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試著回答這一題。如果將希特勒穿過的毛衣洗乾淨,你是否願意穿上它?

  • 字級

隨手翻了一頁,提到個有點哀傷的故事:從前有隻聰明的蜈蚣,牠從桌腳看著另一張桌子上的糖粒,思 考著該從什麼樣的路線爬上去;接著又精心算計到底該跨出哪條腿,以及每支腳的先後順序。牠受過數 學訓練,當然需要計算所有可能,再挑出最佳選項。終於,牠邁出第一步,卻因太專注思考,使得所有 的腳糾結在一起,無法移動,最終活活餓死。

聰明的蜈蚣只是《行為的藝術:52個非受迫性行為偏誤》書中的一個篇章,看來笨的有些不可思議,但 卻常是我們的故事,關於想太多這件事。當然,蜈蚣可能只是個稍嫌極端的案例,事實上,過多的顧慮 會妨礙你以直覺去找到解決事情的辦法。但顯然不能凡事靠直覺,因此經驗法則告訴你,當面臨的是選 擇朋友、評斷食物,或判斷哪些人值得信賴諸如此類的問題時,我們的直覺仍舊優於理性。但相對於那 些我們在演化裡沒學到的複雜情況,例如理財投資等,當然,我會要你還是冷靜思考。

如果你不是個想太多的人,那麼,試著回答這一題。如果將希特勒穿過的毛衣洗乾淨,你是否願意穿上 它?你大可對這個無聊的問題一笑置之,但真的不去想想嗎?有多少人願意穿希特勒穿過的毛衣?答案 顯示,即使文明如21世紀,人們對於某種難以置信的力量,仍不曾失去畏懼。如果純粹從材質上來看, 希特勒的毛衣已與希特勒無關。不過,你仍會對此感到厭惡。這就是所謂的傳染性偏見。

賓州大學做了一項研究,他們要求受測者把媽媽的照片釘在標靶的紅心上,並要求受測者開始射飛鏢。 這些人明知道即使母親的照片被射穿,她本人也不會感到痛苦,但這個心理障礙的影響仍十分龐大。這 些人彷彿受到神奇力量箝制,而無法精準射中目標。這些人、事、物的連結即使早已不復存在,產生的 作用卻難已視而不見。

如果你覺得前面兩個問題都只是廢話連篇,那顯然你需要知道以下這件事。網球金童輸掉了最近的一場 溫布頓公開賽,事實上,他只想說:「我輸了,就是這樣。」但是,體育記者怎能放過他,最好是能東 拉西扯把訪問時間填滿,因此無用的廢話成了現代人最時興的潮流,誰叫多數人認為,胡說八道可以掩 蓋無知。所以我們不時看到名嘴在節目上喋喋不休,家常便飯般的談論別人的事;執行長的談話愈漫無 邊際,公司的營運就愈差。奇異的前執行長傑克?威爾許就說過:「人們就是不相信,簡明、清楚的表 達有多困難。他們擔心被看成大傻瓜,但在現實中卻完全相反。」如果你頭腦真的不夠清楚,思緒不夠 清晰,那最好奉行馬克吐溫的名言:「如果無話可說,就閉上嘴巴。」

談大腦思考偏誤的書很多,有的從大腦科學出發,也有從哲學觀點探討,讀了這麼多,其實多數人的目 的不過是為了想減少人生中的犯錯次數。《行為的藝術》舉的例子並非獨一無二,卻是少數能用簡潔的 故事提醒你,人生有太多你以為理所當然,卻可能徹頭徹尾是個錯誤的事情。習慣難改,但若能讓你少 笨一次,那也算了卻作者的一樁心事。寫了一千字,為了避免趕上廢話潮流,好了,我該閉嘴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