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她的童年充滿了苦難,但她依舊仰起笑臉,活著。

  • 字級

文/幾存

我們透過閱讀小說,瞭解到世界上有許許多多殘酷的事情。有些是過去沉痛的歷史,有些,是現在正在發生,我們卻無力阻止的事。

在遙遠那方的太陽鳥

在遙遠那方的太陽鳥

小說是虛構的,但往往,故事中所建構的時空背景,卻是真實的。像是《穿條紋衣的男孩》裡,讓九歲的布魯諾既好奇又充滿疑問的,鐵絲網圍籬內的另一個世界,其實正是奧許維茨集中營。《一個印第安少年的超真實日記》裡14歲的阿諾的日子總是一件麻煩事接著一件壞消息,一個壞消息後又來一件麻煩事,他成長的環境艱困、家境貧窮,用阿諾的口吻來說明便是:「家族血緣可以一直追溯到開天闢地的第一個窮人。」以及,現在正在閱讀的這本《在遙遠那方的太陽鳥》,關懷的是奈及利亞尼日河三角洲當地複雜的政治事件,石油壟斷等問題。

巧合的是,這幾個故事,都不約而同的從孩子的心與眼出發。

《在遙遠那方的太陽鳥》說故事的人,是十二歲的小女孩恩典,故事的開始,搭們一家四口住在「生命更美好高級大樓」,但好景不常,父母離異後,她和哥哥於是跟著媽媽一起回到了外婆家,那是個沒馬桶沒水沒電的可怕地方,她嚇壞了,也搞不懂,怎麼她們一下子就從基督徒變成了穆斯林。身體很差的哥哥,一心想著要努力的念書,得到最好的成績,進入醫學院。然而,很快地,他們就沒錢上學了。小小的恩典,面臨了重重的考驗,她要懂得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替哥哥急救,她要會煮一桌好吃的菜,她要學著頂著一大桶水走好遠好遠的路回家--最困難的是,她必須成熟聰慧到,再難過也得忍住眼淚。

《在遙遠那方的太陽鳥》的作者曾說,若沒有塑造恩典這個角色,她無法把她想說的故事講出來,畢竟要在故事中涉入抵制貪腐、反對貧窮暴力等棘手敏感的議題,又要寫出讀者可以理解的好看故事,本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而,透過孩子心與眼,也許是最適切也令人放心的方式之一,唯有這樣才能沒有批判,單純地呈現真實,那些眼前無能為力的艱苦困境,那些無法伸張的不公不義,即便無法就此稀釋及化解,但我們卻能從恩典的眼中,窺見黑暗遠處的一絲光亮。

更在這個故事裡,在尼日河三角洲的這個家庭中,看見了跨越三代的女性,都擁有的堅毅與韌性。不論是讓無數的生命,降臨到這個世界上的外婆,無論是扛起一家經濟來源的媽媽,或著,從小就忍著眼淚,漸漸長大了的恩典。

這個故事,具有鼓舞人心的力量,因為它真實且勇敢,因為,恩典的童年充滿了苦難,但她依舊仰起笑臉,活著。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1541 0