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關於翻譯的二三事:《大亨小傳》譯文版本比較。

  • 字級

怎樣才算好的翻譯?

對多數讀者來說,只要文句通暢易讀大概就及格了。至於譯文是否忠於原文,一般讀者恐無暇找出原文細究,也難以察覺。

其實「忠於原文」本就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即便是中文,不同人閱讀都會讀出不同意境,因此要將另外一個語言與文化以另外一種語言還原,確有其困難。於是譯者的首要任務,便是如何以最貼近原文,同時兼顧中文流暢度的方式譯出作品。完成這個任務並無固定手法,每位譯者都有獨門功夫,端看讀者喜歡何種風格的譯文。

而今年,剛巧許多出版社爭相推出了新譯版本的《大亨小傳》,因此便以新經典文化(譯者:徐之野)與遠流出版(譯者:汪芃)的《大亨小傳》的譯文,簡單從第一章的內文,找了兩個版本差異較大的句子,以條列比對的方式,與讀者分享不同譯者的不同風格。

兩個版本的譯文,一開始並沒有太大的差異,直到以下這段,才開始出現較明顯口氣的差異。

「Most of the confidences were unsought—frequently I have feigned sleep, preoccupation, or a hostile levity when I realized by some unmistakable sign that an intimate revelation was quivering on the horizon—for the intimate revelations of young men or at least the terms in which they express them are usually plagiaristic and marred by obvious suppressions.「

遠流:「其實很多時候我根本不想聽這些秘密──每次我發現一些跡象,我知道絕對錯不了了,又有人要來找我傾吐心事了,我要嘛裝睡,要嘛裝忙,要嘛擺出一副不甚友善的輕浮態度,因為年輕人所謂的傾吐心事往往千篇一律,而且我總能看出他們其實只挑想講的講。」

新經典:「但我從未刻意去打探這些隱私,真實的情況是:有人想跟我掏心挖肺時,我常能準確地察覺,於是就開始裝睏、假裝想著別的事情,或者裝出不友善、沒心情聽的樣子。因為年輕人的心聲、或者至少他們吐露心聲的方式,往往是雷同的,還帶有明顯的遮遮掩掩。」

從以上這段譯文可以看出遠流的譯文較為口語、生活化,「要嘛裝睡,要嘛裝忙」完全是現代人的口語。口語的優點是流暢易讀,但也有人會覺得少了點文學味。然而也並非「拗口」就代表文學味濃。新經典版本的「他們吐露心聲的方式,往往是雷同的,還帶有明顯的遮遮掩掩。」這樣的句子絕對不口語,但是否就有文學味?見仁見智。

接續其後的段落,「In consequence I'm inclined to reserve all judgments, a habit that has opened up many curious natures to me and also made me the victim of not a few veteran bores.「

遠流:「因此,我這個人極少妄加批判,而這個習慣使許多性情乖僻的人都對我開誠布公,老喜歡煩人的傢伙也要纏著我;」

新經典:「就這樣,我逐漸習慣對他人不輕易論斷,這樣的習慣讓很多古怪的人向我敞開心門,也有一些牢騷滿腹的討厭人士把我當成發洩對象。」

這一段譯文承接上一段,可以發現遠流的譯者,替譯文加上了較多口氣與情緒;而新經典的譯文則較冷靜。情緒與口氣這些抽象的範疇,往往是翻譯過程中較難拿捏的部份,因此也留給譯者較多發揮的空間,這通常也會是不同版本差異較大之處。

然而正確性,向來是翻譯的第一準則,並無灰色地帶。而接下來譯文的差異,似乎就牽涉到正確性問題。

「Reserving judgments is a matter of infinite hope. I am still a little afraid of missing something if I forget that, as my father snobbishly suggested, and I snobbishly repeat a sense of the fundamental decencies is parcelled out unequally at birth.「

遠流:「因不妄加批判這事給人無窮的希望;父親這句話帶著些自命不凡,而我謹遵這番教誨也帶著些自命不凡,我們這個想法,等於暗示每個人出生時品格高下便已注定,而至今我仍心懷戒慎,怕自己忘了這一點。」

新經典:「不輕易評斷他人,是一種永恆的願望。雖然父親曾經自豪地向我暗示,我也一直引以為傲地、重複地強調:每個人最根本的格調是天生註定的。但我仍然有點擔心自己會忘記那句忠告,怕因此錯失什麼。」

「Reserving judgments is a matter of infinite hope.「這句話,遠流譯為「不妄加批判這事給人無窮的希望」,新經典譯為「不輕易評斷他人,是一種永恆的願望。」這兩句話其實都不甚流暢,且語意相差甚遠。前者指的是「不妄加批判」這個行為本身,帶給人無窮的希望;後者的語意則為「不輕易評斷他人」,是自己心中永恆的願望(意即永遠期許自己能做到)。何者正確,讀者不妨從原文,或是譯文前後文判斷,何者文意較為通順。

上述摘錄幾則簡短的比較,當然無法代表該譯本的全貌,但確實能呈現出同一個文本,在不同譯者處理下會呈現如何截然不同的風貌。回到文章開頭所提出的問題:「怎樣才算好的翻譯?」或許這個問題一開始就問錯了,也許翻譯只有「適合」與否,無關優劣。不管是什麼版本,只要能讓讀者藉由譯文,拉近與世界各地優秀作品的距離,應該都值得鼓勵。也希望讀者在讀到優秀的翻譯作品時,別忘了記下譯者的名字,感謝他們為我們帶來這麼多精采的作品!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189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