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丹尼爾》Daniel(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續前篇〕
唉!我真是但願我沒讀這本《丹尼爾》!因為我沒料到它真的會悲劇成那樣!比《白牙》更加讓人搥心肝!(這麼一想,突然覺得這兩本書還真是有點像!)

Daniel
Daniel
丹尼爾被「父親」Bengler帶回瑞典,其實Bengler也不能說是壞人,他只能說是個很不切實際的人(看他想藉由找到新蟲子來命己名這個夢想就知道了),他看到Anderssen把丹尼爾關在籠子裡,以為他很殘忍,但卻沒有想過自己做出的事更殘忍──他把一個生長在非洲的小男孩帶到一個冰天雪地的瑞典,他以為沙漠那種落後的黑人生活和地位沒有什麼不好遺棄的,可是白人的他真的沒料想過,到了瑞典那種全白人的世界(在那個年代背景),丹尼爾是會被全世界唾棄孤立的,而他自己又不是個經濟狀況良好的人,也不是個有責任心且踏實的人,他不但無法保護丹尼爾,到後來還因為生活已經無以為繼,他靠著巡迴展示丹尼爾以賺取生活所需。(因為多數人那時還沒見過黑人,所以靠著展示「奇珍異獸」的丹尼爾是可以賺錢的。)

是的,Bengler真的不能說是個壞人,在他懦弱地決定這麼做之前他也哭過,雖然他也沒能給「兒子」一個好生活,但他至少不是變態,沒戀童症,也沒把丹尼爾當奴隸看待使喚,他只是個沒肩膀又硬要蠻幹的白癡!他只是一個和多數凡人一樣,做了殘忍的事卻一點知覺也無。甚至,還以為自己在做善行。

丹尼爾當然一心一意想回非洲,雖然他的父母已死,可是那裡他知道怎麼活下去,也終究能找到自己的同族同伴。可是隨著跟在父親身邊的時間久了,他也逐漸對父親產生情感和信賴,雖然他從沒忘記要靠自己的能力有一天重返沙漠(所以他不停偷偷地練「行走於水面上的技能」),現實中也從父親那裡學習瑞典語和白人世界的禮教規則,配合著父親的期望,暫時活在一個他不喜歡的世界中。

但,Bengler所做的是善是惡遲早要被天理證實。在Bengler開始帶著丹尼爾巡迴演出之時,遇到了一個年輕的女記者要求寫一篇訪問稿,Bengler第一時間就對這名女子產生好感,以至於他胡謅了自己如何從獅子口中救出丹尼爾,又抱著他在炙熱的沙漠中行走了幾天才獲救這種英勇故事來,而且還說丹尼爾是自願隨他來瑞典的。丹尼爾不敢相信他信任的父親會說這種謊,所以他告訴了該女記者沒有獅子這種事。小孩子,尤其是一個並不生長於爾虞我詐的文明世界的小孩子,自然是不能理解Bengler的謊言。

丹尼爾想回家的渴望從來沒有消失過,可是就連他唯一信任的父親都曾揚言:他若再提回家,就是綑綁囚禁的命運,就更別說要對更不友善的其他人提及回家的事了,所以丹尼爾一直以來都把這個渴望當成秘密留給自己。記者的天性自然是想挖真相,丹尼爾對她的印象不差,因為他隱隱覺得這個人是他媽媽派來的,大概由於她是個女性,丹尼爾在她身上重疊了母親的影像,他居然要求要看女記者的胸部,女記者也讓他看了,這才突破了丹尼爾的心防,丹尼爾對她說出了自己真實的故事……

Daniel
Daniel
Bengler撞見丹尼爾將頭埋在女記者裸露的胸前,他大發雷霆,居然靠著男人的蠻力當場就要對女記者霸王硬上弓,丹尼爾嚇得奪門而去,所以他也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再回來時,父親已經行李都款好,急著要亡命了,他們馬不停蹄舟車勞頓地來到丹尼爾當初抵達瑞典的第一個城鎮,丹尼爾驚喜得心都快停了,他以為父親闖了大禍後終於要帶他回沙漠,順便躲避將面臨的追緝。

可是丹尼爾猜錯了,父親帶他又趕了更多的路,來到一處農莊,把他託給一對夫妻照顧,從此丹尼爾再也沒見過「父親」。

丹尼爾的心再不肯對誰打開了,雖然這對夫妻其實對待丹尼爾不差,可是這個農莊位於一個連海都看不到的地區,他連想偷偷練習行走於水上的技能都不可得,再加上父親的背叛,丹尼爾整個人生都失去了希望。

直接說到最後吧,在經歷兩次不成功的逃亡後,丹尼爾在過程中遭受到嚴重的寒害染上重病,最後,他確實死在異鄉。可惡的是,其實Bengler將丹尼爾託給農莊夫妻後,他自己有回去沙漠繼續找蟲!雖然他也死在沙漠,但我實在難以原諒他沒有將丹尼爾一起帶回沙漠。

如果說白牙遇到的人類都很壞,丹尼爾在這方面倒是沒有慘到那種地步,但白牙有的好結局丹尼爾卻沒有,他被父親強迫學習的第一句瑞典話是「我叫丹尼爾,我相信上帝」,這句話荒謬有時又近乎爆笑地出現在出乎意料的地方,讓我忍不住噴笑了之後又隨即流淚,啊!丹尼爾啊,丹尼爾……

'These are riff-raff,' he said. 'They work here in the harbour. Riff-raff who don't know any better.'
「他們是些不三不四的人,」他說。「他們在這碼頭做工。這些社會低層根本不懂。」

His eyes were open now, not absent-looking as they were so often when he spoke to him.
他的眼睛亮了起來,不再是往常那種和他說話時的心不在焉的樣子

To be lonely was to be without.
寂寞就是沒有(缺乏)

A pair of trousers was selected, tried on, and they fitted without alterations.
一條褲子被挑出,試穿,它不需要修改就很合身。

' You have the gall to compare yourself to our Saviour? You have the gall to compare yourself to the One who suffered for all our sins?'

你竟有臉把自己和我們的救世主相比?你竟有臉把自己和那個為我們的罪惡而受苦的人相比?」(gall:膽,厚臉皮。)
妙53
(圖/張妙如)

You ought to stay and live your life where you have ended up.
你最好留在你最後落腳的地方並好好過你的人生。


西雅圖妙記6
西雅圖妙記6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西雅圖妙記6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20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