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 以詩與傷口相認──專訪曹馭博《夜的大赦》

    採訪:蔣亞妮 攝影:陳佩芸 / 2022-04-19

    「詩人是一種職業嗎?」 我說,不是。 它是一種狀態 當詩找到你時 你就是詩人 ──曹馭博,〈關於詩的問題──給公車鄰座的小詩人〉 曹馭博的名字來自外公,據說外公在算名字上有些名聲,又據說當年家人算命得出這孩子不太聰明,才將祝福存在名裡,期許他能化繁為簡,以簡馭博。近三十年後,曹馭博說了,將繁化簡,是要體驗一切世間的複雜,再轉化講述。他很晚才對詩啟蒙,第一次觸到詩的輪廓是高中,看到隔壁女生讀瘂弦詩集,他沒...

    More
  • 「在認識臺灣美術史的路上,我們還要努力學習。」──專訪《臺灣美術兩百年》總策劃顏娟英、蔡家丘

    採訪:蔡雨辰 攝影:陳佩芸 / 2022-05-12

    若談起臺灣美術史,你的腦海裡會立刻浮現某一幅畫,或某位藝術家的名字嗎? 2019年,在福祿文化基金會贊助支持下,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顏娟英與一群臺灣美術史學者組成團隊,開始進行為期兩年的「重現臺灣現代美術史研究計畫」。這個計劃的問題意識是:直到上個世紀末,公立美術館才陸續成立,開始系統化地典藏與研究臺灣現代美術作品,然而,仍有非常多作品在民間或海外,因此該計畫便試圖走訪尋找深藏於民間的美術珍品,進行...

    More
  • 為了繼續創作,成為情色小說家也可以的──專訪何玟珒《那一天我們跟在雞屁股後面尋路》

    採訪:許楚君 攝影:陳佩芸 / 2022-05-13

    何玟珒從大二開始寫「純文學」小說、嘗試投文學獎。她遍讀文學獎作品集,摸索出「可能得獎」的寫法。在那之前,她寫言情小說、寫同人本,對她而言,寫作者的身分認同並不那麼單一固著,反而是一種讓自己「活下來」的方法。 她說這樣的寫作態度,頗接近她熱愛的BL漫畫《情色小說家》主角木島理生,木島曾經以本名創作純文學作品卻不受市場青睞,在編輯慫恿下開始以筆名寫起情色小說,反倒大獲成功,就這麼寫下去了。寫下去總是...

    More
  • 「臺灣之大,超過了我家族故事的格局。」──專訪《山與林的深處》作者李潔珂

    採訪:黃麗如 內容提供:臉譜出版 / 2022-04-14

    我從2016年開始動筆寫《山與林的深處》這本書。嚴格來說書中的故事在更早十年前,就已經在我心裡萌芽──當時試圖要用小說的形式講述我外公外婆的一生,但沒能找到行得通的創作方法。一直到2016,發現了外公留下的信箋那年,我又開始產生想法、能再度投身於這個故事了。彼時的我已經掌握到身為一個寫作者該運用什麼樣的發聲方式:我從事自然書寫,是個相當關注「地方」與「地景」的作家;同時我還理解到,位居外公外婆故事核心那...

    More
  • 「我的人生與其說有深思熟慮的計畫,更像是場即興喜劇。」──專訪《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作者丹.米爾曼

    訪談、翻譯:心靈工坊 / 2022-04-27

    當我說出或寫下「蘇格拉底是真有其人,但丹.米爾曼是虛構角色」時,其實是打算開個大玩笑。60年前我在加油站遇見的那個男人,讓我想起了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他成了我文學創作的靈感來源。我的第一本、而且可能是我最知名的著作《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這本自傳體材中,我融入虛構的元素是為了要完成故事與呈現其中的教誨。

    More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NEW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