles和Van Halen,這部分已經引起許多網友羅列討論,不再贅述;只是,在許許多多小孩都看了《小小兵》的前提下,這些搖滾樂想說的事,小孩們是不是真的都了解了?

要對小孩解釋60年代青少年次文化中充滿顛覆與前衛的意識型態,以及社會與政治、藝術文化的變遷,實非易事,但既然《小小兵》起了個頭,那我們不妨趁這個機會讓小孩也明白,為何搖滾樂會在60年代大放異彩、其中想說什麼?身為父母,甚至可能有點難以啟齒的種種故事。

關於反戰
對搖滾樂、大眾文化、近代歷史略有所悉的人,大略可以理解為何1960年代有如此重要的象徵意義與地位;當時的英美社會處於重大變革,各式各樣關乎種族、階級與性別的民權運動紛紛出現,聖雄甘地馬康.X馬丁.路德.金切.格瓦拉德蘭修女等人為了人權而戰,各種反傳統文化、新左派思想蓬勃發展,人民開始對自身在根深蒂固的資本主義文化中所習慣的種種不公平、受壓制的現況產生反思與質疑,美國作為世界老大哥卻介入越戰、韓戰,更使「反戰」成為許多反霸權運動的中心價值之一,以此為主題的搖滾歌曲也不計其數,更不用說Bob DylanJohn Lennon等天王級歌手,名號早已是家喻戶曉。對於年幼的孩子,也可以聽聽這些含有反戰意涵的歌曲:

Joan Baez – Donna Donna


瓊拜雅 / 民謠天后瓊拜雅傳奇首部曲(Joan Baez / Queen of Folk Music The Legend Begins)

瓊拜雅 / 民謠天后瓊拜雅傳奇首部曲

歌喉好到沒話說的Joan Baez,不但是Bob Dylan的心靈與音樂伴侶,也是不斷致力於社會運動、擁護民權的人權鬥士。〈Donna Donna〉這首很多人能哼上幾句的名曲,敘述一隻被運往市場的小牛面對即將被屠宰的未來,訴說著無法選擇命運的悲哀,濃厚的人文關懷透過Baez優美婉轉的嗓音,更加扣人心弦,引人對於自由、強權宰制的種種反思。

Pete Seeger-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花兒都到哪裡去了?〉(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是美國民歌歌手Pete Seeger創作的名曲,其經典歌詞「花兒都到哪裡去了?被女孩們採去了。女孩們都到哪裡去了?她們嫁人去了。男人都到哪裡去了?他們都參軍了」來自俄國長篇小說《靜靜的頓河》(1934年)中的哥薩克民歌,優美的旋律、詩意的歌詞,成為廣為傳唱之名作,當然也以一種輕柔的姿態,讓即使年幼懵懂的心靈也可以理解戰爭那撕裂人性、毀壞日常的哀傷。

《搖滾名盤系列》派蒂史密斯 / 馬群 (LP黑膠唱片)(Patti Smith / Horses (Vinyl 33 1/3轉) (LP))

派蒂史密斯 / 馬群 (LP黑膠唱片

關於性別
1960年代時,世界各地主要國家在法律上雖已達到男女平等,但實際在社會上,女性在工作、社會地位等方面仍有重重阻礙,尤其是許多與女性相關、女性特有的權力如身體自主、墮胎與節育等課題,都是到了60年代才在女權運動者的爭取下逐漸扭轉世人的既有偏見,慢慢在法律上為女性爭取到這些權力;同時,關於性別的解放,也擴張到同性戀、雙性戀的議題上。身為文化先鋒的搖滾樂,自然也是這些人權運動中不可或缺的推手。

以詩人姿態進入搖滾圈的Patti Smith,歷經未婚生子等痛苦經歷,對自己的女性身分、以及傳統觀念中的宗教、信仰等概念產生深刻的質疑,她將其化為詩篇,搭配充滿爆發力的音樂與朗誦型態,成為獨樹一幟、有別於男性主流搖滾樂的一種陰性風格。

Patti Smith – Birdland (from Horses)


2015年六月在都柏林現場演出的版本

對孩子來說,對性別的意識與其說是與生俱來,有很大一環是建構在教育與文化之上。男生和女生在這社會中背負的、不一樣的十字架,雖然會隨著成年益發沉 重,但和孩子談一談這些問題其實是每個父母責無旁貸的事,女性搖滾樂手們經歷了這許多才能站上搖滾的舞台,這,就是一個好故事了。

