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年度好設計OKAPI Good Design Awards

【好設計的現場|繪本篇】如何處理簡單繪本畫面細節裡的魔鬼?《騎著恐龍去上學》復刻版與《宇宙掉了一顆牙》設計現場

  • 字級

騎著恐龍去上學

騎著恐龍去上學

設計並不只發生在版面構成的當下,在繪本製作過程中,繪本作者的參與時常比其他書種的創作者更為深入。在【好設計的理由|繪本篇】中,繪本作者陶樂蒂說,「大多數繪本作家在創作之初,其實已經做了繪本的視覺設計。如何在現有圖像的框架中,為繪本視覺加分、增加可看性,這是繪本美術設計最困難的部分。

騎著恐龍去上學》為繪本作家林小杯於2009年與文字作者劉思源共同推出的繪本作品,是多年來的口碑暢銷作品,並曾推出英文、法文版,曾一度絕版,於 2017年由步步出版重新推出了復刻版,不但增加了書衣設計,在開本、內頁許多細節也作了全新的調整。本文透過採訪《騎著恐龍去上學》復刻版出版團隊,藉此了解繪本作家如何與編輯共同完成一部作品,林小杯也分享了他在另一本作品《宇宙掉了一顆牙》與設計師共同創作的經驗。



受訪口述=繪本作家 林小杯、步步出版總監 高明美、步步出版副總編輯 周彥彤
採訪整理=OKAPI閱讀生活誌.採訪攝影=王弼正、書籍攝影=李盈霞


繪本製作與一般書籍製作之間
最大的差異是什麼呢?


林小杯於今年在步步出版推出的《騎著恐龍去上學》復刻版。


高明美:一般的成人書因為是以文字為主,通常是是版型確定後做整體美感設計,再請插畫家配插圖。不過有時編輯就算做好版面安排,交給插畫時他也會有跟我們不一樣的想法,而有些情況是畫者本身也是設計師,他們會想要自己做整體安排,最後再由編輯去做檢視重整。而圖畫書是以圖片為主,節奏、圖與圖的連續性與文字書完全不同,文字和圖片要搭配起來,共同講好一個故事,圖文關係非常緊密,這時最重要的是讓圖片能很好地傳遞訊息。但這也很難一概而論,文字書、圖畫書、圖像小說都各有不同,也有不同的編輯方式。

周彥彤:文字書的設計或美編會牽涉到版型設計,但圖畫書其實是以畫者對整個視覺的設定為主,美編是輔助的角色,他會給一些意見,但整個的樣貌還是由畫者決定。圖畫書字數不多,但字體的選擇影響相對更大,另外原稿的尺寸,長寬比會影響開本和每一頁的版型變化。

林小杯:像這類給小孩的繪本頁數通常不多,可以做的變化除了跟內容或圖像有關,也因為篇幅少,感覺像個玩具,可以有很多種變化。我對開本會有想法,但還是會根據紙張限制去做調整,當然也要配合出版社的成本考量。

高明美:以繪本來說,因為閱讀對象是小孩,注意力時間較短,所以頁數不會太多。頁數的確是個限制,但在限制裡可以自由發揮。為了讓圖像有比較好的表現,繪本的尺寸也比一般書籍大,但並不是固定的尺寸,以台灣來說,版型經常受到紙張尺寸限制,國外可能有更多種紙張尺寸可以選擇,成書就有不同的尺寸表現,當然我們也會考慮到成本與市場需求,一般只能用現有的全開或菊版紙,除非特殊抄紙才能去做特別尺寸。

《騎著恐龍去上學》圖像作者林小杯

步步出版副總編輯周彥彤

 

步步出版總監高明美

 

為什麼決定推出《騎著恐龍去上學》復刻版?
復刻版的製作經過和做一本新的繪本有何不同?


高明美:對我們來說,復刻是一種精益求精的過程,我們出版的復刻書中,沒有一本是以原原本本的樣子重出,每一本都經過重新編排、分色、製版等,並且會做一定程度的修正,藉此給予這本書新的生命,費工程度跟做一本新書是一樣的。比如《騎著恐龍去上學》跟舊版比較的話,可以看得出來每張圖都有做修正,包括作者的畫法、色調等等,尤其在調色方面下了很多工夫。

林小杯:我會想做《騎著恐龍去上學》的復刻版除了因為我很喜歡這本書,它也是我創作過程中很重要的一本作品,而且每年其實都有新的讀者出現,我不希望它就這樣放在倉庫裡。

高明美:要決定開本大小時,我們參考了這本書的英文版跟法文版的尺寸,最後採用法文版的尺寸製作新版《騎著恐龍去上學》。而原稿的尺寸跟我們預計要做的尺寸是不太一樣的,原本的尺寸是比較偏橫的,但新的尺寸是比較偏正方形的,如果等比放進去就會產生白邊,排版會遇到比較多問題,但最後小杯把內頁圖全部進行調整,就解決了。

林小杯:我的原稿都比成書尺寸小很多,因為我喜歡鉛筆線條放大之後的破碎感。我在復刻版做了很多調整,包括圖全部重畫,重畫的原因是,這是我第一本以電腦處理的繪本作品,當時操作上不夠熟練,以及當年的掃描畫素也不是太好。另外我整本書採用水平視角的構圖,只有其中一頁裡維修馬路的大機器輪子因為怕表現不出量感,又多畫出側面表現立體感,後來經常自己看了就覺得這個部分的繪畫邏輯和整本書不合,所以這次就將它調整,也發現沒有之前擔心的問題。


林小杯會先繪製整本書的畫面分鏡草稿,再以電腦處理上色,原稿實際上比書及尺寸要小得多,經過放大處理後則凸顯了原稿的筆觸。

仔細對照新舊版可以發現所有細節都不同,「復刻版」實際上是全新重畫版。

 

最明顯的不同出現在這個跨頁畫面上,車輪從透視畫面轉為全平面的表現。

 


繪本的版面通常看起來很簡單,
可否為我們說明隱藏在畫面中的設計細節?


