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為什麼全世界我最喜歡你,而不是他?《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意識、抉擇與背後的大腦科學》

  • 字級

為什麼我喜歡A而不喜歡B,為什麼?
一早起床,我選擇先刷牙再洗臉,換上格子襯衫後搭捷運出門,買了份西式早餐準備上班。換個場景,我當然也可先洗臉再刷牙,穿上素色T恤,或是什麼都不打理就出門。這段話的重點在於,我可以選擇,選擇我要做什麼,不做什麼。精確來說,應該是,我以為「我可以選擇」。但難道不是嗎?

自由意志是人類最引以為傲,也最珍貴的行為能力。但你怎麼確定,所有的指令不是因為物理力、命運或是神所決定的。你難道不曾懷疑,那些你很引以為傲的你,其實根本不是真的由你決定?好吧,這些話可能會讓人搞糊塗,因此葛詹尼加透過《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意識、抉擇與背後的大腦科學》,試圖解答這個人類生命本質的大哉問。

意識需要時間 而我們不一定總是有時間

我們都相信世界不是平的,但卻很難相信這件事,所以要我們相信我們不是完全自由的「我」也很困難。到底人想要脫離什麼以得到自由?自由意志到底代表什麼?舉例來說,某個人在走路的時候,遇上響尾蛇,如果他等意識到蛇出現時才跳開,可能早就被咬傷。

記憶會提供響尾蛇有毒,以及被響尾蛇咬了的後果等資訊,以利某人做出決定,是否需要改變前進方向,指令一旦送出,然後進行動作。至少得花一到兩秒,某人可能中途就被咬。但幸好,這些都不會發生,因為大腦會透過杏仁核走一條無意識的捷徑。如果有個和過去危險有關的模式被大腦杏仁核認出來,它就會啟動「逃跑或戰鬥」反應,這個人會在知道為什麼之前就自動往後跳。他並不是做出有意識的決定,而是在意識同意之前就發生。

你要問為什麼這個人會往後跳?他會回答,他以為他看見蛇了,但事實上,他在看見蛇之前就跳了。這正是因為腦內的杏仁核產出的恐懼所反應而做出的自動化無意識動作,人類的腦因為被驅使要推論因果關係,被迫得從散落的事實中找出事件的解釋。結論來了,行動和感覺都在我們有意識感知前就已發生,它們大部分都是無意識處理後的結果,而這些過程永遠難以解釋。意識需要時間,而我們不一定總是有時間。

若真如此,那人類的道德感從何而來?道德感是透過辯證歸納而來,還是只是種即時的感覺。真相是,道德直覺往往不是透過有意識的評價而出現,反而是受到長時間的推論所影響。這好比,你看見一個小孩靜靜的在公園玩沙,卻被父親打了一巴掌,你會合理的感到憤怒,並可解釋判斷的原因。

但如果換個問題:「茱莉和馬克是姐弟,兩人一同出國度假也發生了性關係,茱莉吃了避孕藥,馬克也用了保險套。在過程中兩人都很盡興,但也決定以後不再這麼做,這一晚只是個特別的秘密。」他們的性行為是可接受的嗎?多數人會說這是不對的,除了因為近親性行為可能會產下畸形胎兒,兩人的情緒也可能會受傷。但在這個例子中,已撇除這種狀況。大部分人最後只能以,無法解釋,但就是知道這樣不對來做結。

演化心理學家發現反對亂倫的道德態度與個體居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時間長短有關,這並不是我們理性學習而來的想法。但有意識的理性大腦顯然並不知道這是種天生的迴避亂倫系統,所以當有人問你「為什麼不好?」你只會有不舒服的感覺,然後試著編造各種理由。

我們無法完全控制自己的意識,這聽來真教人傷心,難道我喜歡你,竟不是因為我自己決定的?難道每個個體並非獨一無二,生命終究只是棋盤上的兵卒?這是生命在科學上的天性,但絕非如此黯淡,當你換個角度看,知道了大腦是自動化的運作後,更能了解生命中所有的經驗都能影響我們的心智。葛詹尼加曾問過世界上數一數二的費斯汀格,是否曾覺得自己很無能。他回答說:「當然!這樣才能讓你繼續有能力。」當然,明白控制自由意識有多艱難,才會顯得每一個決定有多珍貴。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要找他們麻煩,他們也是艱苦人,阮艱苦人就要疼惜艱苦人。」

漁工有國籍之別,但海洋沒有國界之分。只要出了海,一樣都要賭上性命。透過五本書,讓我們一起認識漁工、移工的處境。

28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