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你有可能被洗腦,植入別人的思想嗎?

  • 字級

一股人格突然轉變的風潮席捲美國,大學生無預警地離開學校,後來被父母發現在街角賣花;對自己命運負全責的富裕的高級主管立即辭職,坐在長椅上吹笛子;一名年輕的母親在「親身接觸聖靈」之後拋家棄子……,這些改變是好是壞?是永久的嗎?背後真正的原因是什麼?誰容易受影響?我?我的孩子?所有人?當這些父母最終找到這些離家的孩子時,他們已經不一樣了,他們的眼神怪異,好像盯著遠處的某個東西看,他們臉上帶著假笑,說話聲音單調,幽默感和自發性消失了,他們的外表健康,但內在失去了一些東西,就像蘋果去了核。他們遇見了詭異的事,但你說不上來是什麼…

這是1970年代社運人士佛羅倫斯.康威研究報告的部份內文,當時美國的文鮮明教派和其他怪異的宗教團體相當盛行,這些團體「利用年輕人的性靈」誘騙他們入教,並讓他們拒絕自己的父母來支持該組織。許多父母懷疑自己的孩子遭受到這些邪教「洗腦」,才會離棄父母與家庭。

「洗腦」怎麼洗?真的可以植入別人的思想嗎?

1956年初,精神病醫師艾文‧卡麥隆接受《週末》雜誌訪問講述「有益的洗腦」刊登一年後,中情局資助了卡麥隆的研究計畫。在一項感官剝奪的研究計畫中,一位患有憂鬱症和恐慌症的中年患者瑪莉,被告知需要「休息」而參與了實驗。瑪莉戴上護目鏡和手銬被鎖進位在馬廄樓的感官剝奪室,第一天結束時她已經產生幻覺,她告訴護士她可以聽見她姊妹們在叫她,幻聽不久就變成幻視,到了第三天,她已經退化成孩童,要糖吃並且像學步的孩子一樣嗚咽,隔天她扯掉護目鏡丟到馬桶裡試圖逃跑。她被帶回房間裡,繼續療程,第二天結束時,瑪莉顯然已經忘了如何說話,而且只吃一點東西,並且必須為她剁碎,到最後她只吃大米花粥,有兩餐她是用嬰兒奶瓶餵食,而且半夜會尿床,一名醫生報告道,這樣的治療使「她鎮靜多了」。

退化的心智不一定能復原,被清除的記憶也不一定能用心理驅力把東西加回,精神病醫師為了對抗心理疾病而進入洗腦領域,以清除並重新設定人類的心智為治療可能性,但治療失控所引發的傷害,往往最無法挽回。

《洗腦》起源於冷戰時期,當時各國基於國土安全早已展開了一場邪惡科學的競爭。從逼供、用藥、電擊、催眠、官感隔絕…等等,各種洗腦的研究與實驗,無一不是想得到其他國家的戰略情報,這樣的秘史在這本《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完全揭露。作者多明尼克透過大量的解密文件及相關單位人員的訪談,不但揭開了《洗腦》的神秘面紗,也將「洗腦」的所有技術、試驗、效果、後遺症攤在世人面前。

一段段令人沉痛的故事,串插著情報局的諜對諜、科學家的瘋狂、可笑的研發及令人痛心的身心傷害…。這是一本洗腦演變史,也是一本好看的科學史書,看完《洗腦》,不禁讓人省思,也許在粗糙地侵害他人身體和心理之外,應該有其他的選擇。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要找他們麻煩,他們也是艱苦人,阮艱苦人就要疼惜艱苦人。」

漁工有國籍之別,但海洋沒有國界之分。只要出了海,一樣都要賭上性命。透過五本書,讓我們一起認識漁工、移工的處境。

357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