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Man Who Smiled《死神在微笑》(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The Man Who Smiled
The Man Who Smiled
多數的偵探小說都不會一開始就告訴讀者兇手是誰,但賀寧曼凱爾這一本《死神在微笑》卻是一開始就直指兇手了。在一開始老律師見過客戶之後,回家的路上,他就已經對自己的客戶感到害怕,客戶那張永遠微笑的臉,在夜路中已經如影隨形跟著他,接著他就被加工車禍死了。加上書名自身已經破題:The Man Who Smiled,讓讀者幾乎沒有餘地去懷疑兇手還有可能是別人!

所以我這完全不算是地雷,殺老律師的兇手確實就是他的客戶,一個在瑞典排名前十大的國際企業集團的總裁Alfred Harderberg(當然他本人富可敵國,根本不必他親手去殺人)。所以這本書的謎題並非是「兇手是誰」,而是「為什麼」,一個形象良好也非常樂於回饋社會國家的富商,究竟做了什麼讓那些死者發現而慘遭滅口?

死神在微笑
死神在微笑
因此這本書後半有一大段讀起來讓人有些疲軟,Ystad的警方,包含主角Wallander,怎樣都查不出Alfred Harderberg殺人的動機和證據,甚至要將他正式列為嫌疑犯都花了好長一段的篇幅和功夫!富商Alfred Harderberg自然不是那種平凡小民可以讓警方隨傳隨到,事實上他還非常難求一見,作者賀寧曼凱爾固然是非常寫實派(郭董是你說要見就能見的嗎?更何況Alfred Harderberg是個非常低調的人,從來不上媒體,也沒有記者拍到過他的照片),但在調查過程中不能反常地和主角有太多對手戲,就是見了面,也不能反常地秉燭促膝長談,這實在是讓後半本書的閱讀充滿了挑戰!

還好,這長期的壓抑有個大爆炸的精彩結局,而且正是因為壓得夠久,結局讀起來大快人心!簡直要讓人立刻從倉庫中搬出大國旗,熱血地上街去搖旗吶喊!我覺得賀寧曼凱爾真是很殺人!我也為他這種寫作手法,自作多情地嚇出一身冷汗。不管怎麼說,結局真的很精采,精采到讓人願意原諒中間那一大段沉悶。

He did not want him to come because he could not abide his subservient attitude toward Harderberg.
他並不希望他跟著一起來,因為他無法忍受他對Harderberg那卑屈的態度。

I can't make heads or tails of it.
摸不著頭緒

Especially when there's no end to the amount of criticism and backbiting we toss around.
特別是當那裡有我們折騰彼此的無止無盡的批評和背後中傷

"I have no coffee," he said. " You'll have to make do without."
「我沒咖啡,」他說。「你得將就一下。」(make do with才是將就,所以這裡的「將就」是「將就沒有」的狀況。)
妙45
(圖/張妙如)

西雅圖妙記6
西雅圖妙記6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西雅圖妙記6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453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