David Bowie Style

David Bowie Style

而更進一步,1960年代除了女性解放意識,多元化性別意識的興起也是人權上的一大進步。主流社會多年來認為是有罪、道德敗壞的同性戀、異性戀等多元性向者,在此時也逐漸抬頭,英國歌手David Bowie1970年推出的《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以一位「來自外星的雌雄同體搖滾巨星」Ziggy Stardust為主角,敘事性的專輯中揉入各種對傳統性別意識的挑戰與顛覆,華麗激昂的樂音震撼人心,成為《滾石雜誌》史上第35名的偉大專輯。

David Bowie - Lady Stardust

Bowie唱著:「People stared at the makeup on his face / Laughed at his long black hair, his animal grace / The boy in the bright blue jeans / Jumped up on the stage / And lady stardust sang his songs / Of darkness and disgrace」,長髮、濃妝的男孩Lady Stardust,不畏人們的眼光,在舞台上發光發熱,這樣的概念,至今仍十分前衛且充滿意義。

關於藥物、迷幻

披頭四合唱團 / 比伯軍曹寂寞芳心俱樂部【2009全新數位錄製】(The Beatles / 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 [2009 Remaster]

披頭四合唱團 / 比伯軍曹寂寞芳心俱樂部

1960年代最珍貴的價值自然是對主流文化的反抗,除了社會、人權、性別意識等浮上檯面的嚴肅課題,青少年族群、藝術創作者們也對靈魂展開探索,這一點在搖滾樂、流行藝術中尤其表現得最為淋漓盡致。BeatlesJefferson AirplaneThe DoorsJimi HendrixGrateful Dead都是其中最著名的佼佼者,對「反文化」(Anti-Culture)的傳播也具有關鍵性的作用。在他們的歌曲中,發掘獨立的自我、激發熱情(相對於服膺、順從社會群體體制)成為重要的中心思想,追求脫離現代文明宰制、狂野不羈或貼近自然的生活型態、性解放、藥物的使用等等,都成為一代年輕人成長中靈魂的養分。而在藥物推動下,搖滾樂也展現出更為奇幻、多元、顛覆的樣貌。

或許你會覺得很傷腦筋,校園反毒品的宣傳一波又一波,該如何告訴孩子,曾有些人為了探求藝術與感官的極限(不僅僅是一時逃避或爽快),刻意使用藥物(好吧,也就是所謂毒品)進入清醒意識所無法達到的感覺境界?先聽一首迷幻搖滾的代表作吧:

Jefferson Airplane - White Rabbit (Grace Slick, Woodstock, aug 17 1969)

每個孩子一定都聽過《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其中的迷幻意味以及忽大忽小、色彩繽紛、語言與角色錯亂的感官體驗,早已證實與作者的藥物體驗不謀而合。而這樣的體驗,更進一步會幻化成如魔法煙火般繽紛的色彩,比起什麼腦力潛能開發課程,應該毫不遜色。

The Doors – Spanish Caravan

著迷於《哈利波特》《天方夜譚》魔法世界的孩子,應該都會對這魔法般璀璨美麗的西班牙吉他多少有點感興趣;Jim Morrison呢喃的歌聲彷彿能把人帶入夢境,但突如其來的轉調、繽紛迸發的旋律卻更顯迷離。是的,藥物的效果顯現在藝術創作上,會是如此美麗而繽紛,而不是在心態不成熟的狀態下,純粹用來追求廉價的感官刺激而已。

最後,讓我們回到《小小兵》吧,這些一心追求全世界最壞的壞蛋當老大、說著嘰哩咕嚕香蕉語的小黃人,在1960年代嬉皮文化當道、人權運動方興未艾的時代,以極具諷刺性的手法,把英美兩地對威權、偶像崇拜等等狀況好好地嘲弄了一番,對此會心一笑的同時,我們或許也不該忘記,即使歷經了60年代風起雲湧的種種顛覆、挑戰和抗拒,這個社會上,依然有著許多的不公不義、人權依然未獲得伸張、女性的權力或多元性傾向依然未獲得充分的尊重與理解。於是,讓孩子提早一點理解1960年代,或許也是我們這一代對未來的一份希望吧。


楊久穎Join
曾以啄食音樂、電影而產出文字維生,後來改行當兩個女孩的媽,最煩惱的除了下一頓該煮什麼,就是該如何讓孩子能多聽些好音樂、看些好書好電視好電影、有些好念頭、做些好事。譯有《搖滾怒女》《飛越杜鵑窩》《太陽能》《撼動柏林圍牆:布魯斯.史普林斯汀改變世界的演唱會》等書。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孩子的房間是「他的」房間

「你們的孩子,都不是你們的孩子,乃是『生命』為自己所渴望的兒女。 他們是藉你們而來,卻不是從你們而來,他們雖和你們同在,卻不屬於你們。」──紀伯倫,《先知》 爸媽在跟孩子溝通時,是否也無意識的把孩子當成自己的「所有物」?這幾篇文章推薦給控制狂爸媽。

293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