周彥彤:我們出版的很多繪本都沒有加注音,內部對於要不要加注音這件事討論了很多次,沒有共識。和小杯討論後,他認為如果一般字體加上注音不好看的話,那換成手寫字呢?於是我們便朝全書手寫字的方式向來製作,先以手寫字內文試配很多不同字體的注音,但是效果都不好,最後決定連注音都由小杯一個字一個字寫。加上手寫注音這件事看起來很簡單,其實操作起來真的很難。因為寫完掃出來的圖檔是一整張,要調整必須一個字一個字切下再挪動,每一頁應該都有切過。

林小杯:舊版的內文是整本印刷字體,當時大家對改成手寫很有共識,我本來就有很多作品以手寫字製作,經過一些嘗試後決定了這本書要用的筆畫粗細,後來是考慮到蠻多學齡兒童想要自己看這本書,認真思考並跟大家討論後,決定如果可以把注音也變得好看就放,所以連注音都用手寫呈現。

故事內文手寫字對照原稿做了許多比例上的嘗試後,另外分段寫成。

 

加上注音的手寫字放進圖片後實際上還需要經過許多位置上的微調。

 

雖然文字跟注音是一段一段一併寫成的,但手寫時可能文字走向會偏掉,最終美編把圖文合在一起時,還是會發現有地方不大好,所以美編會一直被我要求這個字要往下、那個字要往上,做很多微調。

最後在製版場時我們還在注意手寫的注音符號,怕位置跑掉或不清楚。而且有時候不只我們調整,包括製版場的師傅也很有耐性地幫我們調色,這本書多虧製版師傅,顏色真的印得很好。

高明美:像是小雷龍身上的綠色、以及這本書裡面運用在建築物等處的藍灰色,當時在製版時都做了比較多的調整。甚至是書背的藍色色塊、書衣折口的藍色,都不容易表現,調整了非常多次。還有書裡的手寫字,其實也不是100%的黑色喔。

在印刷時,藍灰色是十分難處理的顏色,稍微色偏就會顯髒,因此《騎著恐龍去上學》特別重視製版和印刷現場的調色狀況。


除了內頁之外,《騎著恐龍去上學》
在裝幀上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林小杯:我看了一部跟世界各地小孩上學方式有關的電影,想把它加進書裡,但因為跟內文故事沒有相關,就另外製作了書衣,將這段內容畫在書衣內面,也可以把它當海報。我希望《騎著恐龍去上學》不只有可愛,而是讓讀者可以得到更多。

將書衣拆下展開,內頁另外收錄了各國小朋友上學的不同交通工具,除了是一個加贈的有趣故事,也可以當成海報。

周彥彤:一般童書比較不會做書衣,但我們的書在操作上不會走一般的方式(包裝、贈品),希望藉此可以吸引不同年齡層的人來讀。其實做書本身就是好玩的,因為有很多可能性,當然有時是討論時很開心,但真正要做的時候覺得很苦。


繪本製作過程中最困難的是什麼呢?

在繪本書製作過程中最困難也最有樂趣的,就是充滿了作者與編輯間不同角度的拉扯。

林小杯:我常被說不能再改了。但因為過去受過教訓,知道如果某些地方忍下來的話,成果不會是自己要的。

周彥彤:我們立場不同,因為我們有很多行銷規劃,相關的安排都必須盡快確定,時間延後原本計畫會跟著變動所以會很緊張,但同時也希望作者做出她最滿意的成果。

高明美:我可以忍受作者一直改,因為我自己也追求完美,有時候是經驗告訴你,你可以達到那個完美的點,但要撐過去的過程比較痛苦。小杯是很好的設計者,有些作者是單純畫圖,但她是一位視覺設計者,只是她不會做完稿,所以畫面設計跟做完稿才分開處理。

林小杯:還好我不會做完稿,不然出版日期會等更久。不過,明知道哪裡有問題,但還沒想出解決辦法的時候很痛苦。我通常很有自己的想法,但有時真的需要受過專業設計訓練人才會知道微小的差異是什麼,知道怎麼處理。可能台灣做童書設計的人因為一直在做同領域的設計,會比較難跳脫框架,有時反而是對童書不熟的人提出的看法會對我有幫助。

高明美:在一個領域待久了,經驗有時反而可能變成障礙,步步出版也是希望能夠打破繪本的框架,做更多嘗試,而回歸到書的本質打動讀者,是我們的一個信念。

 

《騎著恐龍去上學》作者與編輯共同討論書籍的製作現場。(地點/步步出版)



—繼續閱讀
繪本作者與設計師的理想合作:林小杯《宇宙掉了一顆牙》的繪本設計現場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